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黑暗游戏》黑暗游 小白文 黑暗游戏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19-12-09 06:03:52

《黑暗游戏》黑暗游 小白文 黑暗游戏章节目录 已完结

《黑暗游戏》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荒野三四 分类:科幻 主角:程依夏,安冬

《黑暗游戏》是荒野三四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黑暗游戏》精彩章节节选: 很快就到了周六,而一直到周六的时候都没有再被召唤进那个白色空间过,至少还算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程依夏也没有多再回忆起那里面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快就到了周六,而一直到周六的时候都没有再被召唤进那个白色空间过,至少还算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程依夏也没有多再回忆起那里面的事情,在那里面只要不将自己的面具揭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自己是谁。里面的影响暂时带不到现实中来。但是那些技能的练习却没有停止过,现在除了一些简单的形状,已经可以让血液凝聚成其他类似于雕塑之类的东西了。

程依夏和程铃一早六点多就起床了,难得的周末因为这个游乐场之行,也没有睡成懒觉。因为安溪市的游乐场是在郊外,需要坐两个小时的公交换乘才能抵达。

当兄妹两人在九点左右到了安溪市郊外的游乐场时。在这个名为“狂欢谷”的地方,已经是在门口就排起了游龙长队。

程铃一下车,就对着人群之中开始招手了,蹦蹦跳跳地离开了程依夏的身边。

“真是的……一刻都不能消停。”程依夏抱怨起自己那总是精神满满的妹妹。

程铃握起了一个栗色头发少女的手,“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都是我家哥哥啦,早上赖床,说什么‘再给我五分钟就好。’结果一拖就是半个小时,真是服了我这个意志力不坚定的哥哥了。”

“是的是的……”

程依夏忍住了吐槽,反正今天也是陪着她来的。

那个栗色头发的少女看了一眼慵懒模样的程依夏,笑着说,“真是温柔的哥哥呢,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程依夏刚想说什么,就被程铃打断了,“是啊,跟看起来的也完全不一样呢。其实你不知道啊,这个家伙在家里完完全全就是个变态妹控啊!成天没事就跪在地板上求我成年以后一定要嫁给他!”

“诶?——!”

那个穿着天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惊讶起来。

“不要听她瞎说,这家伙从小口无遮拦,是我太惯她了。”程依夏一把按住还在呱呱呱编着胡话的程铃,“我是她的哥哥,程依夏。”

在妹妹的朋友面前,程依夏挤出一点笑容来,说着一些轻松的台词,其实内心之中非常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场合,感觉会有一些窒息烦闷。

“也是呢……明明是兄妹来着。”

那个栗色头发少女似乎安心下来。

“这个是我在学校里最好的好朋友,安冬,是个大美女吧?”

的确从一般人的角度来说,不管是消瘦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还是在高二就已经凹凸有致的身材,都让人垂涎,但是对于程依夏来说,毫无吸引力。

“的确呢。”

但是客套话还是会说的,程依夏有时候的Xing格会有一些古怪,但是与人的基本交流就算失忆了也没有忘记。

名为安冬的少女,脸上浮现了一点点红晕,似乎对于这样年长的陌生男Xing有一些害羞。可成熟的打扮和一那头染过色的头发,看起来像是现充,并不像是会怕生的人。

“蔡洁他们呢?”

“他们……自己先进去了……”安冬好像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似乎本来说的好那对情侣因为等不及迟到的程依夏他们,就先单独行动了。

“所以说,恋爱中的女人最不讲义气了。”

带着红色镜框,穿着牛仔短裤和T恤的程铃鼓起了脸庞,“我们也不要管他们了!我就自己玩好了。”

说完程铃一手拉着程依夏,一手拉着安冬去往了买票的地方。

狂欢谷是安溪市内最大的游乐场,是立志与想和同在长三角一带的欢乐谷做斗争的游乐设施。但是明显因为资金不足、以及安溪市并不是什么大型城市的关系,这一当初建造时候的口号也成为了泡影。

不过也的确成功地吸引了不少从周边其他城市赶来的游客,尤其在周六这种日子里的时候,并不比其他地方的欢乐谷会冷清。

“哥哥,接下去我们去玩鬼屋吧!据说狂欢谷除了那些看起来惊险的东西外,还有鬼屋这种东西哦?据说这里的鬼屋不管是服装装扮也好,还是场景设置都是国内一流的哦。”

程铃如此提议道。

本该是当作补充男生不够的而来的程依夏,最终也还是变成了两个小姑娘的买单机。不过好在进入狂欢谷的时候已经买过两百元人民币的门票了,里面的设施是不会再增收额外的钱了。要付钱的地方也就是冷饮和饮料。想想那些开支,看来自己有必要去超市打折的时候多买一些东西了。这几天为了练习Cao纵血液的方法,都忘记去关注超市的动态了。以往闲余的时候就会记录下什么商品在哪个超市最便宜低价。

当然,除了门口进场的地方需要排队外,每个设施前需要排队更是令人发指,一个上午光是玩了过山车和跳楼机两个项目,就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而三人还没吃过饭。

“不如先吃饭吧?”程依夏如此提议道,因为他的肚子已经呱呱叫了。

心理也在佩服那两个小女孩对于那种如此设置竟然毫不动容,现在两人正在程依夏前方说笑着。

“诶?哥哥,你真没用诶?”

显然程铃还没玩过瘾,因为大多数时间都放在了排队上面。她鼓起了嘴,略显婴儿肥的脸型做出这样的动作是非常相配的。

程依夏也将这个美妙的画面尽收眼底,要问为什么,只能说他是一个十足的妹控。

一旁牵着程铃手的安冬也将另一只手扶在肚子上,“程铃,我看也先吃饭好了,我也有一些饿了。”

“是啊,是啊,你看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下午的活动啊,不然饿晕了该怎么办?”

程依夏笑笑。

今天的天气来说,还算帮忙,明明是接近夏天了,却因为被乌云遮蔽了天空,不会因为走几步就流汗,也保留着夏天适当的热度,穿着短袖正好。

前方正好有一些露天的店家,卖的几乎都是炒面或者烧烤之类的东西,遮阳伞下摆放着一些塑料桌椅供游客随意使用。

在选好座位坐下的时候,安冬的面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一阵惨白。

“怎么了?”程铃发现后,担心地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去上个厕所。”

栗色头发,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少女忽然站了起来,撞得塑料椅子直响。

看见安冬走远后,程铃用责备的口气问程依夏,“哥哥,是不是你一直用下流的眼神看着她?把她吓成这样?”

“没有啦!”

安冬从那兄妹两人旁边离开后,用着匆匆的脚步来到厕所中,她并没有进入单间上厕所,而是在镜子前照着自己已经哭红的脸庞。

“小妹妹,没事吧?”

一旁打扫厕所的阿姨看见安冬已经跪坐在地上哭泣起来,不禁前来关心起来。

安冬摇摇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重新站了起来。

在镜子前仔细地把脸上所有的泪水擦掉,深呼吸了好几个来回,才像是鼓起勇气一般走出了厕所。

但是,在门口就撞到了一个人,因为走得非常匆忙,反冲力将安冬撞到在地上。而那个被撞到的人却纹丝不动。

“没事吧?”程依夏低下身体,向着安冬暖暖地笑着,然后伸出手想拉她起来,“撞疼你了没有?我刚好也想上厕所来着,所以先拜托程铃她去买吃的了。”

“不要啊——!”安冬抱起脑袋来,打开了程依夏的手,站起来朝着外面跑开了。

程依夏只好冲着那些围观自己的人微笑。

估计多半被当成吵架的情侣了。

安冬心中充满了恐惧,一边跑着,一边将眼泪在空气之中挥洒着。

不知道跑了多久,不小心碰撞到了多少路人,自己朝前冲的肩膀也开始变得疼痛起来,脚尖也开始变得酸痛和疲惫。

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这里是还在施工状态中的摩天轮,准确地说在进行例行维护,似乎是在上次检修的时候发现了什么故障。而程铃也因为之前看见说摩天轮的暂停而觉得不爽着。

这里周围几乎没有行人过来。

安冬撑着膝盖半蹲在地上,不断喘着气。

“没事吧?为什么要逃?”

从安冬声后,传来了程依夏的声音。

她一惊,马上转身,这次没有再大叫,而是捂着嘴哭泣着,似乎是因为过于恐惧而导致了无法发出声音。

程依夏看到后非常费解,挠挠自己的后脑勺,“那个……安冬同学?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如果我哪里做错的话……可以直接说出来哦?不说话只是这样哭泣的话,我也没办法明白呢。”

那是非常温柔的表情,但是却依然让安冬哭泣不止。

她放声哭起来,因为距离很远,那些游客并听不见这里的哭声。

安冬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不要杀我……”

这是苦苦的哀求。

“哈?”程依夏一脸傻相,“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明白了,一定是之前程铃那丫头和你说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我说呐,她那个人,你和她相处了那么久的同学话,你应该能明白的吧?她说十句话,有十三句是胡诌的。”

程依夏慢慢在靠近安冬。

而安冬再次瘫坐在地上,她慢慢地向身后爬着,“你就是……K吧?”

程依夏眉头一紧,“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安冬的伪装已经达到了界限,在遇见了程依夏第一面起,就已经看穿了,程依夏虽然和白色空间中的语气和神情都不同,但是根据瞳孔和头发的样子,毫无疑问,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大学生就是那个在白色空间中冷静地杀人的【K】。

而现在是在游戏外,如果程依夏想摆脱那个令人恐惧的游戏,那么就有非常有可能杀死自己,安冬就是这样推测的。之前因为在被程铃拉着玩耍的时候,没有过多考虑,而且程依夏一直都没有行动,以为自己是认错人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