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谁主金屋》谁主金屋结局 BI 谁主金屋同志

更新时间:2021-01-17 15:04:09

《谁主金屋》谁主金屋结局 BI 谁主金屋同志 连载中

《谁主金屋》

来源: 作者:孤钵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韩嫣,韩大人

《谁主金屋》作者:孤钵,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韩嫣,韩大人,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韩嫣凤眼微眯,看向男子,冷笑道:“公孙贺,你这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嫣凤眼微眯,看向男子,冷笑道:“公孙贺,你这是做什么?别忘了,你可是太子舍人,太子命你护卫我周全,你怎么保护起别人来了?”

自始至终,韩嫣的视线就没有在谷雨身上停留片刻,仿佛多瞧乞丐一眼,就让自己的眼睛多受了半分荼毒。

谷雨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两个头的公孙贺,只见他眉头深皱,捉住自己胳膊的手不禁松了松。

公孙贺?熟知历史的谷雨自然知道。他曾七次出任将军,两次封侯,官拜丞相,年轻时候就也屡立战功,算得上是汉武帝刘彻的得意将领。

公孙贺听了韩嫣的话,微微有些踯躅,但旋即就松开手,走到韩嫣身边,拱手道:“韩大人,职下的职责是守护大人,并奉太子之命为大人处理一些小事。这些乞儿贱民冲撞了大人,的确该罚。只不过韩大人深受太子器重,品质高洁,自然不会与这帮贱民计较,更何况太子殿下大婚将至,大人替太子先行送喜施恩,放他们一马,既是替太子施恩,也免得那些血肉模糊的样子污了大人的眼睛,岂不是一桩美事?”

韩嫣轻巧地笑了,“替太子施恩?”他瞥了公孙贺一眼,“太子说你稳重会办事,我看你是会说话才对。也好,韩嫣今天就替太子施恩,放他一马,不过,可不要让我再瞧见他了!”

韩嫣说话的时候,声音如同唱昆曲的小生,缠mian婉转,漫柔悠长,要不是声音当中还有些男子的粗音,谷雨还真以为他是个女子。

“诺!职下这就把他送出长安。”公孙贺松了一口气,目送着韩嫣进了马车,这就嘱咐其他人先行把韩嫣送进宫,自己则一手拉住谷雨,一手拽着马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

谷雨莫名其妙地被公孙贺拉着出了市肆,正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公孙贺已经掏出一个布袋,递到谷雨手上,“小兄弟,这些银钱你拿去,赶紧离开长安。”

离开长安?我事还没办完呢,你以为我不想离开?谷雨没吭声,公孙贺忽然反应过来,会心一笑,自语道:“是了,给你钱,你也不知道怎么用。”

他一转头又往市肆里头跑,转身再过来的时候,手上捧了一大包的蒸饼、胡饼,一把塞到谷雨手上,“拿着,够你吃好些日子了。我送你出城去。”

谷雨脸一黑,这个公孙贺还真把自己当成傻子了,买这么多饼给她,她虽然很饿,但也吃不了这么多饼啊。

“大哥,我要不了这么多。”谷雨拿起一块夹了肉和菜的饼,毫不客气地就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公孙贺牵着马的身子一滞,扭转头来看着谷雨,忽而把手搭在了谷雨脏兮兮的肩膀上,“你叫我什么?”

此时的公孙贺双眸当中忽然闪现精光,让谷雨吓了一跳,她只得装出一副憨憨的样子,用她那沙哑的嗓子又喊了一声,“大……大哥,嘿嘿,大哥。”

公孙贺的双眼隐隐泛着泪光,目不转睛地盯着谷雨,居然应了一声,似是沉浸在自己的往事当中,“像……像,好弟弟。”他说着一把把谷雨搂在怀里,那硬硬的甲胄直让谷雨觉得咯得慌,半块还没有嚼烂的饼子差点没把谷雨给噎坏,她登时剧烈地咳嗽起来。

公孙贺这才意识到自己搂错人,松开手向着谷雨歉然笑道:“抱歉,一下子把你看成我弟弟了。他也跟你一样,不过已经不在了。”说到此,公孙贺的声音变得有些苦楚,他扬起头看着狼狈不堪的谷雨,“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也听不懂!”

他听了韩嫣家奴的话,早已经先入为主地把谷雨当成傻子,再加上谷雨的表现怎么看都有点痴呆和莽撞,更是认定了。他看着谷雨还在那咳嗽,忍不住去帮谷雨拍拍背,“别噎着,别噎着,吃慢点。”

谷雨心想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怀疑过智商有问题,心中忿然,但瞧见公孙贺毫不嫌弃自己就过来帮她捶背,忽然心念一动,公孙贺估计是曾经有个傻子弟弟,而且他还很疼爱这个弟弟,但是最后这个傻子弟弟死了,公孙贺心存愧疚,无限缅怀,当听到韩嫣家奴说自己是傻子的时候,就一下子起了同情心,救下自己。

谷雨看着头戴武弁大冠的公孙贺,刚才韩嫣说他是太子舍人对吧?太子舍人可是掌管太子宿卫,主文薄的官。官虽小,但跟着他,总比做一个人人喊打的乞丐要有前途吧?

谷雨时时刻刻都不敢忘记自己的使命,尤其在吃饱了肚子之后,尽快把历史拨乱反正的念头更是挥之不去。她必须得尽快上手!

“哥,谢谢大哥,嘿嘿!”谷雨腆着脸露出一副更傻的样子,咬了一口饼子,继续向着公孙贺干干地笑。

公孙贺拍了拍谷雨的背,把一大摞饼子搁在了马背上,朝谷雨说道:“上马吧,我送你出去。”神情中多少有些不舍和不忍。

谷雨下定决心要赖着公孙贺,哪里能这么轻易就让他送出城去,于是摆出一副懵懂的样子对着公孙贺说道:“大哥,出去后是不是也有饼子吃?”

公孙贺一愣,看着马上的一摞饼子,虽然够他吃十天半个月,但终有一天饼子是要吃完的,出城之后,没了人流,这个小乞丐就连行乞的机会都没有了。想到他最后只有死,公孙贺居然有些心疼,“你会爬树么?知不知道什么果子可以吃?还有,会不会烤肉?”

谷雨使劲地摇了摇头,忽然揪住公孙贺的白马马鬃,“大哥,这个是不是可以烤着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