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 小说 御姐 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19-12-29 00:04:50

《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 小说 御姐 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精彩阅读 已完结

《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洛城东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夷珞,晏飞卿

洛城东新书《凤倾万生之丫鬟不好欺》由洛城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夷珞,晏飞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晏如初死死的扣着怀里的娇躯,凤眸深邃如汪洋大海。拇指轻挲着玉脂白肤,薄唇如青蜒点水般轻触着细瓷柔颈,气息微微不匀。 “别……”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晏如初死死的扣着怀里的娇躯,凤眸深邃如汪洋大海。拇指轻挲着玉脂白肤,薄唇如青蜒点水般轻触着细瓷柔颈,气息微微不匀。

“别……”娇羞无限的推却,夷珞还是不怎么习惯他突如其来的亲密。

“嗯?”饶有兴味的挑眉,戏谑的瞄向她因拉扯开得更低的衣襟儿。

湖水绿色的青花缠枝肚兜犹抱琵琶半遮面,风情无限。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暖。”凤眸半眯,邪肆轻喃。

夷珞听得脸红心跳,却不明就理,直到寻着那道灼热的视线才后知后觉。

顿时羞愤欲死。

忙要去掩,却被晏如初轻轻拔开。

“你!你!”羞急气急,便忘了眼前是那高高在上的主子,更兼他那让人琢磨不透性子,只把那粉拳密如雨点般落在他胸前。

晏如初诧异挑眉,原来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突然大笑,凤眸兴味盎然,很是满意的欣赏着美人薄嗔浅怒的娇态。那艳如桃李的两颊诱得他再次情不自禁,凑近,顿觉暗香幽幽,撩人心神。

“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热情了。”唇上覆上温软,堵住了夷珞满腹委屈。

难道就因为是奴,便可以这般调戏狎玩么?

顿时红了眼眶,泪珠轻悬,正是梨花一枝春带雨。

“唔……小野猫……”偷香窃玉的薄唇稍滞,盯着赌气扭头的她略略失神。

下一刻,夷珞被打横抱起。

“啊?干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唔……放开我……嗯……”

天旋地转,温软湿润的薄唇再次欺上,顿时让她昏昏然不知所言。

“听话,闭上眼……”

沾上情欲的晏如初与平日判若两人,仿若从那九霄出尘仙一晃成了魅惑世人的魔神。凤眸燃情,修长的手轻轻拢上藏不住的羞怯的杏眸。微泛冷莲之香的熟悉气息让夷珞化成一汪春水,娇艳如春日桃花的红唇微嘟,敛艳生光;秋眸剪剪如蒙水雾,迷离而妩媚。

在在都透露着一个讯息——任君采撷!

美人相邀,晏如初再也无顺克制。舌尖飞舞,爱语呢喃。美人顿时罗裳轻坠,云鬓斜堕。秋风簌簌,梧桐叶落如雨。沙沙的声响合着微微的喘息如一曲天籁。

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夷珞满面通红的颤着身子从榻上滑下,身上一阵酸软。又一次被人吃干抹净,只得恼恨自己不争气,经不得诱惑。

桌上搁了碗粥,触手温热。以前她并不讨厌百合莲子羹,夏天时还常冰镇一些吃着消暑。可现在,她对百合莲子羹却有一种莫名的厌弃,一股从心尖尖上冒出的恨意。

尽管如此,她还是端起那碗快要变凉的百合莲子羹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下,直到现出那白玉润泽的碗底。

冷烛无声,火花跳跃闪烁,忽明忽暗。夷珞独自坐在这微微泛着昏黄的屋内,撑着腮,静静的听着风声,静静的巡视着屋内的一应摆设。

那绘着烟雨江南的细骨湘妃竹帘和那糊着纱窗的雨过天青软烟罗都是她亲自去存库挑选的。

还有那案上的一尊缠枝汝窑青釉美人瓶,也是因了她一句“想供些带露的清莲”他才着人备上的。

嘴角抑不住微微上扬,满腔心事顿时有些欲说还愁,欲剪不断的烦闷。

起身推窗,夜凉如水,冷风扑面。如墨幕色中冷月无影,唯有寒星漫天。

天色晚如斯,想必下人都已歇下,此时回房应该也无大碍。

夷珞暗自揣测,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

初入晏府那年她六岁,晏老爷见她乖巧伶俐,模样儿又清秀出挑,便想着让她做晏如初的起居侍女,长大后便可成为通房丫头亦或纳为侍妾。

晏如初却拒绝了她,很是强硬。那年他十岁,虽有一般孩童没有的成熟稳重,举手投足皆不若现在这般淡定从容,性子稍有些急躁。

那天,他狠狠的把她推倒在地。

冷风浸骨,夷珞打了个寒颤从回忆中醒来。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额际,那藏于鬓角的一块小小疤痕便是初次见面他送她的大礼。

那时晏飞卿与她同岁,晏茹芸尚在襁褓之中,最后她便跟了晏老夫人。

若不论主仆之分,她和晏家兄妹也算是青梅竹马,总角之交。

只是两小无猜这样的亲密却只限于她和晏茹芸,和晏家兄弟就另当别论了。

她自小便在龙蛇混杂之地混迹,最是懂得趋利避害。晏如初对她的讨厌随着龄的增长藏在冷漠之后,而晏飞卿对人的喜怒却是一眼即明,从不遮遮掩掩。

这点夷珞倒是很欣赏他。

九岁那年,晏如初拜师而去,从此青鸟殷勤为探看,晏老夫人凭添思子愁。

十一岁,晏飞卿神童之名不胫而走。

十二岁,蒙圣恩,晏飞卿东宫伴读。

从此,晏府门庭若市。

一晃八年,白云苍驹。

如果那天,不是杏花纷雨,没有柳姿婆娑,她还会在疏影清浅的绿芫晓堤畔与他蓦然重逢么?便是那浮生一眼,他清雅如莲的身影却已刻入心间,如惊鸿照影掠心而来。

时隔八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他也不是原来那个喜怒形于色的稚气少年。

更重要的是,时离八年,流光暗度,他已彻底把她忘在脑后。

“愣什么神?和你说话呢!”梅灵不满的推了推她,“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

“你刚才说什么?指腹为婚?和谁?”脑大还停在前一刻听到的震憾消息上,梅灵后面说的话她全然没有听进去。

“这可是千真万确的消息,我骗你做什么!知道江南王家吧!那可是世代书香,后转而经商,乃地方望族!”梅灵很是羡慕。

“是么?这是多早晚的事,怎么以前没传出来一点儿风声呢?”

“这我哪知道,主子的事哪是我们做下人该过问的。”梅灵白了白她,随手捡了根细枝儿,有一搭没一搭的逗着拖家带口忙活搬家的蚂蚁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