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别扭受 疏风醉珠帘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9-08-10 18:02:55

《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别扭受 疏风醉珠帘章节在线试读 已完结

《疏风醉珠帘》

来源:创别书城 作者:妙音清影 分类:古言 主角:朱潜,玉坤

主角叫朱潜,玉坤的小说是《疏风醉珠帘》,它的作者是妙音清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正自哀伤间,管家来报:“大人,卢老爷来访!”听管家如此说,好半天,朱潜才回过神来:“卢老爷,哪个卢老爷?”他怔了怔,记不起来自己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自哀伤间,管家来报:“大人,卢老爷来访!”听管家如此说,好半天,朱潜才回过神来:“卢老爷,哪个卢老爷?”他怔了怔,记不起来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和外人接触了。

“大人,您忘记了,就是卢净皖卢老爷啊!”管家本来隐忍的歉意更深了,他抬起胳膊,用袖口擦拭着眼睛,自从四小姐没有了消息之后,他就改口称朱潜为大人了,他认为菊儿的失踪全是因为自己,如果能够等到大人回来,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朱潜一直安慰他,可是丝毫不起作用,这个管家,为了朱家可谓尽忠职守,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错判,竟然将全家最钟爱的小姐丢失。

“卢净皖,哦,他来干什么?”朱潜想起来了,可既而更沉痛地打击他的是,如果自己不去卢家,直接回家来,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恼怒地摆了摆手:“不见,就说我不舒服!”“可是,大人。卢老爷说他是……”

管家看着主人,迟疑不决。“你没听到吗?我不是说了吗?不见,现在我任何人都不想见!”说完,朱潜不容管家分辩,扭头向后院走去。

看着他有些僵硬的背影,管家的心里泛起阵阵悔意和酸涩。来到朱家十多年了,老爷从来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他知道老爷是因为失去了最心爱的女儿才这样的。可他心里比任何人都痛,想当初,因为他流落到苏州,无处可去。

挨家挨户讨饭之时,来到了朱家门口,当时朱府正在为四小姐菊儿庆生。满府的喜气洋洋。他并不知道是府尹大人的家,就讨到这里来了。没想到大人仁厚,说是要给四小姐祈福,就收留了他,他对四小姐更是充满怜爱和感激,可是没想到,十多年后,因为自己,却让四小姐踪影全无,下落不明……

他蹒跚着向门口走去,心里压着千金重担而无处诉说。他孑然的背影像一棵孤老而沧桑的老树默然挺立着。

大门口,卢净皖等待着管家的回话,今天卢净皖是来送粮的。那日见到朱潜离家门口不远,就拖着他到自己家中做客,对这个朱潜,他一向有好感

虽然他觉得这个人有些虚伪、爱面子,但是作为官府的大人来说,他还不失为一个好官,毕竟没有像其他官吏那样苛刻地压榨百姓,民不聊生。卢净皖一向觉得,一个人可以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不可以丧失做人最基本的品行,那就是遵守各个行业的职业操守,为官者要爱民,为商者要诚信,为民者要勤勉,为生者要读书!

所以他看待一个人不会从小处去定义一个人,因为他总认为一个有了大爱,其他的地方也不会错到哪里去,所以一直以来对于朱潜的一些要求,他都主动去撮合、实施。本来他想借送粮之后和朱潜进步一沟通感情,从而促成儿子卢挚和朱家联姻,可是朱潜拒绝了他,他就没好意思提出自己的要求。想这件事情也不着急,等一切风声过后再慢慢计议也不迟。

和朱潜分手的第二日,他就听说了朱家的事情。惋惜之余,他知道了此时朱潜所面临的不仅仅女儿丢失这样的大事,更面临着怎样解决和那些人的约定,朱潜因为痛失女儿忘记了,可那些人不会忘记,那些在忍饥挨饿的百姓不会忘记。如果没有粮食,朱家将遭受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到时候就不仅仅是痛失一个女儿的问题了。

所以今天,卢净皖来到朱家送粮。他等着管家的回信。不大工夫,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卢老爷,我家大人他……”卢净皖明白了管家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心中有种隐隐的不悦,可转而一想,如果是自己也许也会这样,就说:“没什么,你安排人把粮食抬进府里吧,我改日再来拜会大人!”说完告辞而去。

此正是:

一段佳话本天定,

战乱频起各自忙。

从此勾栏多姿色,

他日重逢叹悲凉!

却说四小姐菊儿那日于匆忙间别了母亲,随马夫人蒋翠翠一路出了家门,直奔大姐家,怪只怪这朱潜朱大人,平日里对女儿太过宠溺呵护,很少带女儿出门,等到他们三人来到江边时,她才发现蒋翠翠并不是带她到大姐家,可是这时候已经由不得自己了,被蒋翠翠和她的儿子马玉昆推搡着上了船之后,远远地,她似乎听到了呼喊声:“菊儿。”“四小姐……”

……是管家的声音,菊儿心里一阵狂喜,刚想答应。可一下子就被蒋翠翠推倒在船上,然后不容她起来,拉着她进了船舱,马玉坤找来一根绳子,捆上她的手脚之后,又在嘴里塞上了几块破布,然后硬生生把她推进一个放置衣服的木箱中,不管她是否折断了手脚,啪哒一声落上锁。

菊儿顿觉一种难闻的气味袭了过来,她面朝下趴在衣服堆上,后背被箱子盖重重地锤击了一下,后脑下的脊柱仿佛碎了一样,彻骨的疼痛一阵阵刺来,她想稍稍动一下,缓和缓和这种疼痛,可是她的背紧紧地和箱盖贴在一起,她动弹不得,就这样保持着跪下的姿势,任疼痛绞着她的神经。

“臭丫头,别想什么花招,这箱子这么重,无论你怎么折腾任何人都不会知道的,如果你胆敢耍什么花样,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怦怦几声使劲拍着箱子,菊儿只觉得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她的耳膜就要轰炸了,嗡嗡的声音让她一阵恶心。她闭上了眼睛,心想: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会让管家发现我!

“船家,开船!如果一路上有什么人问起,你就说是商船。船上都是男人,决不可说我们是一男两女,听明白了吗?否则,你的生意就别想做了!”蒋翠翠凶狠的声音威胁着船家,说话间,马玉坤往船家走去,看着他虎视熊熊的样子,船家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的不从。

渐渐地,菊儿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背后的疼痛也渐渐消失了……

不知睡了多久,菊儿感到自己头上一阵冰凉,虽然已经是春天,可是三月依然春寒料峭,菊儿只感到一阵刺骨的凉扎着自己的额头,她疼醒过来,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她眨了眨眼,逐步适应了强光后,发现自己仍然在船上,只是已经从箱子里出来了,伏在船舱口处。

马玉坤手里拿着一个盆子站在自己的正前方,而蒋翠翠坐在舱内,正指挥着他:“看看醒了没有,如果没醒,在浇一盆,我就不信,这么点儿大的功夫,就死过去了?……好了,好了,醒过来了,去,把嘴上的破布给拿掉。臭丫头,还真是个娇气的千金小姐,动不动就晕过去了。”说着,走过去,一把把菊儿嘴上的破布给拽了去,菊儿只觉得自己的嘴一下子就僵在了那儿,大张着嘴,无法复原。

“怎么?还想让我把你的嘴塞上?你还真上瘾了,是不是?还是想示威给我看,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甭想给我摆千金小姐的臭架子,也甭想把自己当做小姐,你记着,你是我们的奴婢,知道吗?奴婢,什么是奴婢?

奴婢就是要随时听候主人的吩咐,随时承受主人的凌辱和打骂,有委屈要咽进肚子里,有泪水要流进心里,对了,你不能有委屈,因为奴婢是不能有委屈的,奴婢生来就是服侍别人的。”菊儿低着头,眼里泪水涟涟,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自己平日里对自己尚且还和气的女人此刻怎么变得这么丑陋?这么凶神恶煞!

可怜自己轻易相信了她,本来是和她一起逃难的,没想到此时却落入贼手,什么时候父母才能找到自己?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与父母团聚呢?他们这又是要到哪里去?面对前面的道路,菊儿感到茫茫无期?就想这江面,幽深而不知底,生活,你永远不知道它的深度,更不知道它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死人一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蒋翠翠一把端起菊儿的下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菊儿的脸,看到菊儿脸上的泪水,冷笑了一声,“受了委屈是不是?你觉得委屈是不是?哼,你委屈!我的委屈呢?我们玉坤的委屈呢?

如果不是因为你爹,我们此刻会有家无处回?我们娘俩会孤苦无依?”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左手使劲聒了菊儿一个耳光,菊儿只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闪,差点儿背过气儿去。她使劲摇了摇头,将浮上头的眩晕感压了压,说:“马伯母,马伯父的事情我知道,是那些流落到这里的灾民起的哄,最终才致使马伯父蒙难,这怎么能怪我父亲呢?父亲因为马伯父的殉职伤心难过,如果知道马伯父这次放粮出这样的事情,我想父亲是绝不会让马伯父去的。

可是这些又怎么能够怪到我的身上呢?马伯父出事之后,父亲将你们接到府中,和我们一起生活,又怎么说是孤苦无依呢?……”

“住口!你知道什么?是,我们出事了,他朱潜很难过,那是因为有人代替他赴了黄泉,他感到亏欠了我们,可那几滴伤心的眼泪又能弥补什么?能还一个活生生的人给我们吗?把我们接到了府中和你们一起居住,也许你们以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照顾和帮助,可你们知道吗?当我看到你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幸福生活的情景,我的心里又有多么凄苦!

你们那边笑声不断,我们这一边母子相顾,泪眼相看,我们心中的愁苦,我们心中的悲痛又岂能是几句安慰的话,几顿饱饭能够抚平的?”说着说着,蒋翠翠的眼圈一红,泪水流了下来,

“男人,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