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烟生五月》 鬼畜 烟生五月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20-01-14 06:03:02

《烟生五月》  鬼畜 烟生五月Size Queen 连载中

《烟生五月》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商容三叶 分类:短篇 主角:姜城,何慕生

《烟生五月》由网络作家商容三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姜城,何慕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你突然低头一个叹息,时间就从你的耳侧呼啸着飞去。 在此后的几天,我独自安静地往返与花店和住处之间,和不停失忆的少年每天早上都能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突然低头一个叹息,时间就从你的耳侧呼啸着飞去。

在此后的几天,我独自安静地往返与花店和住处之间,和不停失忆的少年每天早上都能遇见,他常常一个人站在楼下花坛之上,远远地望着南方。我问他,何慕生,你在看什么?他就问我是谁。我重复一样的答案。他突然眉头皱起来,心内仿佛有百转千回的苦楚,但因为不记得,所以说不出口,硬生生的卡在咽喉处。

这天回来,夕阳正浓。姜城要加班,忙好手里的一切,他要放四天假,我们要去他遥远的故乡。门卫在放一首老歌,明月千里寄相思,深情而又婉转。这样的傍晚,宁静美好。回头看这个世界,静静地笼罩在残阳之中,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仿佛随时都会消失。我从来都是一个悲伤的失忆人。

宋小眉。何慕生在楼梯口喊我,他说,天快黑了,我又快忘记你了。现在我突然想起一些事。

我走到他面前。

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照片。递到我的手里。有些旧。是一个少女的相片。头发黑长浓密,有温驯的刘海,她的眼角,有一颗淡红色的泪痣。长得非常美丽。

何慕生说,我突然想起来,我为什么要来庆诃城。为什么总是望向南方。我是来找她的。我得了这个病之后,就来这里找她的。可是我怕明天天一亮,我又会把这好不容易想起来的事给忘记了——我现在只认得你,虽然明天我又会忘记你。请你帮我记得她。她一定还在庆诃城。如果你见到了她,让她来见我。我要告诉她,我一直深爱她。从未改变。至死方休。我只是想,再见她,再见一面也好。

这茫茫人海,一旦转身,一旦错过,也许一生一世,到死都不会再有遇见的机会。而每一天,都有那么多擦身而过的人。

我看着眼前的何慕生,突然觉得这会是一桩悲剧。不知为何会产生的这样凄惶的念头,他与她,此生都不会再见了罢。但我不忍拒绝,我小心地把相片收进皮夹里,说,你放心吧,如果看到她,我一定带她来见你。一定。

他听完,松了一口气,轻轻地说,能认识你真好。小眉。

夜里又开始落雨。一场秋雨一场凉。人间因此而泛出陈旧的黄,落叶开始安静并且缜密的覆盖大地。加了一床薄毛毯。空气有些微湿。我靠在床上,听傍晚听到的那一首歌:人隔千里无音讯。然后从皮夹里拿出少女的照片,左眼泪痣,一生流离。传说这样的人注定得不到幸福,因为带着前世未了的执念,而淡红色,是否是轮回之前眼内流血,染着记忆不灭的悲伤转而重生。重生未必是件好事。心已化了灰,重生不过是另一次灾劫的开端。

庆诃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只凭一张照片,就找到这样的一个人,机会实在是渺茫。何慕生甚至连她的姓名都记不得。这是一场怎样绝望深刻的爱恋。爱到忘却,又舍不得,拼命想,想起来了心痛难当,再次忘却,一个反复的不会痊愈的过程。在午夜梦回时候,就这样想起来,想到泪如雨下。把音乐放到最大——我开始理解何慕生为什么总是听同一首歌。我想起那段旋律,关灯睡下去前,和着滴滴答答的雨声,轻轻地哼了句,你何时归。似女鬼。

姜城一早给我电话的时候,我已经穿戴整齐。六点四十五的车,只此一班,若错过了,就只能等第二天。我们从花店拿好百合,到车站,刚好检票。我在车牌上第一次看到他的故乡名字,叫做青荷镇。很好听的名字。姜城有些困乏,昨夜应是加班到很晚,刚坐下就睡过去了。我看着窗外,还能看到候车厅的人,这么多的人,来到庆诃,或者离开这里。好像哪一次不小心说出了再见,就再也不会相见。不会看到熟悉的人熟悉的眉眼,从某个角落跳出来,大叫一声,吓你一跳。这样的人,逐渐消失在每一次车站的送别中。你会很想念这样的一个人。而当你想念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失去。

巴士中途会停,旅客神色冷漠,上上下下。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庆诃城,我是说,存在着这段记忆里。我看着背后慢慢消失的庆诃城,会忍不住想,是不是有一天,我也要这样颠簸着离开,然后永远不回来。我侧头看着姜城的睡颜,他的呼吸有些重,淡淡的黑眼圈。近在眼前的人,也好像刹那会隔天涯。我的忧愁是雨季挂在屋檐的水滴,不停地往复地出现,仿佛生生不息,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

我一路都没有睡意,百合的香气在鼻下萦绕不散。天气出奇地好,昨晚的雨像是一个梦。一共开了四个半小时。车在镇口停,姜城睡眼惺忪,说,小眉,到了,下车吧。带着好听的鼻音。

青荷镇是个古镇。有环绕着镇子的河流,黑瓦白墙的建筑,走廊上小桥上挂满成串的红灯笼。我看到了镇口那颗百年杏树。十分大。路过的时候,一恍惚都能看到幼时的姜城像瘦小的猴子一般攀上去,将成熟的杏子摘下来,一边摘一边吃。这是个慵懒的小镇。到处坐着三三两两白发蓝衣的婆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用银簪子挽着。阳光就这样安静的望着人间。这也是人间。

我跟着姜城往前走。

姜城,你的故乡真美。我由衷地说道。

是么。我不忍回来,我怕想起我的母亲。我在这里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他带着我,走到了一处小宅子前,以前我和母亲就住二楼。一楼是个小铺子,母亲帮人缝缝补补赚些钱——镇里的人很照顾我们孤儿寡母,母亲有时候帮人补一颗纽扣,或者绣一个荷包,才得以与我生活下去——现在需要这些的人越来越少,而我母亲也去世了。

他说着,打开了门。仿佛打开了他的记忆。面容素净的母亲就坐在那,低着头帮人补衣服。

因为长久无人打理,空气中充斥着霉菌的气味,木质的楼梯,踩上去咯吱作响,我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突然会断了一截,我狠狠地跌落下去。姜城就是在这样年久失修的小宅子里,度过他的少年生涯的。我开始渐渐明白,青荷镇,对于姜城来说,是一段蒙着灰的过去,他不愿回来,也是不忍掀开,因为先人已亡,在灯影桨声中带着对尘世不舍的依恋,但不得不顺从命途的安排停止呼吸。然后归于灰烬。

姜城的背影显得落寞而又温柔。我从此爱上了他的背影。

他把二楼的窗子都打开,灰尘在阳光里飞快翻腾。他看着窗外多年未变的景色,我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回来了。这房子是母亲唯一留给我的,原想卖了,最后还是舍不得,怕哪天母亲回来了,找不到家。小眉,我很想念她。

姜城的母亲当年是青荷城最美的待嫁姑娘,但却是孤儿,尽管如此,上门提亲的年轻人还是差点把她家的门槛给踏烂了。母亲偏偏倾心渔夫的小儿子,那个天天跟着他父亲,在河流上捕鱼为生晒得漆黑的男人。世间缘分是奇特的,纵然知道对方千般不好,千般不如别人,但就是欢喜,一见他就笑。他们在Chun天结婚。那天镇口的杏花刚开,密密麻麻的倒映在水影中。那是母亲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但仅仅只过了两个月。他们婚后第二个月,她的丈夫就死于水中,精通水性的他在夜里溺水身亡——那时候,母亲已经怀了姜城。周围人都劝她,将孩子拿了,趁年轻还可以改嫁。她望着落满杏花波澜不动的河面。最终未流一滴泪。从此缄默下来。

到后来,我才明白,博取同情和理解的泪是流出来给别人看的,而最悲伤最无奈的眼泪,是流在心里给自己看的。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这看起来短短不过两个月的生活,竟是姜城母亲以后一生的回忆。姜城说,母亲走的时候,是感染了风寒,怎么都治不好,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的药,可是都不见得好,到后来,都起不了床。那天晚上母亲出乎意料地吃了很多食物,我守在她的床前,她突然看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水面,喜悦地说,小城,他来接我了……他来接我了……我抓着母亲的手,我感觉她要离开我了,于是我哭着说,妈,你别离开我……别扔下我一人……母亲那时眼中含泪,柔声说,我十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你的父亲,他刚满十六岁,撑着船从我眼前路过……晒得那么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模样的……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历历在目……那天的花开得真美……我是太想念他了,小城,你让我跟他走吧……你就让我跟他走吧……

杏花静静地飘落,用一个夜晚的时间,把整个青荷镇连同少年隐忍悲恸的哭声一起温柔地拥抱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