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孪生罪》孪生罪于冰 419文 孪生罪出柜

更新时间:2020-06-24 06:03:20

《孪生罪》孪生罪于冰 419文 孪生罪出柜 已完结

《孪生罪》

来源: 作者:于冰 分类: 主角:梁羽,沈嘉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于冰原创的豪门世家小说《孪生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梁羽,沈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你嘟囔什么呢?”康宁问我。 “我总觉得梁羽的案子和二队负责的连环杀人案有关系。”我说:“凶手好像对脚踝有种特别的怨念。” “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嘟囔什么呢?”康宁问我。

“我总觉得梁羽的案子和二队负责的连环杀人案有关系。”我说:“凶手好像对脚踝有种特别的怨念。”

“可是发现第二块脚掌和发现梁羽的尸体是同一天啊!都是五月十六号。”谭林森说道。

“你傻啊!同一天发现就是同一天被害啊?再说了,谁规定连环杀手不能一天杀两个人啊?”康宁说道。

“你这会儿脑子转的还挺快。”我戏谑他道。

“谢谢啊!”他白了我一眼。

“现在几点?”倏地,我问。

“北京时间二十一点二十分,怎么了?你要请吃饭啊?”谭林森问我。

“我想去夜店。”我说。

“什么?”康宁有些吃惊。

“也许我们可以从梁羽常去的那家夜店打听一些消息。”我说。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夜店也快到了扎堆儿的时间了。”罗桢说道。

“可以我们还没有吃饭啊!”谭林森边说边拎起衣服准备同我们走。

“还吃什么饭啊!破案要紧。”我说。

“诶我说,你这个同志的觉悟挺高啊········”

车上常备工作餐,我们一行人的肚子就在路上解决了。来到了那家听余光说的名字叫做“背客”的夜店,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夜店要取这样一个名字,但是总觉得还挺吸引人的。

到了背客这家夜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一点了,刚进去,耳朵都要炸锅了,距离我上次去夜店都已经两三年了,那个时候好像还很欢腾,现在真的是闹不动了。

我们通过前台找到了这里经常为梁羽一行人服务的调酒服务员,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高个子大男孩,名字叫“索九”。

本来以为是为了卖自己调制的酒,故意取得名字,后来在身份证上证实了确实叫这个名字。

“我们不会占用你太长时间的。”看他东张西望的,谭林森说道。

“警官你们问吧。”他开口道,看样子二十岁左右。

“这个人你认识吗?”康宁拿着梁羽生前的照片问道。

“哦,这是羽姐,我们店里曾经的常客。”他说。

“你说的羽姐全名是?”康宁问。

“我们都叫她羽姐,不顾她好像是姓梁吧,梁羽。”索九说。

“为什么说是店里曾经的常客?”我问道。

“唉,她们家不是破产了吗?她哪里还有钱来这里造啊!不过后来听说她也开始做我们这行了。”索九说。

“你们这行?什么意思。”我本着让对方尽可能详细说的原则,问道。

“就是成了坐台小姐呗,不过听说是在性男性女,没在我们这边。”

“什么性男性女?”我诧异道。

“哦!就是同样火爆的另一家店。”索九说。

“为什么要去别家?不是经常来这里吗?”我问。

“是经常来这里,也确实是对这里更加熟悉,但是角色可就完全相反了,一个千金大小姐沦落为坐台小姐,她的脸往哪搁啊!”我从索九的口气中好像还听出了一丝心疼。

我看到康宁正拿着平板看着一份非常详细的关于性男性女那家夜店的信息,不用说就是让沈嘉发过来的,沈嘉可谓是一个高级网警,全方位短时间的搜集完备信息似乎不在话下。

“警官们,是不是梁羽他们家的生意出什么问题了?”须臾,索九开口问。

“什么?”许是我走神了,没听明白便问道。

“那你们怎么来问那么多关于梁羽的消息啊?”

二十出头的他如果不是一个绝佳的演技派,但他的表情和说话的口气来看,他还不知道梁羽已经被害。

“你上次见梁羽是什么时候?”我问道。

“呃·······他们家破产之后我见了她一次,应该是半年前了吧。”他说道。

“好了,谢谢你的配合。”倏地,康宁说着起身,并示意我们也起身准备离开。

只是我的询问计划还没有完成,我总觉得应该还可以从酒吧服务员索九那里再获取到有些信息。但看康宁面色凝重,莫非是他突然发现了些什么线索?

索九刚回去,康宁便开口道:“你们看这里。”他将平板电脑递到我和谭林森这边说:“这是刚刚我让沈嘉发来的一份关于性男性女的全方位资料。”

在那份资料的某部分写着“坐台小姐被强暴后用酒瓶砸伤顾客·······”之类的话。

不知怎的我对“坐台小姐”这个词语莫名的敏感,我们即可赶往性男性女这家夜店,同时也让沈嘉进一步的查明那条消息的详细信息。

这次我们并没有从前台也没有从任何一个服务员入手,而是直接找到这家夜店的负责人,说明我们的警察身份。

这是一个叫做汤尼的年龄约在三十五岁左右微微发福的管理层,在我们还没有开始询问什么的时候,他一再说明这是他们公司经营的迪厅,并不是夜店。而且名字也不是性男性女,而是型男型女,只不过说的人多了,三人成虎,便变了味道。

“我暂且不管这些,我们来是问一下半年前你们这是不是发生了一起强奸事件?”担心他受不住然后不承认,我暂时没有用强奸案件这个词汇。

“·······是的,但是我们已经完全处理好了。”他还是比较聪明的,主动承认了。毕竟在他看来,我们一行四人在大晚上的时候突然造访,定是掌握了一些证据。

“那么被强奸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是·······呃,我记不得了。警官,您知道这么大个店,每天都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半年前的事情我实在是记不得了。”他说道。

对于一个管理层而言,也许受害者的名字他是真的记不得了,也许他是在推搡,毕竟那么大的事情,而且梁羽家破产前,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时候来了收到邮件的声音,我朝康宁那边看去,是沈嘉发来的。

康宁没有说话,而是将那张电子版的图片放在我眼前。我大惊,沈嘉真是了不起,这正是某个摄像头拍摄到的当时的场景,梁羽的衣服被撕扯下来,身上满是抓痕。这张图片的下面是经过技术处理过的高清图像,梁羽的私处被沈嘉做出些处理,算是对死者的尊重。

照片上只能看到该男人裸露的背面,但不知道究竟是谁?

“好,忘了名字没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不是这个女人就好!”看到梁羽受到的奇耻大辱,以及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叫做汤尼的铁石心肠的人,我有些发怒道。

我将平板信息给他看,我注意到了他脸色已经发生了变化,须臾,“是的。”他说。

“而且······”他吞吐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