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婚途》婚途似锦 主角是苏云,白梦才的小说 婚途罗御

更新时间:2020-06-24 06:04:44

《婚途》婚途似锦 主角是苏云,白梦才的小说 婚途罗御 已完结

《婚途》

来源: 作者:染娘 分类:豪门世家 主角:苏云,白梦才

《婚途》是染娘写的一本豪门世家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婚途》精彩章节节选: “就是,还做什么白日梦呢,小三都得去死!” “呵,长得好看了不起了?还不是小三的命,以为自己有多高贵呢?” 不!她不是小三! 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是,还做什么白日梦呢,小三都得去死!”

“呵,长得好看了不起了?还不是小三的命,以为自己有多高贵呢?”

不!她不是小三!

她从头到尾是那个男人的合法妻子!

“住嘴!你们都给我住嘴!”苏云闭眼捂着耳朵大声嘶吼,弯着瘦小的身子靠在墙角边上。

“啪!”

紧接着狠狠下来了一巴掌,将她的脑袋打得撞上了坚硬冰冷的墙壁,大脑像炸开一样传来难受的阵痛,耳边嗡嗡作响,眼前是她们扭曲而模糊的丑恶笑脸。

脸上火辣辣的刺痛让她想起了曾明和白梦不屑的模样,她们咧开嘴在笑,姿态高高在上,如同胜者为王。

这一个耳光将她打醒,激起了她因屈辱而起的怒火和怨恨,心底的不甘和倔强汇聚成力量,苏云爆发了,她猛地用头去撞那个女人的胸膛,将她撞得跌在了地上。

苏云睁着憎恨和愤怒的眼神,像刺猬展开了尖刺的防备,警惕而危险,她红着可怖的双眼,用自己破碎的喉咙声嘶力竭,“你们凭什么这样说我?!她白梦才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三!她白梦才是真的贱人!是她抢了我的老公,是她!!她抢走了我的一切!!”

被猝不及防推倒的女人没想到苏云还有力气反抗,她目光闪过阴冷狠厉的光,“还狡辩!打死她这个狐狸精!”

“对!打死她,狠狠的打!”一旁的女人应和着一拥而上,纷纷对着苏云开口破骂,一阵拳打脚踢。

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像是在受刑,苏云扭着身子挣扎着,躲避着,她一边不屈服地嘶哑着“我不是,我不是”,喊得喉咙撕破出了血,满嘴的血腥味。

苏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疯了一样地去反击,她叫,她骂,她咬她们的手和脸,咬出深深的血痕,然后是迎来更加猛烈的暴打。

她被打得浑身火辣疼痛没有力气,浑浑噩噩地喘着粗气,痛苦又麻木地蜷缩在墙角里,张着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她们的打骂像火,愈演愈烈,始终没有停止,苏云呆滞地想,也许她们会把她打死。

一直到牢房的门不知何时忽然被谁打开,急促的脚步声隐约在耳边响起,还有宫城愤怒的厉声喝止。

“都给我住手!”

有一束光落在了苏云空洞的眼中。

看到宫城进来的那一刻,苏云的眼泪几乎是夺眶而出,一瞬间模糊了视线。

警卫们一拥而入,将那几个还在泄愤的女人拉开,扣住她们的手不让挣脱。

宫城推开她们走进去。

看到颤抖着蜷缩在墙角的瘦小身子,宫城心中腾升而起一股带着杀意的怒火,他黑沉着脸,语气冰冷,“把她们都抓起来,关到其他地方,等我处置。”

那些女人被宫城的气场压迫得有些害怕,带头的女人忙神色慌张的开口辩解。

“冤枉啊警官!是她先出口骂我们的,还想用脸盘打我们,我们气不过才还手的啊!”

其他女人见风使舵地应和,“就是,就是,她还想欺负我们老实,还侮辱我们是贱女人呢!这个女人恶毒的很!”

“我告诉你啊警官,这人可是小三,专门破坏别人家庭的,满嘴都是谎话,她活该被打!别相信她说的话!”

她们此时摆出一副委屈受害者的面貌,厚着脸皮在那颠倒是非,苏云听着她们满口胡言地扭曲事实,掩在散乱黑发下的嘴角扯开一丝虚弱而冷寒的笑。

这些女人输得多么可笑。

那些女人的辩驳,宫城只觉得她们聒噪不已,像一群没有教养的泼妇,特别是当她们说到苏云是小三的时候,他心底对她们多了厌恶,但又多了分猜疑。

“带走。”宫城看也不看她们一眼皱眉冷冷一句。

警员将那些女人带走,宫城将苏云扶起来带去医务室。

虽然那些女人打得很狠,但到底是女人,力气不是特别大,苏云现在浑身上下都跟烫过一样火辣,有些地方痛得难忍,整个人摇摇欲坠。

沸腾的血缓慢冷却,苏云想,她又逃过了一劫。

可她对未来又充满了茫然,五年,这五年里,她还要受多少折磨才能离开这里?

宫城见她步伐有些艰难,过去扶着她的手问她,“没事吧?还能走吗。”

“能……”苏云嗓子干哑了,唇边只虚弱地出来一个字,才发现跟漏了风的喇叭一样难听,于是抿唇不说了。

她敛眉低着头往前走,不想让宫城看到自己鼻青脸肿的狼狈样子。

默了半晌,宫城忽然走到他面前背对着她,他说,“我背你。”

苏云愣了愣,有些受宠若惊又意外地看着宫城,随后又摇摇头拒绝了。

“我待会还有事情要忙,还得监督你去医务室,你可别浪费我时间了。”宫城说完,泰若自然地半弯下了身子。

苏云知道自己走得很慢,但她又不太敢自己一个人在监狱里走动,想了片刻,只好趴了上去。

宫城后背坚实,平稳有力的心跳让人觉得安心,苏云瞬间就放松了下来,感受到了逐渐在内心蔓延的温暖。

她在宫城耳边张了张嘴地低声说,“……谢谢你,宫城。”

苏云的声音很轻,仿佛风一吹就散了般,但宫城还是听到了,他低笑道,“你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我都听得耳朵起茧了。”

到了医务室后,女医生给苏云检查了身体,说都是皮外伤,修养就好,只是喉咙最近不能再用力说话和吞咽了,需要配合药物治疗。

将她带出了医务室,但方向却不是回去的路。

“要去哪里?”苏云跟在他后面疑惑地问。

宫城回道,“去看点东西,待会你就知道了。”

难道是因为刚才在监狱里闹事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但是宫城没说,她也不继续问了。

宫城救了她几次,也帮了她很多,在她心里宫城是个可以依靠的好人,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出现保护她,这足以让苏云对她充满信任和感激。

她相信他不会害她。

走到另一栋楼的一个门前,苏云抬头看到门上三个字,审讯室。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