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钻石婚契:总裁老公,请克制!》总裁老公请克制 精彩阅读 钻石婚契:总裁老公,请克制!圣水

更新时间:2019-11-20 12:05:19

《钻石婚契:总裁老公,请克制!》总裁老公请克制 精彩阅读 钻石婚契:总裁老公,请克制!圣水 连载中

《钻石婚契:总裁老公,请克制!》

来源: 作者:苏时羡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慕柏年,果露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时羡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钻石婚契:总裁老公,请克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慕柏年,果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望着男人的离去的背影,顾西凉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待视线里那抹俊影消失后,才缓缓收回视线,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清澈的双眸睨着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望着男人的离去的背影,顾西凉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待视线里那抹俊影消失后,才缓缓收回视线,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清澈的双眸睨着偌大的电视荧幕,里面的对话和情节她一点都没看见,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刚刚慕柏年将她扑倒调侃的画面。

娇小的身子狠狠一颤,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的警告道:“顾西凉,你是个女孩子,得学会矜持知不知道?不能被慕柏年那脸皮厚的带坏了。”

说着,抄起桌面上的遥控将电视给关了,起身回房间闷头就睡。

过了二十多分钟,顾西凉泄气的将被子掀开,脑袋探出来,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从小到大没心没肺的她如今居然……失眠了?

太踏马不可思议了。

内心狠狠的挣扎了番,在偌大的软牀上翻来覆去,没有半点睡意。

“顾西凉,你有病啊?他不就是调戏了你吗?你至于失眠吗?这要是他在深入的勾引一下,你是不是就要把你亲戚大姨妈抛到脑后然后躺平任由他吃干抹净?不行,顾西凉,你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弹坐起身,盘着双腿,双手左右比划着,就如同一个刚进入更年期的大妈似的自言自语。

顾西凉自己都觉得她已经魔怔到那种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咔——。”

房门被扭动,身着白色衬衫西装裤的俊影走了进来,望着坐在神神叨叨的小女人,眯了眯眸子出声:“慕太太怎么还没睡?是在等我?”

听到声响,顾西凉猛然抬眸倚靠在门框上的男人,觑眉:“你不是在书房处理公事吗?”

“处理完了。”

“那么快?”

“嗯。”慕柏年轻应,迈开颀长的腿走到牀沿边:“我的办事效率自然是慕太太不能攀比的。”

……

顾西凉吃瘪,死死的瞪着他,半天才憋出一个音:“滚。”

“早点睡,我去洗澡。”慕柏年睨着她,脸上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伸出长臂揉了揉她的脑袋,走向浴室。

听到浴室里传出水声,顾西凉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副美男出浴图,那宽厚的臂膀,结实的胸膛,拥有六块腹肌的精腰,还有那带着湿气的双眸……

想到这里,顾西凉仰望四十五度角,傻傻的笑了,哈喇子也从嘴角流下,满脸的花痴相。

“慕太太在想什么?”一道好听且熟悉的男音突然在耳畔边响起,将顾西凉那老年痴呆的状态拉回现实,

身子一僵,定定的微侧眸子,就发现一张放大的俊容赫然映入眼帘,吓得她立马‘啊’的叫出声来,身子往后靠去,看清来人后,下意识吞了吞口水,舌头打结的问:“你你你……你不是在洗澡吗?出来……干嘛?”

慕柏年顺势坐在牀沿边,一条白色的毛巾搭在他果露的脖子上,黑色的眸子里透着缕缕深意:“你觉得呢?”

“你……这么快就洗好了?”

“也不快,十来分钟。”慕柏年斜睨着她,补充问道:“我比较好奇刚刚慕太太在想什么,连我什么时候出来都没察觉到,另外……。”

被慕柏年当场抓包,顾西凉表示很尴尬,心虚的飘着眼神:“什么?”

“慕太太嘴角的口水可以擦擦了。”

一听,顾西凉诧异的睁大眼睛,边抬手擦拭嘴角边狡辩:“哪有,你才流口水了。”

胡乱的擦拭完后,手指上确实有湿润的感觉,顾西凉尴尬的脸红了,一头在进枕头里,心里懊恼不已,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这两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

码的,和沈曼那三个腐女待久了,她的思想也在不知不觉中污化了。

罪过,罪过啊!

“慕太太为我解惑吗?”慕柏年果露着上身,侧躺在她身边,淡淡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好奇和调侃。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明天该吃什么。”顾西凉继续闷在枕头上,对于男人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很是愤怒,所以在回他的语气上自然也是好不到哪去。

“是吗?我还以为慕太太刚刚在想怎么扑到我,看来是我想多了。”轻挑的声线里带着故意被拖长的尾音,让人遐想联翩。

被闷在枕头上的俏容在听到他这句话时,瞬间沉了下来,愤恨的抬眸看着他:“慕柏年,我说你就不能纯洁点吗?精虫上脑了吧?”

“嗯,是有点。”慕柏年淡淡的应着,并不否认。

……

这下顾西凉是真的无言以对了。

望着男人悠闲懒散的模样,顾西凉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抬腿朝他踢了过去,但脚连他的边都没碰到就被他的大掌给抓住了,在她想挣脱时,就听见他懒散的说:“慕太太,动脚可是不文明的,再说,要是真的踢坏了,慕太太是想让我用其他方式来满足你?”

其他方式?

顾西凉脑子有些懵逼,怔了两秒之后,脸上慢慢飘上两朵显而易见的红晕,恼羞成怒的抽回自己的脚,伸手就朝他打去:“慕柏年,你这个臭流氓,登徒子。”

抓着她脚踝的力道突然一松,手上便多了两道力,伟岸的身影直接将她放倒压在在身下,封住了她的粉唇。

许是她的粉唇太有吸引力般,让他越发的不想放开她,墨瞳里染上一层因浴火勾起的浑浊,抓着她手腕的大掌也慢慢在她玲珑般曲线的身上游走着。

他的吻很强势也很霸道,渐渐的让她有些闯不过气来,眼神也变得迷离,但仅有的一丝理智还是伸手抓住了他那双肆意不安分的大掌,微微喘息着,摇头:“不可以。”

慕柏年一愣,有些难受的闭上了眼睛,将俊容埋进她的颈窝中,似是在艰难的隐忍着胸腔里那股燥热。

顾西凉动也不动的任由他压在自己身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听着他难受的喘息,心里莫名的划过一丝心疼,抬手轻轻抚上他的背,询问:“你还好吧?”

“不好。”闷在颈窝中的声线非常沙哑低沉,停顿了会又补充道:“其实我不介意慕太太帮我手动解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