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回到明代之覆明》回到明代做皇帝 T吧 回到明代之覆明猎奇

更新时间:2019-08-28 06:26:58

《回到明代之覆明》回到明代做皇帝 T吧 回到明代之覆明猎奇 连载中

《回到明代之覆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塊科启首 分类:武侠 主角:李定国,张献忠

完结小说《回到明代之覆明》是塊科启首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定国,张献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见识了这么一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柳西来和楚一飞心中郁闷,想到众百姓的惨状一路无言。 众人回了楚王府,那一众锦衣卫都在府门候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识了这么一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柳西来和楚一飞心中郁闷,想到众百姓的惨状一路无言。

众人回了楚王府,那一众锦衣卫都在府门候着。

“二弟,你没能救回瑶娘性命,为何却又带回来这么一大批锦衣卫啊!”孙可望一双眼睛在众锦衣卫身上扫过。

锦衣卫素来横行无忌,但刚才听到城外惨叫连连,一个个早就吓得腿软,瞧见这一群杀人魔王看着自己,不自禁的跪倒在地。

“启禀父王,我是在蓟州镇一间寺庙内发现了这批锦衣卫,他们得知我大西攻下武昌府,愿意脱离崇祯暴政归顺父王麾下!”

“锦衣卫,不过是些仗势欺人的狗腿子罢了!”大西王冷道,“昔日本王还是一名小捕快的时候,可没少受他们的鸟气。”

张献忠冷冷的目光自众锦衣卫脸上扫过,又看了眼李定国,笑道:“这些欺压百姓的恶徒直接杀了便是,又何必带回来!”

孙可望忌惮李定国屡立战功,又害怕这些锦衣卫日后会李定国所用,忙附和道:“早就听说锦衣卫一个个都是崇祯皇帝的爪牙,无恶不作,对这些恶人应该杀之而后快,二弟你太妇人之仁了。”

李定国正要说话,大西王却看了他一眼,摆摆手道:“毋需多言,全给我杀了!”

那肖镇抚司未料到这张献忠居然如此嗜杀,瘫坐在地,看了一眼众兄弟,暗自惭愧。

可怜肖镇抚司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做了刀下亡魂。

这一役,张献忠屠杀了数十万冤魂,直杀得天昏地暗、鬼哭人怨!

李定国见此心中不忍,带着楚一飞等人去了王府外,早有人给他安排了城中富商张家大宅作为府邸。柳西来富扶父亲休息下,又给他喂了些热粥。

晚上大西王大摆筵席,李定国推说身体不适没有出席。

他们三人一起吃晚饭,倒是非常丰盛。柳西来和楚一飞看着那鲜虾鱼肉却总觉得食之无味,难以下咽。

李定国知他们心中难受,也不多言。几人默默地吃完饭,便回房休息。柳西来想起日渐惨死的百姓,却怎得也睡不着,便去院子里走走。

却见柳西来和李定国坐在院中石凳上,二人面对着面,一人拿了一瓶酒,自斟自饮。柳西来坐在两人中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月明星稀,叹道:“今晚的月色似乎特别的明朗!”

两人都未答话,柳西来又道:“有话不说,憋在心里是会难受的。”

“两位,武昌府内有一座关帝庙,据说香火旺盛很是灵验,不如我们去拜拜吧!”

也不等二人答话,李定国便起身,柳、楚二人便跟在他身后。

关帝庙离李府不远,几人走了小半个时辰便到了。

几人一一拜了关老爷,见庙内正好有长长的石凳,便一一坐下。

楚一飞道:“当日你说起你这位父王,赞不绝口,说他是世间少有的英雄好汉,我亦曾听江湖中朋友说起过,都说他是当世奇男子。今日一见,才知见面不如闻名,几十万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活生生被赶入江内淹死。如此灭绝人性,难道就不怕老天爷惩罚吗?”

李定国低着头,叹道:“这些年跟着义父南征北战,眼见我们的义军逐渐壮大,义父却迷失在权力与财富里,不能自拔。我也是痛心疾首,数次直言相权,奈何义父全然不听,这才有今日之祸。当初为民做主的义军,变成今日屠杀百姓的刽子手,我也是无可奈何呀!”

楚一飞又道:“我是江湖中人,不懂行军打仗之事。但你们如此行事,简直丧尽天良,还敢自称义军!”

“屠城之事,自古有之。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战争的残酷,是你等想象不到的。”

“胡说八道,你们打着为了百姓的旗号,实际上却是在抢钱抢地盘,还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举,我看这张献忠不是成大事之人,迟早要兵败被杀,李兄跟着此人难免也会遭遇不测!”

听到楚一飞直呼义父的名讳,李定国倒也不恼,只是叹道:“我刚才说了一将功成万骨枯,要成大事者需要付出的代价,非你我能想象的到。何况义父待我恩重如山,不论他日后胜败,我总得跟着鞍前马后,不敢辜负他的栽培。”

楚一飞摇摇头不再多言,取出腰间挂着的美酒喝了一口,递给李定国。

李定国接过酒喝了一大口,赞道:“好酒,好酒。”

两人便你一口我一口喝起酒来,柳西来看着他们惺惺相惜的情义,暗道:可惜了这位李定国了,他既跟着张献忠,便注定没好下场。要知日后入主中原的可是满清贵族,张献忠的失败已经命中注定。

又过了许久,李定国许是有些醉意了,拍了拍柳西来的肩膀,笑道:“我看这位柳兄弟面相不凡,是能成一番大事的人。”

柳西来见他打趣自己,笑道:“李将军见笑了,小弟文不成材武不成器,在这乱世要自保都难,何敢言成就一番事业啊!”

“柳兄弟过谦了,你虽不会武艺但胆识过人有勇有谋,能在杀人无数的锦衣卫手下保住性命,已经是非常人了。”李定国又看看楚一飞笑道,“况且你有飞剑客这等一流高手相助,又何愁不会武艺呢!”

柳西来笑而不语,李定国却道:“我生平见人无数,但似二位这等人才,放眼我军中再无他人。本来我欲向父王举荐二位,可惜我父王造此杀戮,相必天下贤才都嗤之以鼻,更不用提追随效命了。”

柳西来嘿嘿一笑,暗道:你这家伙倒是会忽悠,我这等废物居然被你夸成了人才,还不是想借机招揽我楚弟,可惜我楚弟是不会被你骗了的。

楚一似乎早料到他有招纳之意,忙道:“今晚我们便要离开武昌,也请李兄好自珍重,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只劝李兄万不可再做助纣为虐之事。”

李定国见他们误会了自己也不辩白,反而笑道:“我义父也是个苦命人啊!当年他青梅竹马的姑娘被楚王抢走,他气不过去找楚王理论。谁知那楚王指使延安知府陷害我义父,有几个愚昧百姓收了钱财,竟冤枉他徇私枉法收受贿赂,差点害得他丢了性命。”,他说完又喝了两口酒,笑道:“只是我也想不到当初铮铮铁骨意气风发的男子汉,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刚愎自用的。”

柳西来却道:“权力使人腐化,自古有之。”

李定国眼神中闪过一缕惊奇,随即恢复如常,叹道:“所谓尽人事知天命,我李定国做事只求问心无愧!”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眼见天色已晚,便打道回府。

武昌府此刻已经是座空城,安静的可怕,楚一飞正要推开四门却忽然听见有两个人正在说话,接着两道黑影一闪而过。

“嘘,今夜似乎有不速之客。”

他们轻轻推开门,果见有二人鬼鬼祟祟的身着夜行衣,似乎图谋不轨。

楚一飞和了李定国说了几句悄悄话,李定国道:“甚好,你我一人一个。”

两人忙朝那两黑衣人跑去,立刻战在一起。两黑衣人一高一低,楚一飞和低的那个交手,李定国选了那个高的。

那高个子亮出自己的兵器,却是个大斧头,只不过他招数不够精妙,几招过后便被李定国踢倒在地,但他兀自不服,提着大斧子又打了过来。

那矮个子却不与楚一飞交手,只以轻身功夫不停躲闪,楚一飞一时奈何不了他。

柳西来瞧见那高个子的斧头,心中暗道:这斧子好像在哪里见过!,过了一会,大声道:“众位住手吧!都是好兄弟,千万别伤了和气。”

说完就跑了出去,高个子听出柳西来的声音,喜道:“是柳家少庄主吧!”

双方这才罢斗,道路上太黑,众人忙进了寺里,两人摘下面罩,正是宣武山的当家张一标和仲天集。

张一标见了柳西来甚是开心,仲天集也和二人打了个招呼,又看向李定国,问道:“这位是?”

李定国忙道:“在下乃是大西王麾下二子,李定国。”

“哦,原来你便是人称小尉迟的李定国将军。”仲天集细细打量起了李定国,张一标却问道:“大西王,哪里冒出来个大西王了?”

“四弟难道忘了,张献忠自立大西政权,这个大西王自然是指张献忠了!”

张一标闻言,立刻拿起斧头,大声道:“你真是张献忠的义子?”

李定国点点头,张一标却一斧子抡了过来,李定国也是气力非凡,一掌握住斧把,笑道:“你还敢班门弄斧!”

张一标使出浑身力气欲抽回斧子,可却无济于事,不一会脸都憋得有些红了,只得叹道:“罢了,罢了,连你我都打不过,那张献忠我更是敌不过的。”

说完撒开自己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懊恼的以手捶地。

李定国见他们果然是敌非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仲天集。

仲天集笑道:“四弟不可胡言乱语,我等此次来是奉闯王之命送信给大西王的,可不是在挑事的。”

张一标却嚷嚷道:“二哥我可没胡说,闯王发布了悬赏令,拿下张献忠人头的赏金千两的。我还不是为了替闯王……”

他话未说完,仲天集过去狠狠踹了他两脚,怒道:“叫你胡说八道,我不让你跟来,你非要来,误了军机大事,你负得起责吗?”

李定国接过那封信,只见那信是闯王李自成手笔,信中写道:听说献忠老弟打下了武昌,老子甚是欣慰。有一件事要告诉老弟你,老回回已经投降我了,革里眼和左金王已经被我干掉了,就剩下你了。还望老弟尽快回我,不然……

李定国见这信里颇有恐吓之意,暗道:好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