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落月西斜尽》绯月西斜作品 straight(直人文) 落月西斜尽NP文

更新时间:2020-06-10 06:02:01

《落月西斜尽》绯月西斜作品 straight(直人文) 落月西斜尽NP文 连载中

《落月西斜尽》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路大顺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苏合香,苏长容

主角是苏合香,苏长容的小说《落月西斜尽》此文是路大顺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视线被遮住,虫鸣声此起彼伏尤为明显,苏长容从来没有听过,问:“姐姐,这是什么声音?” “有虫鸣,风声,树叶彼此摩擦的声音,还有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视线被遮住,虫鸣声此起彼伏尤为明显,苏长容从来没有听过,问:“姐姐,这是什么声音?”

“有虫鸣,风声,树叶彼此摩擦的声音,还有天地间的灵,它们都在低语……”

“灵?”

“对的,灵,不只是人有灵魂,天地万物,都是有灵的,你仔细听,它们都在和你说话呢……”

苏长容仔细感受了一下,依稀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耳畔说话,声音空灵,像山涧的泉水回响,喃喃私语,如醉如痴。

“……真好……是精灵吗?”

苏合香笑了,揭开他的遮眼布条。苏长容眼睫颤抖,上面闪着莹莹水光。缓缓睁眼,漫天星宿映照在眸子里,眼里装满了星星。他泪水再也止不住,哗啦就溢出来。

“你看……”

苏合香装作没看到他的眼泪,抬起手,一只萤火虫在羊脂白玉般的掌心跳跃。它小小的身影随着苏合香掌间流出的荧光飞舞,苏长容的视线顺着它流动,很快,视线所及处,大片大片的萤火虫从草丛里、树林间漫出。

像梦一样。

(PS:撩妹技能,撩弟也是可以的,恭喜苏合香喜提迷弟一枚)

苏长容看她的表情,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也不为过。此时岁月静好,苏合香见他已经好多了,心头一块大石头也就落下,便不和他忽悠。待荧光散去,摸摸头表示安慰,就拉着苏长容去做任务。

这次是要采集白月花,那花说是白月花,可是真正开花的时候,却不是在白月光下,而是在无月的晴夜里。就如今夜。白月花开花之前要吸收天地灵气,但喜阴,因此多生长在阴暗地。周围也可能有阴邪之物,不过都是小场面,很容易应付。

苏长容现在需要历练,快速的成长,苏合香带着他,只能先让他学着做一些简单的任务,时不时帮衬一把,等他熟悉了,才会放手让他自己操控。

饶是如此,苏长容还是觉得很吃力。但是他也知道今时不同往日,因此哪怕浑身都是淤青挂彩,也咬牙坚持,不肯让苏合香帮忙。等最后一缕恶灵散去,苏长容才手扶着长剑,拖着身体去摘下白月花,放进储物袋。

抬头朝着苏合香开心的咧嘴一笑,两排白牙在夜里尤为明显。

苏合香宠溺的摇头笑,拿出一张符咒单手掐诀,一阵阴风吹过,汉宫秋正屈膝蹲着,手提一只还在拔毛中的鸡,呆呆的出现在苏长容面前。

拔毛的动作未改,汉宫秋显然毫无预兆就被拉过来了。好在他呆愣了片刻就反应过来,把鸡往储物袋里一塞,又恢复一派正经公子模样。侧首瞟苏合香一眼。

“都说了用什么什么咒之前给个信号,万一我在洗澡可怎么办?”

苏合香皮笑肉不笑,扯着嘴皮子道:“话说我家还是买得起做好的**?你上哪弄来的没拔毛的活鸡?还有,长容受伤了,赶紧看看!”

苏长容一张脸表情很是精彩,也不知是想要笑还是想要生气。鉴于不想让苏合香难堪,也就乖乖让汉宫秋检查包扎,同时用苏合香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对汉宫秋八卦道:“汉宫秋……你和姐姐……”

汉宫秋拿出随身绷带,心无旁骛的就着夜明珠的光给苏长容包扎。闻言抬头,眸子里毫无杂念的看他,“嗯?怎么了?”

那眼神实在清澈,看不到一点坏心思。苏长容虽小,但对儿女之事却知道得不少,也知道自己的姐姐就快到了及笄年纪,到时候就可以准备出嫁,如果是汉宫秋,他虽然谈不上满意,却也不觉得厌恶。

仔细想想,在他心里,好像他所知道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配得上他姐姐。

如此一想,也就没什么好排斥,话到嘴边又收回去,别开头不愿多说,“没什么,你快点,等会还有门禁!”

汉宫秋打结的动作一紧,表示完工。苏长容吃痛,刚刚建立起来的形象骤然崩塌,脸色冷下来,后来竟是一句话也不肯说。苏合香无力耸肩,三人懒懒散散又走回原路。

汉宫秋抬头看一眼天色,也并不十分晚。待问了门禁时间,两手一拍,开始在山林间三三两两的拾起干柴。等走到一块平地时,他怀中已经有了一堆。

星火燃起,很快就烧成一团。苏合香配合地从储物袋拿出一袋水,把鸡简单冲洗,汉宫秋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作料撒上。两人配合完美,像是经验老道的熟手,一只烧鸡很快就在火堆上翻烤。

苏长容表示惊奇,露出和白通一样的孩子才有的天真,烤肉味蔓延,令人垂涎三尺。

林间传出人影晃动的动静,苏合香敏感的竖起耳朵,来不及做别的事情,掐诀迅速将汉宫秋送回。汉宫秋胸前荧光一闪,整个人凭空消失。而阴影里,走出来另一个人。

“哟……小日子还可以嘛……”

吴半夏从树下走来,苏合香看他一眼,感叹吴家的人都一个样,全都喜欢从暗处出来,深怕别人不知道这种“特色”。

苏长容明显有些激动,肩膀抖个不停,怒气都快从鼻子里喷出来。苏合香对他摇头,示意他冷静,不可激动,苏长容这才收敛了火气,拿起一只鸡腿背过身去不看他们。

“这里可是子胥山,你私自进来,也不怕被当做什么间谍给抓了。”

半夏纨绔一笑,“子胥山我自是不会进去,可是,这里已经是常乐峰边界,我为何不能来?”

苏合香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合着汉宫秋东走西走,本来收集白月花就已经是在子胥山的边界,现在直接出了那个范围,跑到常乐峰来了。

“长容,你先回去。”

“姐姐?!”

“听话!”苏合香不容他反驳,在其背上快速画着传送符咒。单手一推,不肯离去的苏长容就消失在虚空里。

此时只剩下两个人,苏合香也不拐弯,直接问道:“你待如何?”

“不如何,老朋友了,见面和至于如此生疏?苏合香,这么见外,真让人伤心。”

“哦?你也会伤心?”

苏合香不着痕迹往子胥山退,吴半夏知道她打什么主意,猫捉老鼠般玩弄起来跟上。

距离渐渐逼近,吴半夏显然有恃无恐。两人就这样推搡拉扯,你一言我一语,不一会苏合香就被圈在一棵大树和吴半夏的双手间。两人隔得极近,连呼吸声都听得见。苏合香脸上出现慌乱,警告道:“吴半夏,你若再纠缠不清,小心我不客气!”

“你也不过如此!”吴半夏捏住苏合香的下巴,细白的脖子就在掌下,仿佛稍微一用力,她就会在他手里香消玉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