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侯》第一侯小说 精彩阅读 第一侯出柜

更新时间:2019-11-10 06:02:32

《第一侯》第一侯小说 精彩阅读 第一侯出柜 连载中

《第一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希行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李明琪,李明楼

经典小说《第一侯》由希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明琪,李明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猎先生救过项云的命。 成元六年,陇右兵马与安氏的家将何千大战,项云被何千派出的刺客埋伏袭击,一箭射穿了胸口,就是这个猎先生把项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猎先生救过项云的命。

成元六年,陇右兵马与安氏的家将何千大战,项云被何千派出的刺客埋伏袭击,一箭射穿了胸口,就是这个猎先生把项云从鬼门关拉回来。

穿胸之箭,还能救回来,神乎其技。

“猎先生是你们江陵府人。”那时候项大老爷来跟她感叹,“当初肯留下来还是六弟说了自己与你父亲的关系,猎先生对你父亲久仰这才接受了邀请。”

李明楼当时很高兴也很骄傲,父亲虽然不在了项云还时时刻刻提起他,很多人也都还记得他。

现在想来,项云这何尝不是打着李奉安的旗号收拢人心,这种事不止一次,李奉安的不少旧部好友都被这样笼络。

猎先生一举成名后,项云没有把猎先生这样保命的高人留在身边,而是送给了李明玉。

乱世行军打仗能有这样的大夫随身是极大的安心,如果当初有猎先生在,父亲李奉安也说不定不会死,她和李明玉大受感动,李明玉将兵马十万调拨与项云,助他击溃何千大军,占据江南三道。

这不是第一次借兵,也不是最后一次,几年下来李氏的兵马耗损,而项云越来越壮大,在大夏节度使中跃居前三,也因此在武鸦儿死后备受重用。

大夏先后设立了十个节度使,但最厉害的不过三位,安氏因为贵妃偏宠势力扩张飞速敢举兵造反,武鸦儿独霸西北勇悍聪慧战功赫赫壮大兵马,而李氏则因为李奉安高瞻远瞩十年积聚稳固大西南,只可惜这十年的积聚最终为别人做了嫁衣。

内有李氏亲族纷争损耗声名,外有项云耗兵吞功,想到那时候项氏的人常常来给她报告喜讯,李明玉的兵马在哪里又打了胜仗,又抢回被叛军占据的城池,自己欢喜骄傲,还感谢项云的辅助,在项家人眼里就跟个傻子一样吧。

项云,第一侯。

李明楼看着纸上写的这三个字,这第一侯是踩着李氏的肩头得来的,而且最后还给李氏扣上谋反的罪名斩草除根,这世间再无李氏,只有项云。

李明楼将一叠纸拿起来点燃扔进香炉里。

猎先生当然并不是必不可少,是她现在在江陵府,猎先生是距离她最近最方便找到的人。

金桔推门进来,对她的动作没有好奇。

“小姐吃饭吧。”她道,亲手将饭菜一一摆好。

李明楼在李家是有单独厨房的,用的是剑南道来的厨子。

李明楼起身洗了手坐过来吃饭。

“大小姐这几日还要出门吗?”金桔问道。

李明楼点头。

那也就是说还要住在家里,并没有去太原府的打算,金桔领会了:“那我把小姐日常用的归置一下。”

李明楼的房间除了床铺其他都还是离开时的样子,空荡荡的什么摆设都没有。

李明楼在家金桔不愿让人进来一直也没有收拾,李明楼出门她就来布置一下。

对于这些身外小事李明楼不在意,也没觉有有什么不便,不过给金桔做些事也好。

李明楼的马车在清晨驶出了城门。

李家有人在后远远跟随相护,只要他们不近前不打扰元吉并没有驱赶。

项九鼎穿着新衣衫站在城门一角目送。

“上前问个好也不行吗?”他不悦的说道。

在他身边的是项家的二管家,这一次特意被项老太爷安排来陪同的。

“六老爷交代过不要打扰李大小姐。”他轻声解释,“你看她连李家的人都不让近前,显然还不想见人。”

项九鼎摇摇头:“这大小姐比老太爷的架子还大,还难伺候。”又嘿嘿笑,“南哥儿以后可有罪受了。”

项二管家道:“大小姐是个小姑娘呢,现在又遭逢难事。”

项九鼎瞥了他一眼:“四周没有外人,调侃一下这位小姐都不行吗?”

项二管家和气的笑:“不行,六老爷说了不能调侃这位小姐,小姑娘们都心思重敏感,会看得出来。”

项九鼎咂咂嘴:“六老爷还说什么?”

项二管家不在意项九鼎的调侃,认真道:“六老爷说大小姐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不要去问更不要催。”

项九鼎将手背在身后:“行吧,李大小姐去散心,我也去散心,在这江陵府好好玩乐。”

全心全意的玩乐享受,做到比这位李大小姐更不想离开江陵府。

李奉常安排了人跟随李明楼,老夫人也不再关注了,媳妇们操持家事,小姐们恢复了日常,晨昏定省读书写字针线女红,以及也可以出门走亲戚了。

李明琪的外祖母病了,她要跟母亲王氏回去探望。

李奉安出事后,王家作为亲家关切的很周到,李老夫人很满意,听闻王老夫人病了,三老爷李奉耀去了剑南道,为了表示体贴立刻让王氏回去探望住两日。

三夫人这边热热闹闹的收拾,李明琪也忙得很,丫头仆妇一大堆挤满了屋子,李明华李明冉都在。

“这件衣服呢?”李明琪将一套衣裙举在身前转过来问二人。

花花绿绿的,李明冉咬着糖人点头。

李明华摆手:“你外祖母病着呢,你穿素气点。”

李明琪不情不愿的将衣裙扔给丫头:“穿的素气会被她们瞧不起。”

每个人的亲戚家都有年龄相仿的姐妹们,小姑娘们在一起总是免不得比吃穿。

李明华指着她身后:“穿的素气,你可以戴的华丽啊。”

三个女孩子围着妆台,金银珠花都摆了出来挑挑拣拣,你满意了我不满意,都满意了还是觉得寒酸。

“你不是有一条那么长的可以绕几圈的大珠串。”李明冉咬着糖人想到什么眼睛一亮提醒。

李明琪过年的时候带过一次,柔亮的珠子配着素锦衣裙让人光彩夺目,她对那条珠串印象很深。

李明琪也想起来了:“我娘前些天让人换珠子的金线拿去了。”忙让大丫头念儿去拿回来。

李明华对这条珠子也印象深刻:“有这个珠子你三天不换衣服都没人敢小瞧你。”

李明琪眉开眼笑:“这是父亲有一年去剑南道送年货,大伯送给我的。”

这种珠子平常人家能有一条就当传家宝藏起来,李奉耀带回来时王氏也吓了一跳,特意去请示了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允许了才敢收起来,偶尔让李明琪带一带,心里还在斟酌将来给李明琪陪嫁还是留下来给孙子传家。

选定了衣服首饰,就解决了所有问题,李明琪安心的坐下来和姐妹说话,留下丫头仆妇们忙碌。

门帘掀起,念儿两手空空进来:“夫人说那珠子送去修还没好,珠子太好了,匠人做的很小心很费时,最快也要三天后送回来。”

三天后黄花菜都凉了,李明琪甩袖子:“外祖母家我不去了!”

去王家的消息早已经送过去了,去的人有谁也都是提前说,王家会按照来人安排住处,突然李明琪不去,满心欢喜等候见外孙女的王老夫人肯定会失望。

这可不是小事,丫头仆妇们顿时慌了。

“小姐别急。”念儿迟疑道,“可以借一条用。”

借?李明琪恼怒:“这个家里能找出第二条才是见了鬼。”

念儿道:“小姐,我适才出去看到金桔带着人搬大小姐的东西,妆盒里就有一条这样的珠子。”

李明楼。

李明琪神情一顿。

李明冉将糖人嘎嘣咬断:“是了,家里有这个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