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玉骨仙路》玉骨仙肌女主修仙文有哪些 小攻 玉骨仙路腹黑攻

更新时间:2019-08-19 00:10:27

《玉骨仙路》玉骨仙肌女主修仙文有哪些 小攻 玉骨仙路腹黑攻 连载中

《玉骨仙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北楠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清月,紫羽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北楠原创小说《玉骨仙路》,主角是清月,紫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秋风飒飒,落叶萧萧。万山红遍,层林尽然。秋天的果实压弯了枝头,苹果和山楂都羞红了脸蛋儿。 收获的季节真是美好,每个村民都喜滋滋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飒飒,落叶萧萧。万山红遍,层林尽然。秋天的果实压弯了枝头,苹果和山楂都羞红了脸蛋儿。

收获的季节真是美好,每个村民都喜滋滋的,连地里的玉米也笑咧了嘴。只可惜清月双手捧着小脸,孤零零的心里很难过。

俗话说黄鼠狼专咬病家雀,清夫人心情抑郁,老毛病又犯了,咳个不停,清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可只剩下二娘一个亲人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事的。

清月曾听海爷爷说白崖山深处有一种稀有的七色草,也许能治清月娘的病,只是这种草百年难得一见,能采回来是靠机缘的,清月当时暗暗记在心里了。现海风天和爷爷NaiNai收割去了,清月一个人酝酿着她的小计划--去白崖山深处寻七色草。

如果是一年前,清月肯定没这个胆量。但经过这一年和海爷爷还有海风天一起上山采药的历练她已经能处理一些事情了,胆子也比以前大许多了。

“白崖山的深山偶尔会有猛兽出现”当她想起大人们的警告时已经进入密林的清月突然变得战战兢兢了,可二娘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治好二娘。清月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偶尔碰到几株难得的药材就会采下来,渐渐地她进入了密林深处,也许是今天运气出奇的好,连一只小老鼠都没看见,只是偶尔会有不安分的鸟儿叽叽喳喳,这让清月更加大胆起来。

林子更深了,以前海爷爷从来不让她和海风天到这么深的地方,今天清月鼓着小胆子小心翼翼往里走。不知走了多远,她感觉很疲惫,就挑了一个光线充足些的地方坐下来了,突然一抬头看到了对面土坡的藤蔓后面好似有个洞,她好奇又害怕。

清月起身捡了一只木棍,然后又捡了几块石头,悄悄走到附近,突然把石头扔了进去,然后做好逃跑的准备,见没有什么动静,又大胆起来,她又接着扔了三块都没动静,于是她就用木棍挑开藤蔓,向里望了望。

洞里很普通,里面还长了些草,但重点不是这个,她看的一株和海爷爷描述的差不多的七色草。清月一下子忘记了危险直接走了进去,可走进一看又和海爷爷说得有些不同,海爷爷说是七色草,可这珠明明是五色的。清月暗想,莫非是年份少,机会难得还是先再回来再说。于是清月伸手去摘,就在此时她好似踩了某个机关一下子掉下面去了,原来底下有暗格。

幸好是软土,清月摔的有些痛但还能动。她非常恐惧的看了看四周,突然,她大叫了一声。

就在此时,正在和花花紫羽聊天的三条心中一惊,因为滴血认主的缘故,他和清月有着很强的感应,心想不好清月出事了,立马要告辞。花花看到飒萧(三条)脸色突变,心想飒萧(三条)肯等遇到麻烦了,于是花花直接说了句“出什么事了,我和紫羽也许能帮忙。”三条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原来清月看到了一个骷髅,才吓得大叫了一声,只是这叫声实在太尖锐,不知骷髅有没有被吓到。她惊愕的看着那个骷髅浑身直哆嗦,四处望了望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口,突然有种绝望的感觉,躲在墙角没有哭,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是不是死了就能和家人团聚了?

清月怯生生的望去发现骷髅不会动,除了骷髅此处还有一个石桌,上有一个灰色兽皮的小口袋,旁边还有一本书一个小瓷瓶。

她慢慢挪了过去,看到书的名字叫《独门练气诀秘法》。只是刚打开书就看到书里夹着一张血写的书信,一看到殷红的纸,清月像扔烫手的山芋一样把它扔了出去。

过了一会,好奇心驱使她又把纸捡了起来。凭着天生聪颖,她一会儿就看明白了。原来,纸上大概意思就是:那株五色花是此处主人用最后的神念幻化的幻象,只有能修炼此处主人功法的人才能进洞,那株花是在为进洞之人引路用的,但只要能掉进来就一定能出去,唯一要做的是修炼那本《独门练气决秘法》,只要修炼到第二层就能打开储物袋拿出一张符打开此地出去,在修炼期间饿了还可以打开小瓷瓶闻一下再立刻盖上。至于储物袋里面则是一些只有修炼到某种层次才有可能参透的东西......

清月看了以后发现她掉进了一个圈套里:要想修炼就必须在骷髅上滴一滴血,然后发誓只要一旦功法有成就必须去灭一个仇家门派。唉,有仇的人还真多,清月有些同情这里的主人,只是清月可不敢在骷髅身上滴血,清月心念急转想着办法。

正在清月彷徨无措鼓足勇气准备去滴血时,地下暗格颤抖了,清月吓得一哆嗦坐地上。突然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声音很陌生,心想是不是幻觉吧,此时她像受惊吓的像小兔一样蜷缩着没敢吱声。

就在清月吓得快魂飞天外时,一缕阳光射了进来。清月抬抬头看到三个人,她愣愣的不明所以。

此时的三条是黑衣青年摸样,他一看到清月就飞了过去,这一飞又把清月吓一跳,清月傻乎乎的问:你是神仙吗,我,我好像在河边见过你的弟弟,他还,还,骗了我”清月脸有些红,也结巴起来,想起河边那个五六岁小童她暗想他们长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三条此时想起那天戏耍她的事情时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丫头不但聪明记Xing还那么好。

此时最怪异的是花花,她傻傻的站在那,眼睛直直的看着清月,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紫羽看到花花的表情心里有了几分了然。心想找了十年的人莫非今天找到了?

清月被“神仙哥哥和神仙姐姐”们救了回来,那三位还连哄带骗的让清月对今天遇到神仙的事情保密,清月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看着三位“神仙”突然觉得自己眼睛有些不够用了,恨自己怎么不多张几只眼睛呢。

一路上花花不停地打量着清月,心里嘀咕着这孩子长得跟紫雾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有点为紫雾叹息。想到紫雾时,花花又想到了另一个神仙,不知枫林老鬼看到这个小姑娘以后会是什么心情......

清月一路上趴在三条的背上很开心,心里还琢磨着怎样才能和神仙哥哥学仙法。可惜她还不知道这是三条,她只觉得这位神仙哥哥的味道很熟悉很熟悉。

三条把清月背到家门口时,清月要下来,还求三位“神仙”保密,不能让母亲知道她遇险了,怕母亲担心。花花对清月的善解人意吃了一小惊,对清月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清月请他们到家里做客,被拒绝了。当临走时飒萧问她要不要学那个功法时,清月眼睛睁得大大的,有几分不敢相信,然后丝毫没有犹豫就点头了,估计清月今天晚上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三条笑了笑,嘱咐清月学要保密,然后就合花花还有紫羽一起走了。

在三条送紫羽和花花的路上,花花好奇地问:“飒兄和那凡人是什么关系?”

飒萧挠挠脑袋嘟囔着说“这个小姑娘救过我,我为了报答她,就偷偷放她兜里一颗感应珠,她出事了我就能感应到,但她不知道我是妖兽也从没见过我化形后真正的样子”。

花花一听很开心,心想这下有人保护那丫头了。然后又旁敲侧击得问:“是不是真打算让清月学那秘法?”

“既然是她的机缘她愿意学就学我就教,也没啥坏处。”其实三条巴不得她学会了,然后解除契约呢。

花花心想自己给她准备功法的估计没用了,看来这丫头还挺有机缘的。花花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飒萧身上有一股让她亲切的感觉了,原来是沾了清月的气,只是还不明白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就在聊得正浓时,海风天一家人正好从地里收割回来。突然花花面色一变,因为她感受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怎么看这一家子都是普通凡人呀!花花暗暗把海大叔家的人划为危险行列,尤其是那个小男孩。花花看到紫羽与飒萧一点异样都没有,还在风淡云轻地聊天。花花心里更是布满疑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