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兄弟姐妹齐种田》兄弟姐妹算直系亲属吗 精彩内容 兄弟姐妹齐种田御姐

更新时间:2021-01-08 20:05:19

《兄弟姐妹齐种田》兄弟姐妹算直系亲属吗 精彩内容 兄弟姐妹齐种田御姐 连载中

《兄弟姐妹齐种田》

来源: 作者:独舞娃娃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明义,那明明

主角叫明义,那明明的小说是《兄弟姐妹齐种田》,它的作者是独舞娃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叫龙莉莉。经过十六年寒窗苦读,从一个农村小姑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龙莉莉。经过十六年寒窗苦读,从一个农村小姑娘,成为一知名大学的毕业生;通过十年努力奋斗,从一个菜鸟业务员,成为M公司西南片区销售总监。

今年西南片区销售额又创新高,终于又接到通知回位于上海的总公司参加年会,听头的口气,这次升职不敢说,加薪是没有问题的了。坐在飞机上的我正做着升职加薪的美梦呢,突然感觉一阵激烈的震动,紧随的是一阵炙热和疼痛,这些的发生却是一瞬间的事情,还没来得及把眼睛张开看看是怎么回事呢,却马上陷入了一片黑暗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酸痛,感觉全身好象被卡车碾过一样。连转动一下脑袋都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动动手脚,也象是被什么捆住一样,动弹不得。茫然的想着,我的妈啊!这是杂了?刚才明明在飞机上睡觉啊,然后一热一痛,再张开眼睛怎么在这地方,这也不是在飞机上啊!

四周黑漆麻黑的,什么也看不见,难道遇到事故了?但这明明也不是医院啊,医院再晚也得有丝光不是?难道这是掉野外了?想到这里,我慢慢静下心来,眯着我那双还算大的眼睛往上专心看去,也只能往上看了,连想转动下脑袋都转不了的。

天啊!我这是看到了…看到了?星星?这是真,真掉山上了?刚才一直高度紧张中不觉得,现在冷静一点才发现,头顶上一闪一闪那些,可不是什么平时看习惯了的一闪一闪的灯光,那明明就是一片星光啊!

这要是搁在平时,能找个地方躺着,闻着这清新的空气,听着虫鸣蛙叫,是何等自在。啊啊啊,对了,这清新的空气,这虫鸣蛙叫,我是真的掉野外了?这全身酸痛,这手不能动脚不能动,脑袋不能动,这是摔残废了?我的天啦。好像,还有隐隐的哭声?

救命啊,有没有人?“哇,哇哇....”

啊!还有小婴儿的哭声?而且感觉就在身边,每当我呼救时,那哭声就跟着响起来。

救命啊,有人吗?“哇,哇哇....”

啊!啊!不对,怎么了?这怎么会是我发出的声音?怎么可能!明明我在大声的呼救,而且我很确定自己正讲着普通话呼救,但这声音像哭声?而且是婴儿才有的哭声?我突然就呆住了,所有的力气一瞬间被抽干了一样,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脑袋里电光流转,从早上和爷爷爸爸妈妈一起吃完早饭,妈妈慈爱的叮嘱,“要注意身体,天冷要注意加衣服,不要冻着,要按时吃饭”,再如何到机场,如何上飞机,然后闭目小睡,再然后?

每一次出差都要重复重复又重复,以前听着觉得妈妈是越来越唠叨,现在却觉得好遥远,好想妈妈再在耳边念一念,还有爷爷,也在旁边不时慈爱的叮嘱着,“路上要小心,早点回来”。

还有爸爸,一直跟在旁边把自己送出门外,看妈妈还没念完,在旁边温暖的笑着说“快走吧,别去晚了,等回来给爸打电话,爸开车来接你”可现在,不知道爷爷爸妈怎么样了,知道我出意外了得多担心难过。

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况,感觉不到哪里伤得最重,但已经话都不会说了啊。而且现在太奇怪了,不知道会有人来救我吗?

想到现在自己的状况,我总觉得自己再也回不了家了,有些绝望的等着救援。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还有想到妈妈说冷了要加衣服,突然觉得好冷好冷,真的难过得大哭起来....妈,爸,呜呜呜,我好冷,好饿,好害怕。哭声和喊声根本没有,寒冷的夜空中只有刺耳的“呜。哇呜…。”婴儿才会有的哭闹声。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乒拎乓啷的什么东西撞掉地上的声音,有亮光出现在了上空,再然后我被抱了起来,对,抱起来了,然后是一张黝黑的男人的脸出现在眼前,就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里,昏暗火光中的那张脸表情多变,在哭还是在笑,根本看不清。

又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我被另一个人抱了过去,一张头发有些凌乱的,不那么黑的女人的脸出现在眼前。在昏暗的火光里,我瞪大小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上方的那张脸,感觉有水滴掉落在我的脸上,不对,准确来说是那个女人的眼泪掉落在我的脸上了,当接连的几滴也掉落下来时,我明白了那些确实是那女人的眼泪。

那个女人就那么紧紧的抱着我,勒得我本来就酸痛的老胳膊老腿都断了一样,痛得我喘不过气来,实在忍不住哼了两声音,结果又是一声婴儿的“哇哇”声。那女人一下就疯了一样,抱得我更紧了,嘴里突然喊着“天啊,老天开眼啊,娘的小心肝啦,你吓死娘了,要是你真没了,你要娘怎么办啊,呜呜呜,老天爷,你真开眼了,菩萨啊,你真显灵了,我的小心肝啊,你知道娘都要活不下去了,别再吓娘了,呜呜…”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年老的女声响起,一阵脚步声后,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出面在我眼前,她激动得有些疯狂的盯着我:“天啊,秀娘,这,这是?老天爷啊,谢天谢地啊,老天显灵啊,祖宗保佑啊,我的乖乖啊,NaiNai的小心肝啊,你可疼死NaiNai啦!”

摸着我的头哭完后,转头向另一边又大声交待着:“明义,明义,还傻站着干嘛,快让你媳妇把芽儿抱屋里去,这大冷的天,好人都能冻出病来,更别说芽儿这还病了这好些天的。老头子,老头子!快,把屋里那火盆子给明义他们端屋里去”

正被那年轻女人抱着往外走,又是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伴着几个小孩子的声音传来:“娘,娘”“爹,杂了?”“娘,是妹妹好了吗?”

我呆着,一直呆着,惊呆了,也吓呆了,在这一阵的混乱中,就这么安静的被这还算温暖的怀抱,给抱到了一个屋里都没发现,耳朵里一直听着哪些急火火的声音。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怎么了?我这是在哪里?这些人是谁?为什么又是娘又是NaiNai?我不是飞机失事吗?他们难道是救我回来的人?但明显不对啊!

回过神来时,我发现眼前亮多了,虽然还是有些昏暗,但比起刚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和后来那更昏暗的火光,这里的光线算是明亮了。面前的这些人,脸上都是惊喜的表情,那个黝黑的男人也是一直憨实的笑着,小心翼翼的站在旁边,一直看着我。在他眼睛里,我看到了今天早上爸爸的眼神,我再看看那个抱着我的女人,在她眼里看到了妈妈看我时疼爱的目光;旁边那个一直端着一个火盆子的老爷子,让我想到了我的爷爷。

他们的穿着都不好,一看就是粗粗的布衣服,基本都打着补丁。看上去都怪怪的,对,怪怪的,我终于现发了,怪在哪里,他们穿的衣服都不是我们农村穿的朴实的衣服,而是电视里才有古代的衣服,哪朝哪代看不懂,但那一老一年经两男人那光光的脑门,和在他们转身时我看到的长辫子,让我有想要晕过去的冲动。这会是大家常说的穿越吗?而且还是清穿?

我觉得这一瞬间,我的嗓子眼被什么卡住了一样,用力哭喊着:“咳咳,妈,爸,爷爷,小妹,救救我”“救命啊,哪路神仙,别玩了,我在做恶梦”没用,入耳的只有婴儿的“呜...哇哇.....”的哭声

“哎哟,秀娘,快把芽儿放床上去,好好换身衣服,这是冻坏了。”“这大冷的天,在柴房冻了有一个多时辰了,这天杀的顾郎中,我这好好的乖孙女,他给说没了”老太太念叨着。

“就是,快,快换衣服,这火盆也端过来了,让我孙女好好暖和暖和”“明义也别傻站着,快去烧点热水来给丫头擦擦手脸暖和一点”

“哎,爹,这就去,我这是高兴糊涂了,嘿嘿”一个雄厚的年轻男子声音在旁边响起。

我真哭了,看着他们那一系列的对话举动;看着旁边旧旧的土墙壁,刷在上边的石灰掉得已经是七凌八落了,墙壁还能看见手指大小的缝隙,还有偶尔的一两个墙洞眼露出来;看着头顶黑漆漆的横梁;看着横梁上方那应该是茅草的房顶;感觉到身下因为给我换衣服发出的声音,我可以肯定,我身下的床单底下垫的一定也是草。

换衣服时,一直捆着我的小毯子被解开了,我的老胳膊老腿终于能动弹动弹了,虽然还是万分酸痛,但我已经无力去理会这些。我边哭,边被那妇女手脚麻利的几下换了衣服,她还拉过一床有些旧的绵被盖在我身上,我能感觉那棉被有些发硬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再那么冷了。

“来了,来了,她娘快,快给杂闺女擦擦,我手重,怕把她擦疼了”那个我见过的年轻男人大声喊叫着进了屋,一块有些发灰发白的湿布出现在我的上方,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布上一丝丝热气冒出。

“好,娘给杂乖芽儿好好擦擦,娘心里啊,高兴!娘以为啊,再也,唉。现在这样就好,乖乖要早早好起来,以后长大让哥哥们领着你玩”那年轻女人边说边呜咽着。

“就是,祖宗保佑啊,好起来了就好,这几天把我们这些大人担心得啊,你哥哥们也吓坏了”老太太有些哽咽的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