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寸天堂》三寸天堂写的什么 穿越文 三寸天堂69文

更新时间:2019-11-19 00:08:12

《三寸天堂》三寸天堂写的什么 穿越文 三寸天堂69文 已完结

《三寸天堂》

来源: 作者:诗烟公主日记 分类:穿越 主角:郑元,何东顺

完结小说《三寸天堂》是诗烟公主日记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郑元,何东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西安分店是我目前最南边的分店了,以前曾经有人建议我到南京、杭州开店,我始终没有下决定,因为我牢牢记着康熙中叶这片地区会有八年的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安分店是我目前最南边的分店了,以前曾经有人建议我到南京、杭州开店,我始终没有下决定,因为我牢牢记着康熙中叶这片地区会有八年的战乱破坏,到时候岂不是白费功夫?但古代人是没有我这番见识的,所以今天又被人提起。

我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的规模已经够大了,再多我怕会忙不过来。”

胡根生说道:“话虽这么说,但江南地区历来富庶,商家云集,放弃这片地区,实在是非常可惜啊!”

就商业的眼光来看,确实如此。但这里没有人能像我一样预言到以后的战乱,一旦三藩作乱,我在那里的投资将全部化为泡影,这种生意不做也罢。

但这原因是不能跟他们说的,我只好说道:“再让我考虑一下吧。”

他们虽然奇怪以我这样的头脑为什么会放着钱不去赚,但毕竟我是老板,便也不好多说什么。会议到此已经再无可说,我便让他们都散了。

精疲力尽走回家里,月梅急忙奉上茶水,见我舒坦了些,便说道:“小姐,何账房等了你好些时候了。”

我皱了皱眉头:“什么事?让他进来吧。”

月梅应了一声出去,不一会儿带着何东顺挑帘进来,何东顺作了个揖,恭谨说道:“小姐主持大局,辛苦了。”

“嗯。”我放下茶水,说道,“你急着见我,有什么事么?”

他说道:“倒也没什么事,只是年关近了,那些老爷们的请帖又送了过来,小姐您看怎么处理才好?”

我皱起了眉头。身为“元华饭庄”的大老板,有人邀请是很正常的。但一来我是女子,多有不便,而来请我的那些富商们倒还好说,当官儿的我却是多半见过的,跟他们一照面不就什么都露馅儿了吗?所以我是决计不能去的。

“跟去年一样,都推了吧。”

“可是……”何东顺有些犹豫,“今年的帖子跟去年大不相同,如果随便推辞,我怕……”

我明白了。因为今年饭庄规模和影响的扩大,来请的人想必比去年又要高了一个档次,推便也难推多了。

我站了起来在房里踱步,走了几圈,突然想到刚才开会时说的话,心里有了主意。

“就说我为了扩大生意,到南边儿去考察去了,不在京里。”我对他说道。

他愣了一下:“您是说……”

“对。”我微微一笑,“我要去南方。”

我和月梅两个人坐在栖霞寺外的石阶上休息。

自从十一月从北京出发,一路上走走停停,玩玩乐乐,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南京城,而此时已经初五。

来到了南京城,我歇过劲来就拉着月梅东奔西跑,其实我并不很喜欢旅游,所以在二十一世纪交通极其方便的情况下也没有玩过很多地方。但如今来到这古代,没什么消遣,不四处观光还能做什么呢?

月梅将水袋递给我,我痛痛快快地喝了一气,丝毫不管所谓的风度举止,反倒是月梅喝起水来秀秀气气,比我还像大家闺秀。

喝过了水,我仍赖在地上不想起来,实在是从小就不爱运动,来到古代以后也没怎么锻炼过,所以爬了这会子山就觉得累得不行了。

“小姐,你什么时候才开始办正事儿啊?”月梅拉不动我,只好放弃。

“正事儿?什么正事儿?”我被她问得一愣。

“你不是说来这里考察开店的情况吗?”

“啊……”我想起来了,没想到她还真当真了呢!

“你倒是比我还积极,”我掐了掐她的腮帮子,笑道,“不过不用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在这里开店。”

“啊?”月梅傻眼了,“那你干嘛来这儿?”

我站起来伸个懒腰,懒洋洋地说道:“为了避祸啊!不这样怎么能从那些请帖里面逃出来?再说了,南京这么多风景名胜,以前没来看过,这次一定要玩个够本。”

月梅无语了,我估计她正在想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创立出“元华饭庄”这样的大组织来。

笑着拉起她的手向山下走去,我一面走一面说:“今天咱们已经逛完了凤翔峰,明天再带你去龙山,后天去虎山,这样栖霞山就看完了。接下来我们再去玄武湖玩玩……”

“小姐,你就只想着玩吗?”月梅打断我的喋喋不休,无可奈何地说。

“哎呀,我都辛苦了那么久了,玩一下有什么要紧?”

“那店里的生意怎么办?”

“饭庄不会那么容易垮的啦……”

敞开心怀、无忧无虑的清脆嗓音在风中消逝,轻俏的身影如同早春的鸟儿飞向天边远际。

刚走到投宿的旅店门口,一个粗大的身影就从里面冲出来,几乎跟我装了个满怀。我猝不及防,倒是那个人反应够快,硬生生向旁边挪了几步,这才避免了我们两个撞成一团的惨剧。

还没等我回魂、那个人站定身子,反应迅速、直爽的月梅已经开骂了:“你怎么走路的,都不看路的吗?你是瞎子啊!赶着去投胎啊!”

吓了我一跳,好……好毒啊!她原来不是这样的,想必是因为我差点受伤所以才这么激动。不过这样说别人倒也不大好,虽然那个人是莽撞了点,但万一碰倒个粗鲁的蛮人,我们这两个小女子怎生是好?

我急忙张嘴想打个圆场,定睛一看那人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竟是个“熟人”呢。记得八年前他也是这么莽莽撞撞在天桥弄得当时的太子玄烨一身芝麻糊,没想到现在仍是本性难改。

他仍然是一副耿直的性子,并没有因为月梅的话勃然大怒,反而诚恳地连声说:“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忙着去办公子交待的事,没看清楚前面。”

月梅听他这么一说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讷讷说道:“这……其实也没什么,我家小姐也没有伤到,是我说得太过分了……”

这两个人,居然把我这当事人抛到一边自己说起话来,我不由又好气又好笑。

还没来得及说话,里面一把温雅的男声已经传了出来:“元武,不要这么急急忙忙的,小心出错。”

“呃……”那元武摸了摸头顶,尴尬地说,“公子,来……来不及了……”

你又惹了什么祸?”无奈的温柔嗓音从内到外,一位翩翩佳公子优雅地走出来。八年不见,他俊朗依旧,但眼角眉梢却已经有着掩不去的沧桑世故,再不复当年的飞扬洒脱。

八年前,是我和玄烨第一次出宫,还给孝庄骂了一顿,所以当时碰到的他们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我一眼就认出他们来。不过他们却仿佛已经不记得我了。

元武转过头看着他,不好意思地说:“公子,俺……俺差点撞上这位小姐。”

郑元看着我,愣了一愣,随即作揖道:“真是抱歉,下人不小心,鲁莽了。”

我笑了笑道:“没关系,也没真的撞着。”点了点头,我便往里走。

郑元忙道:“这位小姐,想必刚从外面回来吧?不知用过晚膳没有?若还没有,就让在下作东,全当赔礼好了。”

我不由“扑哧”一笑,他还是那么礼数周全,跟八年前一样。我含笑道:“不用了,我们并没有伤到,多谢公子费心。”

他注视着我,想必是有点疑惑的,然而他眼中的疑色越来越浓,让我有些奇怪。

“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见过?”他突然问道。

我一愣,收敛了笑容,淡淡地说道:“公子何出此言?若是想搭讪,未免太过轻浮。”说完转身就走。

遇见“熟人”是件好事,但要是因此让我再与过去碰触,我敬谢不敏。

“姑娘,我们多年前曾经在天桥相遇,难道姑娘忘了么?”

我心里一跳,转头看见他脸上释然的笑容,因为自己终于想起来而欣喜。

他的记性真的不坏啊!我心里无奈地叹息,缓缓转过身来,微笑着说:“原来是公子,我倒是一时没想起来呢。”

他温雅地笑了,说道:“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姑娘,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当年就没能跟你和那位小公子赔礼道歉,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委屈了姑娘。请姑娘一定要给我一个致歉的机会。”

见他说得认真,我也不好推辞,只好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叨扰了。”

他欣喜一笑,忽又皱了皱眉头,左右扫视一圈问道:“不知那位小公子……”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说道:“两年前我家亲戚找到我,赎了我出来,如今我已不在那位公子府里做事了。”

“哦。”他也不甚在意,说道,“那只能改天再向他赔罪了。还请姑娘方便时代为引见。”

我笑了笑没说话,想见康熙?这辈子恐怕你都没希望了。——我也是。

压下心中淡淡的怅然,我跟着他来到一个雅间,席间说起,才知道他原来也投宿这间客栈。他是出来游玩的,刚刚才到此地,只带了元武一个随从。说到这里月梅插嘴说我们也是来游玩的,他便问我们有何行程,月梅又抢着说我们明天要去栖霞山的东峰龙山,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提出我们结伴上路,同去游览。我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

吃完饭,我回到房间就“揪”着月梅的腮帮子“拷问”她有何居心,月梅嬉笑着闪来躲去,告饶道:“我的好小姐,你就放过我吧,小的不过是觉得人多比较好玩罢了。”

玩闹够了,我终于放过她,坐下来喝了口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道:“真的就这么简单?”

她给我瞅得心慌,忙笑道:“好小姐不要这么看着我,瞅得我心里发颤。”

我的眼神有这么厉害么?我有些拿不准,可能是跟着康熙太久被传染了吧!

收起眼神,我淡淡地说:“说吧,你这丫头有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