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欠我一个早安吻》欠我一个早安吻全文免费阅读 字母文 欠我一个早安吻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7-14 06:03:11

《欠我一个早安吻》欠我一个早安吻全文免费阅读 字母文 欠我一个早安吻同人女 已完结

《欠我一个早安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祝南星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程苏,孟春华

《欠我一个早安吻》由网络作家祝南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程苏,孟春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可余兮无论如何向没想到,程苏夏前脚上了车,车窗风一吹,她看上去像是清醒了一些:“掉头回去。”司机没多想,看着人像是醒了,自然也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余兮无论如何向没想到,程苏夏前脚上了车,车窗风一吹,她看上去像是清醒了一些:“掉头回去。”司机没多想,看着人像是醒了,自然也就听了她的话,方向盘一打就调头了。

程苏夏眯着眼睛扫了二维码,然后晕晕乎乎的在禾丰路下车,笔直笔直往杂货一条街走去,一边走一边就开始流眼泪,可怜的就像一个走失的小女孩。

她在“杂货店”门口驻足,呆呆地盯着那个招牌,瘪着嘴呜呜地哭,两步走过去,往门口的凳子上一坐,就靠着那张小桌子,眼泪哗哗往下跟不要钱似的淌。

其实这会的程苏夏并不清醒,酒意上头,反而是迷糊了,只觉得自己满腹的委屈已经控制不住的往外涌。平时的克制、理智、得体全都没有了,她只是一个失败的人,一个孤立无援的失败者。

连川在前台收银的时候就看到了程苏夏了。

那个昨天刚在门口哭过一轮的姑娘,今儿个又跑来哭。

连川头都大了,怎么自己店门口是块风水宝还是个忧郁蓝岛,怎么就天天跑来哭呢?

“小拼,来,招呼一下。”连川叫来一个人接了他手里的活,然后自己披上外套就推门出去了。

往程苏夏面前一坐,犹如一座大山。

“姑娘,你怎么又跑来哭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哭去街上派出所哭……”连川话都没说完,怀里突然扑过来一个软绵绵的人,她把脸整个埋进连川怀里,两只细白的手揪着他的外套,像是有了依仗似的,嚎啕大哭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声嘶力竭。

连川尴尬地坐在那里,顶着路人仿佛在看负心汉的谴责目光,只觉得如芒刺背。

他低头嗅嗅,嗬,好一阵酒气。

“你又喝酒了?”

程苏夏猛然抬脸,脸上不知道是因为冻得还是因为情绪涨的通红通红,就像东北那圆咕隆咚的红皮白萝卜。

“我没喝多。”程苏夏打了个酒嗝,摇摇头,“我才没喝多,我清醒着呢。”

得,昨儿是清醒的,今天可未必。

连川小心翼翼把人扶开,哄一个醉鬼就像哄一个小孩:“好好好,你清醒清醒,你家住哪?我叫车送你回去,大冬天,你可别在外头哭了。你到底是失恋了啊?还是失业了?”

也就随口一问,却像是戳中了她的伤心事。

程苏夏悲从中来,越发难过。

也不管面前的人是谁,认不认识,眯着一双婆娑泪眼,磕磕巴巴地诉说自己苦难的遭遇。

连川听着,从那些只言片语里组织起来一个故事。然后脸上不知道是个什么表情,像是回忆,又像是恍然,过会儿又是一阵讥讽。

极小的声音,呢喃了一句:“原来,你是阮双的学生啊。还真是,单纯的可以。”

说着说着,许是冷了,程苏夏一个喷嚏。

全打在了连川的外套上,正好胸前一块,真是膈应的不行。

可那醉鬼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脸上挂着眼泪,还挤出一个难看的讨好的笑,挥着自己的手,像是要给他擦擦。

连川大掌一捏,把她两只手都捏在了手里,头疼。

“我送你去派出所吧。”

程苏夏没听明白,迷迷蒙蒙抬头,拧拧眉:“嗯?”

连川不想跟醉鬼说话,把她拉起来,两人还没迈步走。

突然面前就扑过来一个花蝴蝶似的身影。

“儿子!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来人穿一身花棉袄,烫着老年舞蹈团最流行的卷发,未见人先闻声。

连川脑子“嗡”一下,浮出两个大字:完了。

——

连川都来不及说话,就被自家母上丰腴的身体挤到了一边,然后“轻手轻脚”扶住了程苏夏,捏着程苏夏那张小脸看了半晌。

“这姑娘,多水灵啊。”

程苏夏:“嗯?”

连川:“……妈……”

孟春华女士:“儿媳妇,大川怎么欺负你了,跟妈说,妈给你做主。”

孟春华女士刚刚在一边小角落里看得明明白白,这姑娘一来就坐在门口哭,自家儿子一出来,姑娘就扑进了儿子怀里,儿子说什么失恋,姑娘眼泪流的看着可心疼了,这不是儿媳妇是什么!就是!

程苏夏可怜巴巴地看着孟春华女士,又看看她身后扶额的连川。

傻乎乎露出了个笑,随即又瘪了瘪嘴,颤颤巍巍叫了声:“妈~”

“欸!”

再然后,程苏夏两眼一翻,醉昏了过去。

孟春华女士把醉昏过去的程苏夏往连川怀里一塞,双手叉腰,手腕上吊着一个红色的小包包,晃来晃去,指挥了两下。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媳妇抱上去,可怜我们小乖乖,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渣男!”

连川半搂着程苏夏,手长脚长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

“妈……不是……”

“不是,不是什么?不是能往你怀里扑,不是你能搂着她。我是这么教你的吗?”孟春华女士的胸脯起起伏伏,可见气得不轻。

连川自知跟孟春华女士解释清楚,这位女士脑子里是自带剧本的。

投降,投降还不成吗?

他看看怀里的程苏夏,暗道:算了,让你得逞一回。

想着,就把人抱了起来,像抱一个小娃娃一样,一手从她的臀下环住,往上一举,程苏夏的脸就栽进了他的脖子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一阵往他脖子里吹,闹得连川一个大男人都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就对了!”孟春华女士拍拍手,往前一步,替连川开了门,然后十分热络地朝店里的员工打招呼。

连川黑着一张脸,抱着程苏夏,径直穿过人群,绕到店后面的院子里,上楼。

一顿操作猛如虎,看呆了所有的员工。

怎么就出去了那么一下,就抱了个姑娘回来?

孟春华女士把外套一脱,卷起袖子就去帮忙干活,一边干活一边大剌剌地说着:“我儿媳妇。俩人这闹别扭呢,人家小小一个姑娘家都来找他了,他还拿乔,不像话。”

满屋子员工更懵了。

老板,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

——

楼上。

连川把程苏夏往客房床上一扔,看着她自己咂咂嘴,然后摸摸床,卷起一角被子钻进去。

无语。

连川走过去,揪了揪程苏夏的脸颊。

“就那么喜欢我?”

他有些无奈,这都多少年了,居然还念念不忘,可见也是个痴情的。

算了,对她还是好一点了,小姑娘也不容易。

给她掖掖被子,关灯出门,正打算关门的时候。

程苏夏突然诈尸一般惊坐起来,直勾勾地看向连川。

小姑娘中分的长发有些散乱,脸蛋还有余红,一双猫儿似的眼睛里氤氲着水雾,迷迷蒙蒙看着人,一幅任人为所欲为的模样。

连川被那双眼睛“刺溜”电了一下,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竟然有一种酥麻感从他脚底板直往上蹿。

“抱……”她嗓音里透着被酒精泡过的嘶哑,尾音拉的绵长又粘腻。

连川猛地关上门,背靠着门板大口喘气,半扭着头往门板方向看了一眼,低声道:“见鬼了,真是见鬼了。”

下楼的时候,心跳还是乱的。

连川用力地捂了捂,吸进一口凉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