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闲妻》重生之闲妻txt下载 虐文 重生之闲妻GV

更新时间:2021-01-20 05:02:21

《重生之闲妻》重生之闲妻txt下载 虐文 重生之闲妻GV 连载中

《重生之闲妻》

来源: 作者:花落春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曲鹤影,赵武家

花落春归新书《重生之闲妻》由花落春归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曲鹤影,赵武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才五月的天气,气候就已经热得反常了,村头的老换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才五月的天气,气候就已经热得反常了,村头的老换树上白色的槐花无精打采的耷拉着,下面纳凉的老人手里摇着自家制作的蒲扇,磕着烟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今年这天可反常了,还早着呢就这么干旱,不知道收成会不会有影响。”老人沟沟壑壑的脸上满是风霜之色,担忧着地里的庄稼,手里的蒲扇摇的刷刷作响。

“唉,可不是!”一说这话马上就有人接茬儿,“天老爷今年不知道是怎么了,听说那边那边发大水呢,淹死了好些人。咱们这边就好长时间不见个雨星星,要是能把那边的雨水分过来一些就好喽,还能给南边分担些负担不是?”搭话的是个中年妇女,手里拿着针线飞快的纳着鞋底子,嘴里埋怨着自家老头子穿鞋太快。

几个人正在说闲话,不远处一户人家门里走出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农妇,扯着嗓子大声吆喝:“二嘎子,死到哪里去了?赶紧去找大夫去!一会儿看不见你就给我没了影儿!”

不知道什么地方那个传来一声男孩子响亮地答应,然后就看见村口的河里钻出来一个赤条条的男孩,在一群孩子的哄笑声里麻利的套上衣裳,一溜烟儿的跑了。

农妇骂骂咧咧的进了门,树底下那几个人顿时又有了新的话题。

“看,赵武家的又找大夫了,那个小大姐儿怕是不行了。”

“瞎说!人命关天的事儿,可不兴胡说的!”纳鞋底子的农妇抬起头来啐了一口,继续忙着手里的活计:“我看啊,那小大姐儿细皮嫩肉的,那就不是下地的料。你看这天,热的跟着火似的,别说那么一个女孩子了,你们大老爷们都没几个受得了的。赵武家的自己造孽,硬逼人家孩子下地去,呸!咋么不见叫她自己小子去呢?这会儿人病了又急了。”

“不是说那小大姐儿家里没人了吗?要不怎么会来投靠赵武。”老汉磕着眼袋慢悠悠的重新装上一袋烟,咂了两口:“赵武家的嫌弃她吃白饭,叫去干活儿的,怎么舍得花钱请大夫,那可花不少钱。”

“这事儿我倒是听说了些儿。”旁边靠着树打盹的闲汉顿时来了兴致:“那小大姐儿家还有人呢,只是分散了,那赵武家的怕别人说闲话,就说是个父母死了的来投奔他们,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

这么一说大伙儿都来了兴致,抽烟的不抽了,纳鞋底的也停下了,都张着个耳朵在那儿听呢。那闲汉见大伙儿有兴趣,得意的清清嗓子,神神秘秘的说:“我听说啊,那小大姐儿家里是个有钱的,家里面可能是犯了什么事儿了,一家人在老家过不下去了就打算搬家,路上叫流民冲散了。赵武家的担心他们犯得事儿会连累自家,这才说是什么家里没了人的。这会子又请大夫,是不是人家家里人要找过来了?”

曲鹤影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感觉眼前好像有好些人在晃来晃去,喉咙里面又干又疼的,浑身都好像散了架子一样酸疼不已,迷迷糊糊中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然后就灌了些又苦又涩的东西进来,她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就听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哄着:“东篱乖,喝了药病就好了,哥哥给你带了好东西,吃了药就给你好不好?”

哥哥?曲鹤影动了动眼皮子,可是睁不开眼睛,什么哥哥?

她就是感觉眼皮子老沉的睁不开眼睛,然后一阵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莫悠然小心地将妹妹放躺下,给她掖了掖薄被,看着那张被阳光晒的爆了皮红红的脸就觉得心里难受,他家妹子一向都是娇养着的,什么时候遭过这罪?这才几天功夫,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儿。

这要不是自己找了过来,妹妹说不定就没命在了。一想到这莫悠然就感觉心里一把火在烧,那个赵李氏,收了妹妹给的银钱却还支使她下地干活,顶着那么大个太阳,难怪东篱会病得这么厉害。

赵武的老娘王氏曾经是莫悠然的Nai娘,被人流分散之后就带着主家的小小姐先回了自己老家,莫东篱人虽然不大,但是很乖巧,看赵李氏对自己和王嬷嬷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知道是嫌弃她们拖累自家日子,就把身上荷包里仅剩的碎银子拿了出来,希望看在钱的份上,容她住下来等着家人来寻。

谁知赵武家的是个贪心不足的,拿了钱之后还是觉得自己亏了,看着莫东篱整日在家里光吃饭不干活就心里有气,故意指桑骂槐的说些阴阳怪气的话,气的王嬷嬷一下子倒在床上起不来了,天天的抹泪。

赵武是个老婆奴,他婆娘说句话他屁都不敢放一个,连给老娘说句话都不敢,莫东篱是个心气儿高的,受不了赵李氏的讽刺挖苦,就犟着性子跟着下了地,结果中了暑气,一下子就病倒了。

本来赵李氏每当回事儿,中暑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偏这时候传来消息,莫家已经拜托了流民,往这儿赶来了。

这下糟了,把人家大户人家的闺女给糟践成这个样子,叫主家看了还有个好儿?赵李氏慌了,赶紧的赵大夫抓药煎药的忙活起来。

可惜这个莫东篱是个娇小姐,平日里别说下地干活,顶着太阳从来都不出门的,这一下子又是热又是累的,还有前些日子受的惊吓,被赵李氏气出来的火气全积压在一起,整个儿的爆发出来,居然没拖过多长时间人就去了,倒是叫曲鹤影莫名其妙的占了身体。

莫悠然找来之后赵李氏不敢叫他看见莫东篱的样子,左推右阻的不愿意叫他进去,说是小姐睡着了什么的,结果王氏在里面听见了,这些日子以来叫这个儿媳妇给气的不轻,儿子又是个无用的,一听少爷来了顿时就像找到了主心骨,在里面就叫骂开了:“你个缺德损八辈子的恶妇!我小姐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婆子做鬼也饶不了你!少爷啊,老婆子无用啊,叫这一个恶毒的祸害把小姐给害了啊!”

莫悠然一听眼睛就红了,赵李氏还想拦,被当胸踹了一脚后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嘴里叫骂着她男人没用,看着自己老婆给人欺负云云。

外面好些看热闹的,一个村子的人都是特别团结的,不过这赵李氏为人嚣张跋扈,早就被人厌恶了,又听说她虐待婆婆和主家小姐,哪个肯为她出头,都在一边指指点点的。

她那个男人赵武就抱着脑袋缩在人堆儿里,根本就没敢露面儿。

莫悠然一看妹妹那个样子,险些就掉下泪来,瘦巴巴的一张小脸裹在脏兮兮的被子里,一摸还发着高热,顿时死死的瞪了赵李氏一眼,看死人似的,吓的赵李氏一下子就不敢吭声儿了。

一想起那个婆娘,莫悠然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可惜自家现在遭了难,风头还没过去,不能像以前一样行事,要不然那个女人......哼!

曲鹤影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觉,再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了,屋里面点着蜡烛,有个穿着青色衣裳留着头的小丫头坐在一边打盹。

小丫头?心里一突儿,忽然想起来,对了,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到这里来了?看看自己小小的手,心道难道是穿越了?

蜡烛“啪”的一声爆了个灯花,小丫头吓了一跳,揉揉眼睛,过来想给小姐掖掖被子,结果却看见一双璀璨的眼睛正瞪大了看着自己,顿时就高兴的叫起来:“哎呀,小姐醒了!快去告诉少爷,小姐醒了!”

外面顿时哄闹起来,小丫头喜滋滋的跑过来:“小姐口渴吧?奴婢给您倒碗茶来。”说着不等对方回答,蹬蹬蹬就跑去倒茶了。

曲鹤影环顾四周,自己躺在一张红木大床上面,床上挂着银红色的帐子,床前是一个精致的梳妆台,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刷着黑漆,上面雕着精细的图案。一面椭圆形的镜子镶在梳妆台上,四周都是花卉图形。

看样子这家人条件不错,正在胡思乱想着,就听见脚步声响起来,小丫头手里端着茶跑过来:“少爷过来了!小姐您先喝口茶,少爷在这儿守了好长时间呢,才回去没多会儿您就醒了,真是菩萨保佑!”

正说着,一个年纪约莫十五六,长得俊秀飘逸的少年就进来了,一进门看见曲鹤影看过来的眼睛,顿时喜笑颜开:“果然是醒了,可吓死哥哥了!”

这个声音?曲鹤影马上反应过来,原来就是那会儿听到的那个声音啊!他是自己的哥哥?

莫悠然几步走过来,先给莫东篱把被子掖好了,看着妹妹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傻傻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怎么?看傻了?别怕,是哥哥来了,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了。”

说着用温暖干燥的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怜惜的说:“是哥哥不好,叫我们东篱吃苦了。”

东篱?曲鹤影脑袋一疼,顿时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像是潮水一样的涌了上来,家人,生活,流民,赵李氏等等等等,顿时捂着脑袋叫唤了一声。

莫悠然立即紧张的把她抱起来:“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去看看大夫怎么还没过来?”

很温暖的怀抱,上一辈子没有享受过多少亲情的曲鹤影顿时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她喜欢这个哥哥,以后,她就是莫东篱了,会代替那个福薄的孩子孝顺父母的。略想了想,伸出手来抓住了莫悠然的手指头:“哥哥,我没事儿,就是一时激动头有点儿疼了。”

莫悠然紧张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