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梦里寻灯》草上寻灯 HE 梦里寻灯MB

更新时间:2020-08-18 18:04:01

《梦里寻灯》草上寻灯 HE 梦里寻灯MB 连载中

《梦里寻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元木良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赵珏,温阳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元木良原创小说《梦里寻灯》,主角是赵珏,温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背后,拥挤的蝙蝠们争先恐后地想要飞出大门,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下来,门口静坐的的石狮不仅能震慑外人进入,还能防止邪物逃出。 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背后,拥挤的蝙蝠们争先恐后地想要飞出大门,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下来,门口静坐的的石狮不仅能震慑外人进入,还能防止邪物逃出。

皇家陵墓,果然想得周到。

温阳心中庆幸自己把内丹给了赵珏,再加上受伤,目前她内里妖力空空,以至于石狮对她都不起作用了。

不再顾忌身后那群蝙蝠,温阳通过星星辨认大致方向后,朝南边行去。

大梁皇陵四周本就有不少侍卫轮岗值守,按赵珏所说,他是当朝三皇子,如此身份尊贵之人失踪,行宫那边定会派出不少侍卫前来寻找吧,如此一来,只要把赵珏交给皇家侍卫,那些邀功心切之人,定不会耽搁,保准会以最快的速度将赵珏送回去。

内丹解不了毒,只能延缓毒性蔓延的时间,其他的,就只能靠人类的医术了。

然而,一路往南行去,却未曾遇见一人,温阳心中纳罕,可脚下有伤,怎么也走不快。

不好,赵珏身上已经开始发热,毒素已经开始侵入他的身体了,必须尽快找到能带他回去的人!

关键时刻,侍卫宫人怎么一个也不见?温阳愈发焦躁,脑海里尽是不好的想象。

就在走投无路之际,不远处摇曳的灯光,给了她希望,温阳心中狂喜,赵珏有救了!

“那位说了,找到三皇子即刻斩杀,不容有失。”一个公鸭嗓压低了声音对同伴说道。

嗓子眼里的求救声就这样卡住了,温阳僵在原地。

同伴犹豫道:“这······也太狠了吧?好歹是个皇子,说杀就杀,就不怕上头知道?”

公鸭嗓啐道:“知道个屁!上头正炼丹呢,哪有心思管这个,到时候人一死,直接扔到皇陵里去,就是化成白骨也无人知。不过,依我看,那位还是太谨慎了,这么多天都过去了,一个七岁的孩子怎可能还活着?九成九已经投胎去了。”

同伴感慨道:“造孽啊,才七岁,没想到身为皇子竟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怜。”

公鸭嗓不以为然:“帝王家的事也容得你说三道四?我们就是主子手下的狗,哪管得了那么多,你可别忘了,自己的主子是谁。未来可是那位的,差事办不好,现下就要你人头落地,与其感慨别人可怜,倒不如仔细着自己的脑袋!”

两人嘀嘀咕咕的走远了,躲在草丛的温阳全身的血液冻住一般,一颗心直往下坠去。

不管是陵墓里面还是外面,人心都一如既往的险恶啊。

虽然她早已见识过凡人的残忍与心机,但还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赵珏还是个七岁的孩子啊,如此小的年纪,对方却毫不手软,竟是根本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回去!

“哈,小傻子,看来你和我一样,也不受人欢迎啊。”温阳轻叹道。

本以为将赵珏带出陵墓,他去当他的小皇子,她去做她的快活小妖,事情就此结束了,没想到,离开杀机重重的陵墓只是第一步,还有另一个刀光剑影的地方需要他们自投罗网。

温阳复杂地看了一眼面色青黑的赵珏,内心陷入天人交战中。

若是就此将赵珏放下,如果他运气好,兴许会碰上其他正常的侍卫,将赵珏送回行宫,而她就此撤退,寻个地方养伤,俩人都能保住性命,他日再见还能回她的内丹,这是最好的结局。

但,运气差的话,赵珏恐怕会被“那位”派来的侍卫就地抹杀。

她,不能,也不敢去冒这个险。

最后一个选择,既然分不清这些侍卫的真实目的,那么就全部躲开,她亲手将赵珏送到对他来说安全的人身边,如此,才是最保险的做法。

可若是途中碰上“那位”派来的侍卫,她绝没有多余的力气与之一战,只会白白搭上一条性命,到时候,也许他们两个都会死······

花了几百年才有了灵识,修成人身,因为一个小孩子就前功尽弃,甚至还把自己的命搭上,恐怕她才是天下第一大傻子。

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感觉到了她的为难,昏迷的赵珏竟然醒了!

温阳看不清他的表情,只隐约觉得他似乎是笑了,小手缓缓提起,指着天空,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温阳,看,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日出,真美啊。”

她怔了一下,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天色依旧漆黑如墨,蓦地一道道光芒闪过,繁星如雨般陨落。

是流星雨,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赵珏,已经理智不清,病得糊涂了吗?还是眼睛已经······

温阳正待说话,赵珏已经垂下小手,慢慢,慢慢阖上了眼皮。

一瞬间,她的心跳快了几拍,手脚忍不住发颤,深深吐了几口气,稳住体内紊乱的气息,温阳俯下身去听他的心跳。

咚、咚、咚,还好,还在跳。

回过神时,温阳背上已是一片冷汗。

刚刚那一瞬,她是真的害怕了,害怕听不到心脏的跳动声,害怕听不到那个微弱的呼吸声。她变得如此胆小,每一次凑近他的胸膛,都会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害怕什么也听不到。

结论,已经无意识中出来了。

算了,她认了,一路上他们也算是以命换命的交情了,只差临门一脚就成功了,怎么能看他最后关头送了命。

就当是为了在日后自由的每一天里,她不会因为内疚而寝食难安,今天她就再冒最后一次险。只要将赵珏送回去,她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再与她这小小的妖无关。

陵墓十里外,是天子休息的行宫。刚入夜,行宫各处便一片灯火辉煌。

行宫金华殿,主位上,一头顶凤冠,身姿雍容的女人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修长的手指正拨弄着一盆长势旺盛的牡丹花,漫不经心问道:“寻到三皇子了吗?”

跪在殿中的侍卫长秦蔚满头大汗,觑着殿上之人的脸色,小心回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卑职已令守陵卫在皇陵各门方圆五里以内尽数详查,均未发现三皇子的迹象,三皇子怕是,怕是迷路之后,往陵墓更深处去了。”

扯了一堆,净是没用的东西,萧皇后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不满之情溢于言表,讥讽道:“便是三岁小儿,现下也都能猜到了。就是在陵墓里,那又如何?马上寻到三皇子才是你们最要紧的事。”

秦蔚面有难色:“卑职等人虽常年奉命守卫皇陵,却并无进入皇陵的资格,若要进入,还需有圣上的手谕。”

萧皇后扯下几片花瓣,在手心揉弄着,狭长的丹凤眼眯了起来,盯着殿下跪着的人,不紧不慢道:“哦?素闻秦侍卫长办事稳妥,守了这么多年皇陵从未出过差错,可事到如今,却还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啊。”

见殿下那人仍是不解,萧皇后缓了一缓,继续道:“要知道,就连那位国师玉霄子,平日里都对三皇子赞赏有加,圣上虽然不说,心里却相当看重这个儿子,今次得知三皇子失踪,更是一时气急攻心病倒了,可怜父母的一片拳拳爱子之心啊,秦守卫,听说你最近也喜得麟儿,想必对为人父母之心有所感悟吧?”

说着她站起身,一旁肃立的宫女立即拿出净帕为她擦手。

秦蔚额上的汗又多了些,顾不得擦,拱手握拳,咬牙承诺道:“卑职即刻派人从四个入口进入皇陵,三天之内,定不负娘娘嘱托,给娘娘一个满意的结果。”

拒绝了宫女的服侍,萧皇后翘着小指抽出净帕,一边细细地擦着每一根手指,一边走向地上跪着的人影,脸上挂着笑,声音却十分冰冷:“若是如此,自然再好不过,说到底,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结果令人满意,过程并不重要。圣上那边已经派出羽林卫前去寻找,所以,本宫把这个任务交给你,里面包含了多大的信赖,你明白吗?”

擦手的帕子落在地上,平整的布料被人揉捏撕扯后皱巴巴的,原本洁白的颜色染上了牡丹花汁,殷红的汁液宛如血色,直刺痛人的眼。

秦蔚不敢细看,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向脖子,他僵硬地叩首,嘴里应道:“卑职明白。”

萧皇后满意地点点头,挥了手便让他退下。

跪久了的双膝有些麻木,秦蔚缓缓起身,向殿外退去,恰在此时,一群脚步声在背后响起,门口的太监通报:“太子殿下驾到。”

约莫十岁的少年大踏步进来,秦蔚急忙退到一边,躬身行礼。

被称为太子的少年已经开始发育,抽条长高了,举手投足间已经颇有大人般的沉稳,琥珀色的眼睛是和萧皇后如出一辙的丹凤眼,但丝毫没有女子的阴柔之气,高挺的鼻梁与硬挺的下颌给他带来几分男子的英气,再加上自小练武的原因,身体较同龄人更为结实有力,走起路来急速却不失礼仪。

太子赵玟见到秦蔚,骤然止步,询问道:“秦守卫,还未寻到三皇弟吗?”

秦蔚正要行礼,被太子止住,他恭敬道:“卑职这就派人前去陵墓中寻找,三天内定会寻到三皇子。”

太子眉头紧锁,面带忧虑之色:“三皇弟年岁还小,这许多日过去,又如何能撑得住?”

秦蔚拱手道:“卑职自当倾尽全力,早日寻回三皇子,请太子殿下放心。”

听到通报后,前来迎接的萧皇后招了招手,太子朝秦蔚略一颔首,便匆匆朝殿里走去。

仿佛卸下身上坚硬的铠甲,萧皇后表情柔和,整个周身都散发着温柔的气息,她一边专注听儿子说话,拍着太子的肩膀以示安慰,一边接过宫女递来的素帕,擦去少年额头的薄汗。

当真是一幅母慈子孝的温馨画面。

秦蔚想起了家中刚刚诞生的幼子,整颗心都柔软下来,初为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