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系统提示:三分钟后死亡》at17 三分钟后 紧缚 系统提示:三分钟后死亡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1-16 00:05:01

《系统提示:三分钟后死亡》at17 三分钟后 紧缚 系统提示:三分钟后死亡父子文 连载中

《系统提示:三分钟后死亡》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胡德理 分类:灵异 主角:颜浩,阿明

独家完整版小说《系统提示:三分钟后死亡》是胡德理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浩,阿明,书中主要讲述了: 吉普车并未开向刑警队,而是颜浩的单身公寓。他打算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决定是否向上级汇报,虽然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行为,但颜浩觉得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吉普车并未开向刑警队,而是颜浩的单身公寓。他打算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决定是否向上级汇报,虽然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行为,但颜浩觉得假如冒然向上级汇报三个月来的三起死亡事件可能是系列谋杀案,那么面对接踵而来的上级和舆论的压力,也许会对破案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何况对于三起案件是否谋杀颜浩还不是很有把握。

颜浩的单身公寓上下两层,下层是三十多平方的客厅,硬木地板,Ru胶漆的墙面,一套组合沙发,一排双开门的书柜,一张将近两米宽的办公桌,桌上除了电脑之外还有档案袋、工具箱等物品。厚厚的窗帘把房间的光线减弱到最低,颜浩打开灯,把阿明铐在厕所的自来水管上,自己则上楼取下药箱。

颜浩下楼把药箱放在茶几,随后走到厕所解开阿明的手铐,指指沙发,阿明扶着脱臼的胳膊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他很奇怪自己没有被关进拘留所,而是到了类似人家的地方。他觉得颜浩不像有些警察那样凶,甚至有些亲切,尤其夺刀的时候,眼神中还有埋怨的痕迹。

“忍住疼。”颜浩一手托住阿明脱臼的胳膊,一手扶住他的肩膀,阿明知道眼前的警察要给自己接驳。

阿明点点头死死咬住牙关,颜浩还没用力,阿明的汗已经从额头渗出来。

“你为什么跑?”

颜浩突然问了阿明一个问题,他有些措手不及,大脑还在思考如何回答,颜浩双手猛然用力,“咯”,阿明还没有来得及喊痛,胳膊已经被接上。

“好了,我再给你上点药,三天内受伤的胳膊不要吃力,否则以后会经常脱臼。”

阿明感激的说道:“谢谢警官。”

“谢?是我把你胳膊弄伤的。”

“是我不好,不该拿刀。”

颜浩没说话,手掌上接了红花油用力在阿明的肩膀揉搓,阿明疼的不住倒吸凉气,颜浩趁机教育他,“以后还拿刀吗?”

“不敢,再也不敢。”

颜浩从一开始就觉得阿明不是那种拿刀的人,他的眼神怯懦,身材瘦小,连头发都柔顺的趴在额头,完全是弱不禁风的书生模样。颜浩坚信“像由心生”这句话,人的内心善恶,他的脸不会毫无痕迹。

颜浩为了消除阿明的紧张情绪,在讯问时没有拿出笔记本,而是把手伸进口袋,打开了录音设备。

“阿明,刚才拿刀的事情我可以解释为你一时冲动,但是你为什么在听说我要找你做笔录时跑出网吧?是不是死者在死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明低着头,双脚脚尖不断的向后刨,颜浩明白,人在紧张时会做出反刍的动作,这是人性的本能,有的人会抓头,有的人会不自觉的搓手,还有人会像自己的祖先趴在地上。

“你是不是有顾虑,有人威胁过你,不让你说?”

阿明抬起头,他的眼神告诉了颜浩,他受到了胁迫。

颜浩把自己的警官证递给阿明,“我是刑警队的队长,相信我,我有能力保护你。”

阿明把警官证捏在手里,犹豫片刻终于道出了实情。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死掉的那个人到网吧包夜,他交了十五块钱就去上机。开始我没注意他,晚上客人都是包夜,进出的人很少,我没什么事也在网吧里打游戏。大概夜里十二点多,死者开始咳嗽,而且在咳嗽的声音很大,我看了看,有坐在他身边的客人换了机器,中间那排只剩下他。接着他开始骂人,骂的很难听,而且肆无忌惮好像在大街上,有客人投诉,于是老板让我过去处理。我走到死者面前,见他长的很凶,而且眼睛血红的,他不是在打电话,而是用麦克风在和人对骂,对方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说的话也很难听。

我没办法阻止他,老板就亲自过去。那个人和老板发生了争执,老板让他走,他不肯,于是老板说‘你等着’,不久网吧里来了七八个人,年龄不大都是光头,领头的那个长的满脸横肉,老板和他打过招呼指指死者。七八个人就把死者拉到了街上狠狠教训了一顿,可能是出手太重,死者当时晕过去。老板让我把网吧门关死。”

“他当时有没有死?”颜浩打断他的叙述。

“没有,我刚要关门,他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我很害怕,老板也怕事,让我放他进来。很奇怪,他没有和老板再起冲突,而是又回到座位上,不过他没有再骂,而是躺在座位上。”

“当时是几点?”

“大概三点钟左右。”

“后来有没有人过去?”

“没有,我和老板以为他是神经病,都不敢去。”

“谁最先发现他死亡的?”

“是扫地的阿姨。”

“时间。”

“上午六点多一些吧,阿姨每天六点钟来,很准时。”

“是阿姨报的警?”

“不是,阿姨看见死人当时就晕过去。老板也慌了,给夜里打他的人打电话。那个领头的很快就到了,老板当时已经把客人都赶走,我也想走,被光头拦住,并威胁我,如果说出去就让我和那个死者一样的下场。我要下班,老板为了不让我乱说话,让我留下,还威胁说那些人心狠手辣,千万不要说出去。”

“你的水果刀是哪里来的?”

“我从家里带出来,为了防身。”

颜浩直视着他的眼睛,让他的情绪变的平复,心中的恐惧也渐渐散开,“你的刀根本保护不了你,以后记住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报警。”

阿明点点头。颜浩关掉录音,从包里取出移动硬盘,“认识吗?”

“不认识。”刚刚恢复平静的阿明又开始恐慌起来。颜浩早已料到,监视录像已经被人删减,而除了阿明,颜浩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他们之所以没有问,是希望阿明能够将硬盘的内容进行恢复。

“是网吧的监视录像,好像被人修改过,你是专家,帮我恢复试试。”

阿明似乎有些犹豫,颜浩指着硬盘上的标签,“你姓施?”

阿明点点头。

颜浩把硬盘上的卡通即时贴翻转在阿明面前,“上面有你的签名和日期。”

阿明彻底缴械了,他跪在地上抱住颜浩的腿痛哭流涕,“警官,警官,是他们逼我的,他们用刀逼我,我不做,他们就要灭口。”

颜浩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人做了错事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承认,不去弥补,何况你的错误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下。我相信,你也要相信我,有些话我不方便说,你应该懂。”颜浩用真诚的眼神凝视着阿明,他的眼神有种魔力,有种比语言,比行动更有效的魔力,阿明清楚他后面那句话的含义,“只有恢复了原始数据,自己才不会承担责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