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荣归》华盛荣控股有限公司 立场倒换 盛荣归调教

更新时间:2020-07-26 18:03:15

《盛荣归》华盛荣控股有限公司 立场倒换 盛荣归调教 连载中

《盛荣归》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荀袱栀2.0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李月珺,秦墨

《盛荣归》作者:荀袱栀2.0,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李月珺,秦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傍李月蓉心里不乐意,一千两也太多了。奈何秦墨在这里,李月蓉只好在心里想想,不露形色。 李月蓉自从前年偶遇宣王后,她就芳心暗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傍李月蓉心里不乐意,一千两也太多了。奈何秦墨在这里,李月蓉只好在心里想想,不露形色。

李月蓉自从前年偶遇宣王后,她就芳心暗许,这辈子只嫁宣王。看着宣王温柔脸庞,李月容心里生出妒忌。‘为什么她如此蠢笨,还偏偏这般好运,若自己也是嫡母所出,宣王肯定会娶自己。’

李月珺察觉到李月蓉眼光,一直落在秦墨身上。心里叹气:‘原本以为宣王身上儒生气质太重,不会有太多女子仰慕他。没想到跟宁王一样,是位芳心纵火犯。前有林树瑶,后有李月蓉,今后日子不好过啊!!!’

李月珺刚刚回宣王府没有多久,嫁妆和额外一千两就送到府上,可把夏央高兴坏了。

李月珺心里窃喜,有钱了,可以买装备。

清点完后,把秦墨送的礼全部归回给他,欠久了可是要收利息。

秦墨看着她让人送回来单子,表面气愤不已收下,心里高兴万分。

在王府日子可真是清闲,可能是因为没有那些莺莺燕燕,府里太安静,才一天时间,李月珺觉得过了好久。

晚上李月珺在软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这几天事情。长宁街那位托自己问话公子,还有死在长宁街青年,还依稀听到秦墨在说什么‘都城不安全。’

吡吡~

李月珺叫醒睡在小床上人,夏央睡眼朦胧,“姑娘,你闹什么?现在已经酉时,你不睡觉吗?”

“不过子时我是不会睡觉,起来陪我聊聊天。”李月珺睡眠时间可是标准当代年轻人,完上不想睡,白天起不来。

“啊~子时才睡啊,姑娘你心疼心疼小夏央,我们说一会儿就睡吧!”夏央睡眼迷离,脑子一半已经进入睡眠状态。

李月珺坐起来裹上被褥,“淮凉城有什么好玩、好吃、药铺之类?”

“姑娘,我也很少出门,这些事要花月才知道。”

“她知道,好像也是,她经常偷跑出去。看来明天我们要出去逛逛,不然这日子太难熬。”水月没有递消息来,秦墨在家里是无趣的人,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

“好吧!那我考考你,我以前和张玉灵很熟吗?”原主记忆断缺,关于张玉灵记忆有些模糊。李月珺既不想冤枉什么人,也不想放过那些曾经欺负原主的人。

夏央还真以为自家姑娘是考自己,把自己知道都说了。

当年张玉灵母亲和齐氏是主仆,齐氏气质如兰、才情过人,被多少王公贵族所追求。齐家当年主家人是三公之一‘太尉’,而张骑(现在太尉)只是齐家麾下官员。

十年前齐家合家离开淮凉,不知去了哪里,皇上给众人说词是‘齐老年事已高,很多事情有心无力,现在准许告老还乡。’

两年之后,李信发妻被一场大火带走,留下有些痴傻李月珺。

“原来我以前就有点傻?”李月珺还以为是一年前摔倒有关,原来是先天性。

“是的,姑娘你不是足月出生。我小时候听夫人说,你刚出生时候就没了气息,接生姥姥刚说完,你就大哭起来,把产房的人都吓坏了。”

一出生就没有气息,这事太奇怪了。

“那后来,我和张玉灵是怎样相处?”

夏央皱了皱眉,说道:“小时候还好,自从夫人死后,她就很少来看望姑娘你,为人还有点小气,曾经还和二哥儿联合起来欺负你。”

“还有这些事啊?”李月珺对于远一点记忆更加不清楚,也就近几年还可以。

太尉之女,李月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姑娘,她现在可是贤德妃,四妃之首,你可不能轻易得罪于她。宣王势单力薄,保不了你。”夏央担忧说到。

“贤德妃,确定不是闲得废?你放心,小夏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加倍奉还。”

说了这会儿话,李月珺有些口渴,走下床去喝水,对窗外说道:“听了这么久,还不进来?”

吱呀~

素心推门而进,手里拿着早已冷掉茶水。平静和李月珺对视,心里佩服李月珺这么厉害。素心曾是江湖人,‘神偷尾燕’就是指她。她来王府是报答宣王当年救命之恩。

李月珺拿过茶水,自己给自己倒一杯,其实她不知道门外有人,但她想起今天白天的事,不用想,她都猜得到。秦墨执意让她收下双素是着她,既然秦墨防着自己,那双素肯定会偷听。

这一切都是靠李月珺的猜想,但为了不让秦墨看轻自己,李月珺决定说一个谎来吓唬双素。

“你轻功很厉害,若不是因为夏央快要睡着,我是断然不会发现你。”

素心听后一惊,她把自己呼吸调成和夏央一致,可这夏央越讲越想睡觉。素心立即把呼吸调成和李月珺一样,就是乘这空隙,李月珺才发现她在外面偷听。

“王妃机敏过人,素心佩服。”明明不会武功,却有这样警惕心,果然如王爷所说那般。是位奇特女子。

“你不惊讶一下吗?”

素心淡定摇摇头,其冷静模式和秦墨如出一撤。

‘这宣王府都是这样,也太有书卷气息,我不会是进了书院吧?’李月珺心里吐槽。

“诶,你下去吧!我要睡觉了。”

反正离她们宣王府的人远一点,自己可不是读书人,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亮,夏央就在李月珺耳边催她起床。

“卯时一刻,姑娘该起床了。”

李月珺翻身继续睡觉。

“已经辰时三刻,姑娘赶紧起床。”

李月珺盖上被褥睡觉。

“已经午时三刻,姑娘还不起来吗?”

李月珺躲在被窝,懒洋洋说:“午时三刻而已,我还可以再睡一会儿,不要吵我。”

说完之后打算继续睡,夏央很无奈,只能守在床边。

忽然李月珺掀开被褥,惊恐说:“已经中午了?”

“不是,才卯时三刻。”夏央调皮吐了吐舌头,还是宣王办法有效果。

李月珺被骗醒,洗漱之后一脸幽怨去找秦墨。

秦墨正在雅院喝茶看书,听到李月珺脚步声,嘴角微微上扬,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我可没听说妻子每天要给夫君请安,你让夏央诓我起床干嘛?”

秦墨一手执卷,半边身子斜靠在雅院凉亭柱上,微风袭过,晨露落在书卷上。缓缓抬起头来,对李月珺说:“贪吃贪睡像什么?”

“总比你一大早起遛鸟散步要好,你还不到三十岁,居然过上老年生活。”李月珺讥讽回去。

“本姑娘今天心情好,邀你一同去街上逛逛,你可愿意?”

李月珺发出邀请,到底是要过一年,同住屋檐下,互不干扰是不可能。

“不愿意。”冰冷的话从秦墨唇间出来。

李月珺小脸一下子耷拉下来,他还真是直言不讳。本来只是随口一说,现在因为他拒绝,李月珺心里起了反逆。

既然这模式不行,那就换一个模式,撒娇说:“你能不能委婉一点,人家是女孩子。”

秦墨头也不抬回答说:“不能。”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