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生风华录》长生劫风四爷技能 cj 长生风华录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2-19 00:07:42

《长生风华录》长生劫风四爷技能 cj 长生风华录章节目录 连载中

《长生风华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幻倾卿 分类:婚恋 主角:仲春,梦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长生风华录》是幻倾卿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仲春,梦中,书中主要讲述了: 当她坚决让栩如放掉那盏河灯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是那个清心寡欲的月下仙了。 她很清楚栩如会许什么愿望,这已经不是纵容了,而是推波助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她坚决让栩如放掉那盏河灯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是那个清心寡欲的月下仙了。

她很清楚栩如会许什么愿望,这已经不是纵容了,而是推波助澜。

甚至此时,她自私的希望栩如选择接受真相。

而她,如愿了。

“好。”她轻声道。

栩如紧张的盯着她,只见面前的姑娘轻轻转身,一个熟悉的面容就出现在眼前,那是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容颜。

栩如一怔。

“如你所见,月若就是玥夏。”月若蓦然一笑,两个笑颜仿佛一瞬间叠在了一起。

栩如一个踉跄,吓得月若赶紧上前。

月下仙千年来难得如此被一个人的表现牵动心神。

没想到栩如竟然挥开她的手,背过身去。

月若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受伤。

但是一想到自己这个“始作俑者”犯下的“错误”,只得苦笑,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

栩如一只手盖住眼睛,濡湿从缝隙渗出。

这个真相带给他的冲击力太大了,他都分不清自己是高兴、愤怒、惊愕、怨恨抑或是庆幸。

但是无疑,这些情绪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

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栩如下意识的不想让自己懦弱失态的样子落在心上人的眼中,却忽略了此举可能会给后者带来的不安。

月亮挂在天边,反射出淡而飘忽的光芒,一如月若此刻的心。

片刻后,月若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神色清冷自若。

“还是两个选择,我留下来,后果无法预料,还有就是送你回京城,但是必须抹掉任何关于我的记忆。”月若没有阐述自己过去的这些欺瞒,更没有任由此事继续朝无法遏制的地方发展,这不是她的作风。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是她随心所欲的自作决定,但是将选择权交给对方,另一种程度来说,也是很任性了。

心上人的态度太过理智和冷淡,栩如一僵。

他的泪早就停了,只是汹涌的情绪还无法完全平复,默了一瞬,他转过身来,已然一派平和,“你走吧。”

千言万语,终究只能化为三个字。

明明感觉不到寒暑,月若却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冰冷从脚尖直往上蹿。

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指尖已经掐进了肉里。

以她的习惯,听到这句话,早就洒脱的离开了,何况,她不是已经有送他回京城的准备了吗?

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情绪,这种不甘心的情绪。

好在她的本性抑制住了情绪,她呼出一口浊气,“我送你回京城。”

脸上习惯性的带上一抹轻笑,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么勉强。

将自己的目光盯在月若身上,舍不得移开半分的栩如,将她的所有异样收入眼中,却不肯去想,这是为什么。

答应了栩如,月若明明可以一念千里,将栩如迅速送回京城,但是她私心的选择了像来时那样,一步一步回去。

伸出素手,轻轻一捏,一辆马车出现在两人旁边,那样子和之前那辆差不多,但是里面却更加宽大,两张软榻之间隔了将近两米。

月若的脸色瞬间白了两分,她的法力不算强,将东西变成其他还可以,但是这次却是生生凭空捏出来的。

她从来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明明不远处就有树枝石头可以用。

但是只有这种毫无顾及的后果,才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

身体上的不适,总比心理上的难过比较好受不是吗?

自从打开心理的那堵墙之后,月若的情感波动来得迅猛而强烈,这就是天仙动心的后果。

月若召回白雪赤练,又一次消耗了法力之后,已经有些受不住了,但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

看着月若没入车厢的淡然身影,栩如坐在了车沿上,没有进去。

见此,月若没有多言,整个人靠在软榻上,气息虚浮,摇摇欲坠。

外面的人毫不知情。

两人自此启程,因为月若带栩如逃脱的原因,此时这里离京城比渭城还遥远。

回程的气氛沉默而压抑,和来时的轻松自得完全是两个极端。

晚上,栩如执意歇在路边,月若也不敢多劝,更不敢像之前一样耍赖皮的挨着他。

两个人明明此时离得如此近,两颗心却隔了不知有多远。

深夜,月亮已经挂得很高,一个人从马车上下来,走到树边,蹲下身子,看着栩如的脸,手指隔空描摹着他的容颜。

痴痴的看了一段时间之后,靠在了旁边,与身边人的距离不过半掌。

月若安然的闭上眼睛,在天亮时又悄声无息的回到马车上。

在月若钻进马车的下一秒,原本应该沉浸在梦乡的栩如倏然睁开了双眼,那里面没有半分迷蒙,他看着马车,满是疑惑茫然,又带着一种略微惶恐的动摇。

又是丽州城,这次无论是栩如还是月若,都没有进去的打算。

车帘随着晃动,偶尔会露出栩如的身影。

月若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手里的活计。

她在刺绣,明明有身为纺织仙女的好友,月若对此道却一窍不通。

一个是因为这种东西在天界基本不存在,另一个就是,月若的本性使然。

若是嫦娥在此,绝对会惊讶,除了姻缘本职之外,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半分兴致的月下仙竟然会这样认真的研究一个对于她来说用麻烦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的事。

月若自己倒是没感觉别扭,毕竟一开窍,某些东西,就已经不一样了。

一对比翼鸟着实费了月若好大的功夫,本来想请织女帮忙,但是又恐生事端,愣是自己琢磨了整整一个月。

所谓熟能生巧,比翼鸟绣出来之后,绣连理枝居然只用了五天。

最后做了个精巧的结儿,一个香囊就这样做成了。

末了,月若还捉了一分月色装了进去。

这个香囊在月若的怀中一直放到了金城。

春天的微风迎来了百花,也迎来了仲春最风雅的民俗节日——花朝节。

花朝节在本朝是二月十五,是纪念百花花神的日子,也是踏青赏花的好时节。

本朝素来以爱花之名远扬,金城作为一个繁华的大城,自然也免不了热闹两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