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txt 强强 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总攻

更新时间:2019-12-11 06:04:32

《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txt 强强 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总攻 已完结

《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幽怜思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苏羽香,赵潜

火爆新书《盛宠娇颜:谋妃惑江山》是幽怜思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羽香,赵潜,书中主要讲述了: 赵夫人拉开树叶,那男的猛地一下回过头,叫了句:“娘,你怎么来了。” 她诧异后,立刻将赵潜生揪出来,不解的问道:“怎么是你?” 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夫人拉开树叶,那男的猛地一下回过头,叫了句:“娘,你怎么来了。”

她诧异后,立刻将赵潜生揪出来,不解的问道:“怎么是你?”

而赵潜生一起身,身下的女子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让刘氏火烧眉毛,刘氏将苏羽香拖出来,骂道:“你和他在这里做什么?”

“我……”苏羽香低着头,始终不敢解释,她整理好衣服,将露出的肌肤遮敛住。

苏夫人终于缓过气来,还好不是苏城雪,只不过这两人竟然在这里做伤风败俗的事情置她的雪儿于何地,一个是雪儿的表姐,一个是雪儿的未婚夫!

“娘,是羽香勾引我,所以我禁不住诱惑才来的,都是这个狐狸精的错。”赵潜生一把指着苏羽香的脸,毫不犹豫的撇清关系。要是让娘知道他和羽香的事情,还不得把他剥了三层皮,他打死也不能承认。

今天也不知道苏羽香是怎么了,非要缠着跟他好,这庙会的厢房可是要去信娘那里拿钥匙登记的,他怕娘怀疑,才来了这,没想到不偏不倚,被抓了。

刘氏听闻赵潜生的话,反手给了苏羽香一耳光,大声呵斥:“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羽香捂着脸,望着赵潜生那贪生怕死的模样,瞬间就来气了,当初可是他花前月下说只爱她一个的,要娶她的。如今却说是她勾引?好个不要脸的赵潜生,她脸色怒红,双目瞪大,骂道:“赵潜生,好你个畜生,敢做不敢当是不是?之前如果不是你爱慕我,强行要了我,我会跟你好吗?现在倒好,翻脸不认人是吧?”

赵夫人拧着赵潜生的耳朵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如今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来抓苏城雪的,却没想到被这不争气的儿子坏事了,赵潜生胆子也忒大了,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偷腥这么久。苏家的富家小姐苏城雪都看不上她怎么可能看上无权无势的苏羽香。她沉下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要是敢撒谎,我今天非撕了你不可。”

赵潜生双腿早已开始发软,连他爹都怕他娘,何况他呢。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神情闪烁,解释道:“娘,我都说了是羽香先勾引我的。我怎么会要她,再说了,我和苏家有婚约,别人苏城雪比你美了不知道多少倍,苏家又比你家有钱,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会选苏城雪而不是你,你倒是说说,我看上你什么了?”

一听这话赵夫人气倒是消了不少,倘若是羽香勾引赵潜生的,那一切事情都好办多了。

相反,刘氏刚才真的后悔说出那些话来打自个的脸。还说什么浸猪笼啊死的,快无地自容了。

若真的像潜生说的那样,是羽香勾引的,那又置她的雪儿于何地,苏夫人心里想着。

“你……”苏羽香气急败坏,从荷包里掏出一枚圆玉,“我可以撒谎,这玉撒不了谎吧?”她将那片双面玲珑玉呈现出来,底下垂挂的吊坠是赵家独一无二的象征。

刘氏看着赵家母子,怒火中烧。那块玉的的确确是赵家的。这么说来,是赵家在撒谎了。

“谁知道那玉是不是你女儿趁机偷去的诬陷我儿子,想赖上我们赵家。”赵夫人毫不犹豫的撇清苏羽香的关系,她抬起清冷的目光,事情她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肯定是她这个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惹了一身骚。联想到这个姑娘之前百般讨好她的神采她现在全明白了。所以现在不管赵潜生有没有错,她都要维护他。

“我没有。”苏羽香说完,急火攻心突然一下昏厥躺在地上。

苏夫人见此情况,赶紧扶苏羽香靠在她身上,“你们别吵了,先把人扶回去再说。”

回到庙会的厢房,苏城雪早已端正的坐在厢房内。

看见昏厥被扶回来的羽香,她不解的问道:“娘,表姐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夫人看到城雪,担忧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摇了摇头,不想将事情告诉苏城雪,免得她内心伤心难过。问道:“你刚才去哪呢?让娘亲担心死了。”

苏城雪环顾了其他人哭丧的表情,想必都知道了。“之前陪着赵夫人四处走走,似乎有些中暑,我久久不见夫人,就先行回来了。”

大夫已经匆忙赶来,替苏羽香医治。只是大夫的脸色变化了好几次,让在场的人都捉摸不住。

良久过后,大夫捋了捋胡须,双手交错:“恭喜阿,这是喜脉,只是这怀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注意点,竟然喝凉茶这样的东西。我给你开个方子,回去养几天就好了。”

“什么?”一听喜脉两字,刘氏浑身炸毛,做了这等事就算了,还弄出来一个孽种,刘氏整个人都要疯了。她望着大夫,怀疑道:“会不会是大夫你诊错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夫猛地甩手,脸色愤然:“好歹我在苏州也算是有名医,岂会连一个小小的孕脉也会看错?若是不信我你再找十个大夫来也是我这个说法。在下告辞,像你们这等富人,我们大夫诊不起。”说罢,他背着药箱气愤的离开了。

苏羽香正好醒来,苏城雪探过脑袋问道:“表姐,你好点了吗?”

苏羽香默不作声。

“没事,刚才大夫给你把过脉了,没想到姐姐有了喜脉,我就要当小姑姑了。呵呵,快告诉妹妹,姐姐的相公是谁,让他赶紧娶姐姐上门,姐姐如此美丽贤淑,以后可以要当大夫人的。”苏城雪的声音婉转悠扬,让人生不出半点厌恶。

听闻这话,苏羽香整个瞠目结舌,连脉也诊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她双手紧紧的攥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赵潜生,羽香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刘氏看见赵潜生虚心的神色,逼问。

“怎么可能是潜儿的,别什么事情都赖到我们潜儿家头上。”赵夫人立刻站在刘氏面前,将话给顶了回去。

苏羽香坐起来,指着赵潜生,失望的说:“赵潜生啊,你就是没用的孬种,到这个份上还不肯说实话,我除了你,别人没碰过我,这孩子就是你的。你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想与苏城雪退婚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娶我。我就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亏我对你真情一片。”

苏城雪皱起眉头,诧异的说:“原来,原来潜生,你就是我姐夫啊。你不想与苏家结亲闹着退婚就是喜欢表姐啊。你早些说出来,我不嫁你了,和你退婚。你也赶紧娶了我姐姐吧,这都有孩子了,免得别人再说闲话。”澄澈的双眸中一丝愤怒都没有,苏夫人很欣慰,苏城雪能够这么善良,到这个时候,还替羽香说话。

只不过赵潜生都已经闹出个孩子了,苏家跟赵家真的无缘了。这次倒由苏家退婚了,而且名正言顺。

赵潜生听到苏城雪都逼到这个份上,再看赵夫人脸上铁青的神采,他更不能认了。他面色凛然,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承认,我是有点花心,之前被苏羽香所迷惑了。男人被女人迷惑了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吗?但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为什么非要我带绿帽子?”

“都说了与我儿子无关,刘氏,你这样逮着我儿子问还不如问问你家野女儿究竟在外面勾搭了哪个男人?”赵夫人说气话来毫不客气,双眉下毫不掩饰的不屑一瞥而过,那理所应当的表情就像是羽香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

“你们的意思说我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们赵家的?”苏城雪故作吃惊。

“什么叫你与你儿子无关?我女儿赖谁不好偏偏赖你家儿子,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赵家打的什么主意?今天话我就放这了,要是你不给个交代,别怪我闹到你们赵家门前。赵家不娶我女儿,我让你们赵家在苏州结不了亲!”刘氏言辞厉色,杏眉下的凶眸闪过一丝狠决。

苏羽香从床上慢慢站起来,秀发一侧凌乱的散开,她的心支离破碎,万万没想到会爱上这样一个负心汉,泪水不知不觉地滑落,她抿着唇。刘氏打她,她没有哭。被诊出身孕了,她也没有哭。而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泪落成花,她用哽咽的声音,倾尽最后一丝耐心问:“赵潜生,我问你最后一次,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认不认?我,你到底娶不娶?”

殷红的双眸,执着的眼神,是属于苏羽香的倔强。

看羽香这一副较真的神情赵潜生咽了咽喉咙退后一步,他不知道苏羽香到底要干嘛。触及到赵夫人的白眼,他退缩的步子又停下来,挺直了腰身,绝情的说:“无论要我说多少次我都还是那句话,你肚子里的孽种不是我的,赵家也不会承认。”

苏羽香惨淡的笑了,她还这么傻,傻傻地期盼一个不一样的结果,她早该想到会有着一天,只不过是她坠进温柔的陷阱中不肯自拔。她仰天大笑:“今天是你们赵家负我苏羽香而不是我苏羽香对不起你们赵家,我诅咒你们赵家,断子绝孙。”她闭上眼,一滴热泪从眼角滑落,睁开眼,使出全身力气朝桌角上撞去,鲜红飞溅,染红了衣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