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穿书后我靠演技洗白 紧缚 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18禁

更新时间:2020-04-26 06:02:51

《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穿书后我靠演技洗白 紧缚 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18禁 连载中

《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小汘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崔栩,张余歌

主角叫崔栩,张余歌的小说是《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它的作者是小汘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崔栩颐忽然松开了手,张余歌猝不及防的掉出去,有些狼狈的趴在地上。虽然有些懵,但她还是很快爬起身来。却没有立马追下安全通道去,她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崔栩颐忽然松开了手,张余歌猝不及防的掉出去,有些狼狈的趴在地上。虽然有些懵,但她还是很快爬起身来。却没有立马追下安全通道去,她盯着他,目光灼灼:“走,跟我去解释清楚!”

崔栩颐右眼下的肌肉明显跳了一下,他似乎有些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脑袋微微向左倾斜。

张余歌眉头紧皱,按开了电梯,死命拽着崔栩颐往电梯拖:“我们很早就结束了,我离开你以后找到了新的伴侣,他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可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出现在我家,如果你今天不在我家他不可能误会我!求求你了崔栩颐,你做一回人吧好不好,你跟我下去解释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快点,快走啊!”

她再次急哭,又哭又跳的拽着崔栩颐进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合上,崔栩颐默默看着捂脸痛哭的女孩。心脏好似被一只大手攥住,狠狠的拉拽。不是因为他看不得她哭,是因为他终于,终于把属于自己的,完完全全推走了。

当年看见他就笑颜如花,眼中犹如三千桃花灼灼其华的小女孩。终于放弃了她花最单纯的四年一起走过的男人,接受了另一个男人。这不就是他崔栩颐后来期盼的嘛,这不是他梦寐以求的离开嘛?笑啊,怎么笑不出来了?

电梯缓缓开启的时候,他忽然温声说道:“对不起,阿弥——!”对不起,忘了我也好。对不起,你的以后,我不会再染指半分。

张余歌迷惑的望着忽然道歉的男人,真的跟不上他跳跃的脑回路。

崔栩颐一点一点抬起眼睛,好久才扯出一个凄凄惨惨的笑。他看着他的姑娘,眼神认真的好像这辈子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他说:“阿弥,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打扰你的生活。以后……反正我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放手了,这次真真正正的放手了!房子,钱,都是你的,没有人知道这是我的产业。买房时写的是你的名字,转钱动的也是我的私产。你放心,没有关于我的任何麻烦再来找你,你放心好了阿弥!”

张余歌看着崔栩颐,忽然就看到他眼眶中落下泪来。她懵圈的瞧着他,崔栩颐多么想再拥她入怀啊!可是,可是她已经不喜欢了。他知道,他再也不该妄想了。年少成名,享受无数人的吹捧,从来只有他不想要才放手。可到头来,明明喜欢的发疯,却不得不放手。没人理解,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彻底说服自己,彻底让自己陷入无边黑暗。

“阿弥,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抱歉!”

他甚至没有说再见,因为他知道,没有再见了。他生了病,生了治不好的病。从得知自己没几个月可活的时候,他就开始精心谋划。像电视剧小说里怎么都写不烂的狗血剧情,他故意和她的妹妹夏甜在一起。将她抛弃,伤害,甚至不惜解除婚约。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她能恨上他,离开他。这样即使最终他死了,她也不会那么伤心。她可能会仰天大笑,解气的说他终于死了,恶人自有天来惩之类的话语。然后住在他为她准备好的家里,花着他留给她的钱。没人会知道这些房子票子,因为他已经抹去了一切他和她的痕迹。在外人记忆里,她最多就是曾经和他在一起过,后来被妹妹翘墙角,被甩了的可怜女人而已。

她会好好的在J市生活,远离她的养父养母。她会找到新的爱人,会很幸福的生活。她会忘了他,忘了曾经那段以美好开始荒诞结束的感情!

就这样,一切兜兜转转,回到最初!

崔栩颐离开了,没有依张余歌的,去找那个男人解释。或许放手是他最后的尊严,解释?不可能!

瞧着他长腿一迈坐上豪车,看着豪车快速开走。张余歌无能为力,她跑进安全通道大声喊着,可那里面空空如也。

她快步跑出去,心中又失落又着急。河图羽一定是误会了,今天她还跟他说别来她家呢。若是加上今天的事情,不就是妥妥的实打实的让他误会嘛!他连花都扔了,他会不会不见她了。他会不会,会不会不喜欢她了!

苍天,这可是我张余歌的第一个男人,不能这么戏剧性,不能这么对我啊!

她恨不得跪倒在地上,双手高举抬头望天,仰天长吼,要是这时候再来点雨就更好了,应景。

“何图羽——!”她大喊着,顺着路往小区门外追出去。一边急着,一边又觉得好笑。这人一个瘸子,怎么跑这么快?难不成每一个受到刺激的人都能拥有超能力不成?

河图羽是先他们一步从单元门出来的,他踉跄着找到放在楼下的轮椅,失力般瘫倒在轮椅上。闭上眼睛,尽力让脑海平静。

自己好像冲动了,会不会……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呼——”不想,不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转动轮子,往小区外走。

星空下,他出了小区,打预约司机的电话叫司机来接他。刚走到马路对面,忽然听到身后张余歌的呼喊声。明显她看到了他,河图羽抓着轮椅的手加大了几分力气。沉思片刻,还是没忍住回了头。

行人通道亮着绿色的灯,张余歌喊着,瞅了一眼绿灯飞快的向河图羽的方向跑过来。

那辆路边停车位的银色轿车也在那一瞬间亮起车灯,跟刹车失灵一般失控的朝张余歌撞来。

河图羽急着想要站起来,却失控的弄倒了轮椅,趴在地上想要大喊她躲开。但是你知道,在那一刹那,也许不到两三秒的时间里,什么都来不及。

破碎的灯光,轮胎划过地面发出的刺耳声。“嘭——”碰撞发出的巨大声响。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重力甩了出去。腾空旋转跳跃闭着眼,呈抛物线一百八十度飞跃……然后实在的摔在厚实的马路上。

张余歌暗道倒霉,扶着老腰从地上往起来爬。当然,什么腾空旋转跳跃闭着眼,呈抛物线一百八十度飞跃都是她想象的。实际上,那辆车快要冲到她跟前的时候,从马路那边斜冲过来一辆车,撞在这辆银色轿车车身上,改变了她被撞的悲惨命运。但由于冲击力太大,那辆半路杀出来的车撞上银车以后反弹了一下子,蹭倒了张余歌。

快速查看身体,不幸中的万幸,也只有胳膊被划了一道十厘米长的口子,手掌心和脚腕擦破了些皮。

车灯在夜色里发出晕黄的光,细碎的灰尘在灯光里缓缓飘落。河图羽高悬至九万里的心猛的落下,趴到在地上大口喘息,惊起一身冷汗。

林楠灏打开车门,快步跑上前扶起张余歌。是的,他就是那辆半路斜冲出来救她命的车主。

被崔栩颐赶出去以后林楠灏在J市飘荡了一天,越想越气,最终开着车回来。想着要是崔栩颐还在,就找他好好理论一番,若是他不听,那就打一再理论架。

谁料快到小区门口时,就看到夏弥要过马路,前方一辆银色小车试图向她撞去。他来不及考虑,加大了马力,向那辆车撞去。这才避免了有可能发生的悲剧,挽救了苍生拯救了一条性命。

啊,林楠灏感觉自己是个英雄,还很帅!哈哈哈!

河图羽忍着身上销魂蚀骨的痛意,从地上爬起来。满头大汗,颤颤巍巍的向张余歌走来。此时,什么男人什么误会全都不重要了。看到危险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一瞬间,心中出现从未有过的忐忑。他好怕,他好怕她会这样消失!

他瘸着右腿,忍着钻心的痛意。很艰难的蹲下,骨头明显发出咯吧吧的声音。瞧着被陌生男人扶着的张余歌,他颤着声,小心翼翼的问道:“阿歌,你没事吧?”

张余歌已经爬的差不多要起来了,林楠灏又跑过来将她拖拽着半坐在地上。河图羽过来不管不顾的捏住她的肩胛骨,配上她刚好伤了的手臂,“嘶——”疼到抽搐啊啊啊!

“没事没事,你两先撒手唔唔唔唔——”她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躺在地上蹬着双腿。那种痛真的哦吼吼,透心凉心飞扬!

林楠灏自然不用放手,毕竟抓到她痛处的是河图羽。河图羽急忙松了手,然后手足无措,瞧着她右手手臂不停流着鲜血,心下只觉得更痛。

三个人都在这里时,那辆刚刚打算撞向张余歌的银色轿车猛的打一个转,电光火石间风驰电掣的离开了。林楠灏着急的要河图羽照下那车的车牌号,奈何银色轿车绝尘而去,根本没有留下半点让他们抓住把柄的机会。

张余歌毕竟没死,假设如果刚刚林楠灏没有出现,恐怕现在她已经回到现实去了。比起死亡,身上这点真算轻伤。

可这不代表不用治疗,胳膊上这么大的口子不停流血,这两个男人是傻的嘛只顾着来摇她然后问有没有事,倒是干点实质性的事情啊!果然是言情小说世界,通常女主受伤,男主男二都在身边,然后互相祈祷、安慰、说一些我爱你你爱我的话最后在深情拥抱。

可是拜托,麻烦尊重一下伤势好不好。常识不知道嘛?受伤了不及时处理,要么破伤风要么流血过多而死。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诉衷肠的时候,情情爱爱的可以到医院治疗后再说嘛!日月长长在,何必把人急坏。

唉,拿什么来拯救他们的思想?

“那个……我先不跟你们介绍对方了。拜托……可不可以先打个救护车电话,我觉得我可以抢救一下!”胳膊的大口子上鲜血如涛涛江水喷涌不息,本来也没多大事,但血流不止到现在,真不是矫情,她已然嘴唇发白。

河图羽林楠灏二人这才反应过来,林楠灏摸了摸口袋,意识到手机落在车里没带在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