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猎爱》总裁猎爱 老婆要乖乖 程悠然 Mary 总裁猎爱H文

更新时间:2021-02-06 15:01:22

《总裁猎爱》总裁猎爱 老婆要乖乖 程悠然 Mary 总裁猎爱H文 连载中

《总裁猎爱》

来源: 作者:十年飘絮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杨采萱,沈珍

《总裁猎爱》为十年飘絮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杨采萱的嘴角噙着一抹感激的笑容,紧握着沈珍的手,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采萱的嘴角噙着一抹感激的笑容,紧握着沈珍的手,心平气和的说着:"伯母......"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直到今时今日,沈珍才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的大度,这也让她心里的那份忏悔更加的加重,盯着面前的杨采萱,眼睛中满是忏悔的泪水,所有事先想过的道歉,如今确只能含着泪化为简单的对不起三个字.

"我早就对你说过,采萱是这世上少见的好女人,现在你看清了吧?"孙承泽的突然出现,让本来僵持的局面,瞬间瓦解.

"我终于看清了采萱,也看清了我自己!"沈珍真诚的在杨采萱与自己丈夫的面前坦诚自己的错误,带着愧疚的眼神看向这个在自己手中折磨的清瘦的女人.

想到当日医生对杨采萱的身体所下的定论,沈珍的心中那份悔恨便变得更加的浓郁.

就像玫瑰对她所说的,她就是害的孙家断子绝孙的真正凶手,如今能够取得杨采萱的原谅,是在杨采萱完全不知道实情的情况下,一旦她知道那场蓄意的意外对她所造成的影响,沈珍真的很难想象,杨采萱会有多么的恨自己.

同为女人,沈珍可以想象的出,被人活生生的剥夺了生育权利的那份痛苦.

几次想要在杨采萱的面前说出真相,真心忏悔祈求对方的原谅,可是又怕这个打击对于杨采萱来讲很难接受,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她就是间接杀害采萱的凶手.

就这样生生的把真相咽回到了肚子里,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与原谅!

沈珍真诚的认知,让孙承泽与杨采萱的嘴角全部流露出一抹微笑,含笑的看着对方.

"你为什么不进去?"在拐角处看到病房内这番感人场景的孙乐晨,意外的做了个逃兵,只是静静的旁观着这一切.

"我不想去打搅他们!"孙乐晨的说谎技术还真的是够烂的,一眼便能够被身侧的火云给看穿.

为什么黑蛇的眼神看起来是那样的伤感?难道是因为还未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来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男人也就太逊了!

承受打击的能力竟然连杨采萱那个女人都不如.

火云有些轻蔑的看着孙乐晨那张带着些许伤感的面容,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向自己的病房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小声的嘀咕着:"亏你还是个男人呢,在这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逃避!"

选择了逃避是不想去破坏这短暂的和谐,一旦真相不小心被揭穿,面对他们的不再是这份感人至深的包容,只会是歇斯底里的咆哮与怒吼,甚至会......

孙乐晨完全不敢相信杨采萱在知道真相后,会是怎么样的一幅画面,只能在心里期盼着真相不要过早的揭穿.

"乐晨!"有时候越是想要逃避,现实就越不允许.

当孙乐晨还沉寂在自己那不解的思绪中时,杨采萱的喊声将他瞬间拉回到了现实.

看着站在不远处,脸上饱含着笑容的杨采萱,孙乐晨稍稍调整了自己那不解的思绪,勉强的勾出一抹笑意,朝着杨采萱缓缓走来.

"刚刚站在那里做什么呢?"感受到孙乐晨那温暖的怀抱,杨采萱的嘴角噙着一抹幸福的笑意,冲着孙乐晨不解的问着.

"我在看你们而已!"当孙乐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落向不远处孙承泽与沈珍的身上,目光的复杂让杨采萱有些不解.

"再看我们什么?"这个孙乐晨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感觉他们的目光交际有些怪怪的!

不管了,能够这样聚在一起,没有任何的恩怨,就这样静静的生活在一起,这要比什么都幸福!

死里逃生的玫瑰就躲避在那个男人事先为他准备好的一座破旧的房子里,里面储备了足够她吃上半年的食物和充足的水源.

这样的生存方式对于玫瑰来讲简直就是一种比死更加残酷的折磨,整日提心吊胆的生活在这囚笼里,与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无聊的时候甚至连个可以打发时间的电视都没有,通讯设备更是没有.

久而久之,玫瑰渐渐厌烦了这种牢狱似的生活,开始学会了摔东西发泄自己的不满,有的时候会坐在窗前,盯着外面那片阳光,渴望的伸出手来,希望能够触摸到那缕温暖的阳光,眼神中充满了额期盼.

门外紧锁住房门的锁链意外的响起,就是这声清脆的响起,让原本死气沉沉的玫瑰渐渐生出了一丝的生的希望.

快速的走到房门前,静静的等待着房门的打开,那颗救命稻草的出现无疑让玫瑰终于见到了希望.

飞奔向这颗救命稻草的怀中,眼睛中闪烁着晶莹,痛苦的呢喃着:"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把我锁在这里一辈子呢,你终于还是来了!"

紧紧的将玫瑰揽入怀中,满是痴恋的在玫瑰的额头落下了那深情的一吻,痴情的说着:"我怎么会把你锁在这里一辈子?我又怎么会舍得不见你?"为了你,我背叛了整个集体,为了你,我心甘情愿的成为一个叛徒,为了你我甘愿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将你救于水火中.

这样深爱着你的我,又怎么会舍得将你独自抛在这里不管不问?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看我?你为什么就不能早点来看我?"当初被火云带回到中心的玫瑰,意外的在看守员中认出了他初中时的初恋情人.

利用这层关系,玫瑰绞尽了脑汁接近这个男人,让这个男人重新燃起对自己的那份爱意,继而选择帮助自己逃离那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我生怕他们会怀疑,所以才不敢大胆的来找你!"紧紧的怀抱着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男人的眼眸中满是柔情,早已忘却了他之前所做的事情到底有多么的可恨.

"怎么样?我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出国,我现在就要出国,我是一刻也等不了了,这个鬼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再呆了!"

在男人的面前,玫瑰并没有丝毫的掩饰将这个地方所带给她的恐惧,以及他对这个地方的厌恶完完全全的坦露了出来.

从玫瑰那慌乱的眼眸中,男人读懂了她内心的最真实想法,此刻便恨不得带着这个女人远走高飞,可是这些年来,他在帮派里要势力没势力,要钱没钱,出了国他们的日子要比现在的生活要艰难上许多倍,这可不是男人想要的结果.

"忍耐上一段时间,我保证不出半个月,我一定会搞到钱,然后我们两个风风光光的一起去国外过逍遥的日子!"为了这个许久以来的梦想,男人几乎不惜用整个生命来作为赌注.

抱着玫瑰娇柔身体的手臂明显的有些用力,为了能够让自己的这个梦想成为现实,男人此时已经下定了决心,孤注一掷的做出了一个最最艰难的决定.

"搞到钱?你要去那里搞钱?"一听到钱,玫瑰整个都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眼绽放着奇异的光芒盯着面前的男人,兴奋的问着:"虎子,你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搞到钱?能够一次性拿到多少?"

"要搞就搞次大的,不成功便成仁!"这个叫做虎子的男人眼眸中尽显坚定的光芒,盯着玫瑰那张美丽的有些泛白的面容,落下了那眷恋的一吻,真诚的说着:"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所有的东西,兄弟、地位、甚至于金钱,同样为了你,我也可以拥有这些东西,金钱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讲是最需求的!"

"你总不会是打算要抢银行吧?"不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要饿死在这里?不行,我绝对不能够让这个女人有事.

"抢银行?就凭我一个人吗?你还真的是看得起我呢!"

"那你是打算......?"对于这个多年未见的虎子,玫瑰的心理反倒是多了一份的恐惧,总觉得这个男人的野心要比自己大上许多,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总是让他觉得不踏实.

"当初你选中了杨采萱作为报复的目标,知道为什么会没有成功吗?"虎子的眼眸变得深沉了许多,目光中的深邃让人感觉到阵阵的寒意.

"是选的目标过于突出吗?还是可以说我选中的软肋,在某一种压力的作用下,反而成为了一种推动,将孙乐晨的恨意加剧,从而达到了一种无法预料的后果."

"你果真很聪明,就像你说的,你选中的这块软肋在一中无形的压力作用下反而促成了一种推动,这就是你屡屡失败的原因."虎子的话听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让玫瑰感到费解的是,虎子这么说到底是何用意?

"你的意思是......"

"只要有钱,不管是不是兄弟的母亲,或者老婆妻儿,我都会拿出来出卖!"虎子这么说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看着眼前面露狰狞之色的虎子,玫瑰的思绪变得异常的复杂起来.

这个男人太邪恶了,这份邪恶已经到了我没有办法掌控的地步,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一切都变得恶化了呢?

如果有一天这个男人得到了他所想要的东西,那么我呢?会不会在他的眼中成为一堆废铁就这样轻松的丢到了垃圾场里?

"伯母!"沈珍才刚刚抵达医院,就被迎面而来的虎子所叫住.

"你是?"从未见过虎子的沈珍满是疑惑的看向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解的问着.

"我是你儿子的手下,不对应该说是兄弟,伯母,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虎子冷眼扫过沈珍手里所提的那堆东西,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向沈珍打哈哈的说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