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隐帝》隐帝百度云盘 强受 隐帝调教

更新时间:2021-01-18 00:02:36

《隐帝》隐帝百度云盘 强受 隐帝调教 连载中

《隐帝》

来源: 作者:姬朔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明敏,承元帝

《隐帝》作者:姬朔,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明敏,承元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现在虽然二皇姐宫清容对她极好,有事也总是想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虽然二皇姐宫清容对她极好,有事也总是想着她,但是她就是无法忘记,大皇姐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哭有什么用,不知道自己保护自己吗?”她虽然皱着眉头,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但是自己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安心,想要不自觉地依赖她。

那时她还只有几岁,因为父皇没有开口说要将自己过到哪位娘娘的名下,所以她一直与嬷嬷住在母亲的翠槿轩中。从小她就是嬷嬷照顾长大的,嬷嬷又是母亲身边的老人,待自己当然很好,但是那些在翠槿轩的宫女们,可就没有那么善良了,见自己不受宠爱,翠槿轩也没什么人来走动,便总是欺负自己,还将尚服局送来的衣物故意弄坏,连尚食局送来的膳食也要将好的留下,剩下的才给自己。

如果是在别的宫里,哪有宫女敢这样对待公主的?她们宫里的宫女,也就是看准她和嬷嬷心性懦弱,又不敢向掌管六宫事宜的皇贵妃娘娘告状,便日日欺负自己。后来她实在是受不了了,跑出翠槿轩,躲到御花园里哭了起来,却遇见了大皇姐宫长月。

大皇姐问她为何哭,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结果大皇姐眉头一皱,她心里一惊,便哭着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当时大皇姐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谁知道第二天,就有宫正来将翠槿轩里的所有宫女带走了,杖责的杖责,罚俸的罚俸,甚至有好几个宫女因此被打死了。

宫华梦以前一直听说大皇姐心性狠毒,赐死过许多宫女,当时她还对大皇姐抱有恐惧,但是她没有想到,真正的大皇姐,原来是如此……让她感觉温暖。

虽说未央宫才是宫长月的住处,但是当承元帝下旨将清雅阁一并赐给她的时候,她的寝殿,便一直在这清雅阁中。当然,在她入住这里的时候,她又派人将这里按照自己的标准修缮了一番,虽然一年只有两三个月会住在这里,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要亏待自己。

清雅阁的侍女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甚至有一些是流沁特意安排宸楼的人进来,不过平时服侍在宫长月身边的,还是以流沁为首的这四大侍女。

宫长月迈进寝殿的时候,宫女们已经为她做好沐浴的准备了,汉白玉修成的九凤沐浴池已经盛满了雾气滚滚的热水,因为宫长月不喜,所以水上并没有撒什么花瓣之类的,只是滴了一些由宫长月亲手提炼出来的草木精华,和着热水,那沁人却不香腻的草木味道便缓缓蔓延开来,在浴池内游荡。

其实这九凤浴池,并不符合规矩。九凤,本来应该只是由皇后享用的规格,而长公主只是五凤,但是承元帝偏偏为她破了这个例,在为女儿修缮清雅阁时,执意在这里修建了九凤沐浴池。恐怕现在皇宫里,只有宫长月享有如此殊荣,而在宫长月之前享用此等殊荣的,便是宫长月出生后没多久便逝去的母亲,瑞敏孝皇后。

沐浴完后,宫长月就穿着一身白色的云纹锦裙,托着长长的裙摆,赤脚踩在铺满整个宫殿的地毯上。她脑后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就这样搭在肩后,她似乎也没有要将它弄干的意思,而服侍她沐浴的宫女也不敢多说什么,虽然她们见到这位长公主殿下的时候不多,但是她们每一个都是在这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清楚长公主殿下是绝对不喜欢别人过问自己的事情,更不喜欢别人教自己怎么做的,于是她们也只有闷着站在一旁,但眼睛还是跟随着宫长月湿发摆动的弧度,仿佛就是这样看着,就能让它变干。

这时候,一个女官从外面匆匆走来,跪在斜躺在软榻上的宫长月面前,低声道:“长公主殿下,陛下请您过去一趟。”

宫长月斜躺在软榻上,软榻旁还有一个宫女在为她捏脚,她拿着一本古书,漫不经心地看着,宽大的袖子因为她的动作而滑落,露出一截雪白的藕臂,而她的手腕上,还套着一个翡翠镯子,莹润碧翠,在她的皓腕上显得格外令人瞩目。她静静地看着书,仿佛没有听到面前这个女官的话,神情淡然而慵懒。

“长公主殿下!”女官突然跪直了身子,毫不畏惧地将目光投向宫长月,扬声道,“陛下请您过去一趟!”她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女官,最近才擢升上来的,但是承元帝很信任她,经常让她为自己了解处理一些后宫事宜。所以后宫品级比较低的一些妃子,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就是脾气火爆的四公主宫语然,在她面前也会变得乖乖的。

不过毫无疑问,这位女官和宫长月的交流并不多,宫长月每年才回宫住几个月,连后妃们都见不到她几面,这位女官自然鲜少能够与她碰面,对这位揽月长公主的了解,也仅限于外面的流言。所以,说实话,这位女官虽然会出于对皇家的忠诚对这位揽月长公主毕恭毕敬的跪下,但是她的心里对这位公主是没有一点畏惧的。

但是她这高声一句,让宫内的所有宫女都顿时停下手中的动作,惊讶地看向这位不卑不亢,甚至还有几分气势的女官,连为宫长月捏脚的那个宫女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宫长月皱了皱眉。

一直注意着宫长月的表情,安静地站在一旁的明敏见到主子皱眉了,凌厉地瞪向那个以下犯上的女官,那张可爱的脸也变得肃然煞气,她手指一动,腰间的长剑瞬间出鞘,闪亮凌厉的银光划破空气,径直刺向那个女官的颈部。

女官感觉到有危险的气息袭来,侧头一看,就发现一个穿着有些不一样的宫女拔剑朝自己刺来,而她的身体已经在对方凌厉的气势下僵硬了,完全无法动弹!

女官的眼里终于多了几分惊惧!

“哐当!”明敏的剑被横飞出来的白玉小瓷杯挡开,那瓷杯里的淡酒撒了出来,瓷杯也滚落在地,倒是奇迹般的没有碎裂。

“主子!”明敏收剑,单膝跪在宫长月面前,诚惶诚恐道,“属下未经主子允许动手,请主子责罚!”

宫长月没有应话,继续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的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