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砰然心动:大神请留步》江城半烟大神请留步 小说完结版 砰然心动:大神请留步娘受

更新时间:2020-04-03 06:02:28

《砰然心动:大神请留步》江城半烟大神请留步 小说完结版 砰然心动:大神请留步娘受 已完结

《砰然心动:大神请留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月光下的提莫 分类:总裁 主角:柳冰,苏梓焱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光下的提莫原创的总裁小说《砰然心动:大神请留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柳冰,苏梓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妙楚楚走进包厢的时候,柳冰正靠在沙发上抽烟。青色的烟雾萦绕,如一朵朵耀眼的玫瑰绽放在空气中,而柳冰恰如那花间美人,朦胧中美得似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妙楚楚走进包厢的时候,柳冰正靠在沙发上抽烟。青色的烟雾萦绕,如一朵朵耀眼的玫瑰绽放在空气中,而柳冰恰如那花间美人,朦胧中美得似真似幻。

看着柳冰雕塑般完美的侧脸,妙楚楚有一瞬间的呆了。

她们虽然是同学,但是因为柳冰一入校就被贴上了“富家女”,“生人勿近”等标签,所以妙楚楚从来没有机会这么近距离,这么毫无干扰的看她。

吹弹可破的肌肤,高挺的鼻梁,暗夜繁星般的眸子,还有那三月桃花似的樱唇。不过最让妙楚楚羡慕的,还是她甫一低头,就清晰可辨的睫毛,细长浓密,让妙楚楚忍不住想起了当年最喜欢的那个洋娃娃。

不记得谁说过,柳冰的美,可以妖艳如传说中的九尾妖狐,亦可以清丽得不食人间烟火,总之,这世间根本不可能有谁抵抗得了这般诱惑!

妙楚楚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哪有人会这么抬举自己的情敌的啊?即使是曾经的情敌。

柳冰看了一眼呆呆站着的妙楚楚,良久,吐出一个字:“坐。”

不冷不热,依旧是她一贯的高傲风格。

“这里……好像不准抽烟吧。”妙楚楚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口说出这句话。

柳冰淡淡看她一眼:“没关系,这里是我家开的。”陈述句,没有可以炫耀的意思。

“哦。”好吧,任性……

“听说,我男朋友昨天去找你了?”她把“我男朋友”四个字咬的极重,似乎是在提醒妙楚楚。

妙楚楚点头,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越是遮遮掩掩,越是显得自己心虚。

“是我打电话给他的,因为我爸爸的事。”妙楚楚直视着柳冰,声音不大不小:“因为他爸爸是副市长,我想找他帮忙而已。这些他应该都已经告诉你了吧?”

“当然。”柳冰将手里的烟蒂优雅的丢入桌上一只造型别致的烟灰缸,抬头迎上妙楚楚的目光:“不过我想知道的是,除了这些,他还有没有跟你说过别的什么。”

“你觉得他应该会跟我说什么?”妙楚楚被她问得有些气恼。

“没有就最好!”柳冰起身,语气也转冷:“苏梓焱属于我,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喜欢的东西,没有人抢得走!”

妙楚楚觉得有点好笑,柳冰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是慕白的女朋友了吗,这时候还跑过来宣誓主权,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啊!于是懒得再讨论这个话题,直接问道:“你不是要跟我说大桥的事情吗?不说我要走了。”

“等一下。”柳冰说着,缓步走到不远处的衣架旁,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只漂亮的黑色烟盒,然后又重新回到刚刚的位置坐下,悠然地抽出一支点上,抽一口,眉色稍稍舒展。

妙楚楚耐心看完她这一套慢动作播放,虽然赏心悦目,却难免有点不耐烦:“大小姐,我想知道的事,你到、底、说、不、说?”

柳冰轻轻弹了两下手中的烟,无所谓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知道的苏梓焱应该都告诉你了。”

妙楚楚冷冷地看她一眼,起身向门口走。

“不过……”柳冰微微一笑,又吐出两个字。

妙楚楚只好停下脚步,等她继续说下去。

“苏梓焱可能没告诉你,这件事上,他家现在自身难保。”柳冰静静抽着手里的烟,见妙楚楚并没有坐下的打算,也不理她,自顾自的继续说:“大桥的承建方是他大哥,设计方是你爸爸,现在出事了,总有一边要承担责任,你觉得,他会怎么选?”

怎么选,难道选帮前女友,让自己的大哥万劫不复?

妙楚楚不信,也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苏家在A市的地位本来就不容小觑,现在又跟柳家这个A市第一豪门联姻,暗地里的利益关系肯定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

反观自己家,爸爸虽然是个业内小有名气的设计师,但却是个孤儿,加上本身性格孤傲,基本连朋友都没有;妈妈是医院的副院长,看起来像是有些人脉,但那些人脉也是建立在妈妈还在其位的基础上,如果在A市,和苏家起了利益冲突……妙楚楚不敢再想下去。

“你叫我来,到底想说什么?”妙楚楚转身看着柳冰,语气里有些烦躁与不安。

此时柳冰第二根烟也已经抽完,她端起桌上的盛酒器,给自己倒了一杯八二年的拉菲,悠悠地在手中摇动。

暗红的液体在清澈的高脚杯中慢慢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位置越来越高,却无论如何也逃不出那道透明的屏障。

妙楚楚看着晃动的酒杯有点窒息,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杯中红酒,无论如何挣扎,也逃不出被喝掉的命运。

“味道不错。”柳冰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仰头,喝了一小口,似有所指道:“你知道吗?如果是普通的客人,在这家店不管花多少钱都喝不到这瓶酒,好东西,永远都是留给自己人的。怎么样,要来点吗?”

“如果你是让我来看你喝酒的,不好意思,我时间宝贵,没你这样的闲情雅致。”妙楚楚强忍着怒火道。

柳冰往沙发上靠了靠,仰头一口喝下杯中剩下的酒。

放下酒杯,绝美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开来,如一树冰天雪地里盛放的红梅。

柳冰外号“冰美人”,喜怒永远不形于色,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她如此灿烂的笑。

“你知道吗妙楚楚,我真的好嫉妒你!”柳冰微微眯着眼睛,言语间带着些许醉意。

大概是不胜酒力吧,妙楚楚想。

也只有单纯如妙楚楚,才会相信她这样一个大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会如此不胜酒力。

妙楚楚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这种话。嫉妒她什么?嫉妒她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还是嫉妒她男朋友跟别人订婚,自己却最后一个知道?又或者像现在,家人出了事只能眼睁睁看着?

想着想着,妙楚楚不禁苦笑。她耐着性子坐回原来的位置,想听听她后面怎么说。

柳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继续晃着:“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说完,也不等妙楚楚回应,直接讲了起来。

故事从一场婚礼开始,不过故事的主角却不是新郎新娘,而是一个刚满十岁的小公主——婚礼那天,恰好是小公主的十岁生日。

那是个典型的西式婚礼,场地在一家酒店的后花园,新郎新娘面对着戴黑框眼镜的神父,交换戒指,互相说“Yes,Ido”。

小公主那天穿着一条纯白的公主裙,和所有同龄的小孩子一起,在人群中撒了欢的疯跑穿梭,如同一匹脱了缰的小野马。

阳光温暖明媚,草坪绿得晃眼,清风吹拂着她柔软如丝、微微泛黄的头发,将她那原本因为参加婚礼而取消了生日宴的小情绪,吹得烟消云散。

她从来没有和这么多的小朋友一起玩耍过,从她懂事开始,她的生活除了读书就只包括两件事——弹琴,跳舞。

她不知道他们在跑什么,只知道自己也跟着跑;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开心,也只是跟着他们笑;她不懂他们的游戏规则,可是她拼了命的要融入他们。

她从小就被家人当成公主来培养,所以言谈举止都与其他人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终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忽然有人一把把她推出了人群,是个短头发的女孩子,个头比她略高一点,此刻看着她,有种居高临下的傲然。

“她根本什么都不懂,我们干嘛要带她一起玩。”女孩子冷冷地看着跌倒在地的小公主,甚至故意上前踩了一脚她白色的裙边。

“是啊,看她穿的那么好看,像个小公主一样,根本不应该跟我们一起玩!”

“对,刚刚做游戏,她还故意不跟我牵手,说我的手很脏。”

恶意在孩子们中间蔓延,越来越多人出来附和。

小公主抬头看着一双双满是敌意的眼睛,忽然有点害怕。

她想哭,可是作为公主的骄傲不允许她这么轻易点眼泪。

她顾不上被弄脏了的裙子,从地上站起来,转身跑开了。

谁要和你们一起玩啊,我不稀罕!

裙子弄脏了,小公主不敢去找爸爸妈妈,一个人默默走到远离人群的一棵树下,一边告诉自己不稀罕跟他们一起玩,一边又忍不住朝那片欢声笑语传来的地方看去。

热闹的人群与她此刻的孤独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投下一片逃不开的阴影,她仿佛看到,自己被这个世界无情地抛弃了。

“诶,是他们让你过来找我的吗?”

忽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小公主一跳,她抬头,发现高处的树枝上,坐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银灰色格子西装,坐在高高的树枝上,低头看着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小公主细心地发现,大概是他太调皮,裤脚已经被刮破了,估计也是怕被爸爸妈妈骂,才躲在这里的。

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说话。

男孩儿麻利的顺着树干爬下来,走到她身边,傲然道:“不是就最好了,谁要跟他们一起玩啊!”说着上前牵住小公主的手,笑嘻嘻道:“我们两个一起玩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柳冰。”对于这个初见的男孩儿的热情,她有点怕。

“我叫苏梓焱!”男孩儿笑容明媚:“我们两个来玩过家家好了!你这么好看,做我的新娘吧,假装今天是我们两个的婚礼好不好?”

他欢快的笑着,笑容像一束温暖的阳光,那个夏天,深深地照进了她那颗朦胧的少女之心。以至于很多年后,柳冰还是会无意间想起,那个充满恶意的下午,在她被整个世界抛弃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