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误入婚途:冷面总裁的囧妻》误入婚途冷面总的囧妻 SM 误入婚途:冷面总裁的囧妻XXOO

更新时间:2021-02-07 20:01:51

《误入婚途:冷面总裁的囧妻》误入婚途冷面总的囧妻 SM 误入婚途:冷面总裁的囧妻XXOO 连载中

《误入婚途:冷面总裁的囧妻》

来源: 作者:潘潘玛丽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谢凯东,乔唯

《误入婚途:冷面总裁的囧妻》作者:潘潘玛丽,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谢凯东,乔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没有。”方紫苏撇撇嘴,不屑地说:“如今我事业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有。”方紫苏撇撇嘴,不屑地说:“如今我事业顺风顺水,我笨呀,这么早结婚!”

“那有没有心上人?”我不甘心:“比如说,能‘滚床单’那些的。”

“如果我说没有,你信不?”方紫苏斜了眼睛看我。

“信。”我嬉笑着点头。

方紫苏推了我一把:“苏拉拉,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干嘛要问这样变态的问题?”她故意板着脸孔,很不人道地恐吓我:“小心我的经纪人状告到你家杂志社的主编那儿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赶紧说:“没什么,乱问问而已。”

方紫苏点燃一根烟,烟雾开始飘荡整个小小的室内。

她啜了一口茶,接着又吸了一口掐在食指与中指间的香烟,吐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烟圈,掠过她那涂着紫红色指甲油的修长手指。

方紫苏抽的烟叫520,在烟嘴的地方有颗红色的心,很漂亮。“520”是“我爱你”的意思,吸520的时候,那颗红色的心会变成白色,烟雾散去,又变成红色,好像回忆一样,清晰又模糊。

方紫苏的烟把我呛着了,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边咳边说:“喂,请讲点文明公德好不好?今天是5月31日,无烟日。”

“是么?”

方紫苏说。她仰起头,一口喝完杯子里的茶,然后用夹香烟的手,心不在焉地把玩着茶杯:“我才不管什么有烟日和无烟日。我一天不抽烟都会觉得不舒服,因为我抽烟对我来说,是一种********我瞪目结舌:“我只知道抽烟有危健康,没听说过吸烟是一种********方紫苏摁灭了手中的烟,把她的上身朝我凑了近来,脸逼近我的脸,鼻子对牢我的鼻子,眼睛对牢我的眼睛,笑着说:“苏拉拉,那是你孤陋寡闻。”

方紫苏向我前倾过来的身子,不偏不倚,角度刚刚好,让我正好从她的领口往下看去,窥视到她胸前的风景线。

我的眼睛盯着那风景线,不是不自惭形秽的。

同样是女人,为什么差别那样大呢?我胸前的两团肉是小小的苹果,而方紫苏胸前的两团肉则是小小的皮球。她的两只小小的“皮球”中间,是深深的沟,有说不出的优美,美好得如画。

方紫苏看到我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胸口看,还看了个目不转睛,她很没好气,白了我一眼:“苏拉拉,色狼呀你。”

我嘻嘻笑:“你送过来给我看。我不看白不看是不是?”

方紫苏把她向着我前倾的身子收了回去。

她意犹未尽,又再继续刚才的那个话题:“我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文章中说,一个人在抽一支烟的过程中,会亲吻自己的中指和食指几十次,同时会吸/吮烟嘴几十次。这些亲吻和吸/吮,都是对自己的安慰。”

轮到我翻白眼:“方紫苏,你应该找个男人了。有了男人的爱情滋润,你就用不着那么寂寞,抽烟***了。”

“爱情!”方紫苏像是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她仰起头,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我早已不相信爱情了。所谓的爱情,不外是男人和女人在作戏。”

我“切”了一声。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那是早上寒静儿摔给我的那一叠激/情照中的其中一张:“方紫苏,这是不是你?”

方紫苏把头凑了近来:“咦?”她说:“照片上的女子是我没错。”

我又再问:“男的呢?是谁?”

方紫苏说:“谢凯东。”

“谢凯东?”我说:“不认得,名字没听过。”

“苏拉拉,你老了。”方紫苏调侃:“只有老女人才不追星。”

“嘿。”我说。

方紫苏又再看照片:“这谢凯东没多大名气,不过是跑龙套的角色,挣扎了许多年一直出不了头——”方紫苏出头了,所说她说话有底气,她说:“去年我拍一部戏,是和香港那边公司合作的,谢凯东与我有一场/情戏,不到一分钟的镜头,可惜后来上影的时候给删掉了,好像香港那边有完整版,没有删。”

我巴眨着眼睛问:“激/情戏?是不是真枪实弹肉/拚?”

方紫苏看我一眼:“没你说的那样龌龊。”

我不服气,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就算不是真枪实弹肉/拚,但拍戏的时候,你是光/溜溜的面对人吧?还光/溜溜的给人看光光吧?”

眼睛的余角,看到乔唯中憋笑憋到一张俊脸发紫。

我瞪他一眼。

乔唯中赶紧板起了脸孔,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他继续给方紫苏拍照,“咔嚓”,“咔嚓”,姿势专业。

方紫苏对我的话根本不大意,耸耸肩说:“那是为艺术牺牲好不好?”她那精致的下巴抬了抬:“再说了,我身材好,也不怕人看。”

“咦?方紫苏,道行深了哇,我看你都成精了。”我夸她:“铜墙铁壁,刀枪不入,真是难得。”

方紫苏说:“既然做了这行,就得脸皮厚点,凡事看开点,如果事事都介意,会活得很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方法——有时候,自己不去伤害自己,又有谁能够伤害自己?”

她说的,何尝不是?

我又再问:“你和那个谢凯东拍的激Qing镜头,是不是有两个场景?一个是在飘满玫瑰花瓣的浴缸里,两人一身沐浴泡泡的抱在一起,另外一个是你不穿衣服,骑在同样不穿衣服的欧阳宇身上,长发纷飞?”

方紫苏惊诧:“你怎么知道?你看过那片子?”

我支吾了一下,才说:“没看,只不过是在网上听别人说。”

不知为什么,心中竟然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来照片中那男的,不是程一鸣,而是跟程一鸣长得相似的一位跑龙套的香港演员。

乔唯中在旁边不停地给方紫苏拍照。

听到我跟方紫苏的对话,乔唯中手中的相机好几次要摔到地上去——采访大明星的场合他见过多了,大概,没见过像我这样采访的。

他不知道,我跟方紫苏是发小。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