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牡丹大力谈恋爱!》大力牡丹 男妃文 牡丹大力谈恋爱!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09-11 18:09:51

《牡丹大力谈恋爱!》大力牡丹 男妃文 牡丹大力谈恋爱!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牡丹大力谈恋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colaw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赵祁,叶筱

主角叫赵祁,叶筱的小说是《牡丹大力谈恋爱!》,它的作者是colaw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年馥怔在原地,丝毫不知他所说的后头有人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跟赵祁一样,也被那群大汉盯上了?如果是这样,那么那群大汉该是何方神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年馥怔在原地,丝毫不知他所说的后头有人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跟赵祁一样,也被那群大汉盯上了?如果是这样,那么那群大汉该是何方神圣啊,居然能对HIM下手。

正想着,一句清冷的询问从安全门处传来:“你们在这干嘛呢?”

年馥闻声望去,发现是赵祁,于是她猜测方才赵祁应该是看到了自己进来。只是...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她有些担心那些话被他听见,不自觉眉头蹙成一团。

这时,身后的脚步声也急匆匆地从楼下逃走了,留下一道安全门狠狠砸向门框的声音。年馥回过神,开始打量叶筱白皙的脸。

只见叶筱剑眉一挑,说:“你把猎物都吓跑了。”他这是不满赵祁突然出现,破了他的局。

赵祁推开安全门,走进阴影:“猎物?你手里不是已经逮了一只么?”他神色玩味的看着一处。

年馥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便看到了被男人紧攥着的自己的手。她略微顿住,却又抬头看了看叶筱,最后才试图把手挣开。

而叶筱目不斜视,盯着赵祁,手上的力道却是更大了一些。

他说:“这话说的,好像她是你的猎物一样,你的猎物,我哪敢动啊。”

听到这话,年馥心里蓦地一紧,也不知怎么想的,就莫名其妙看向赵祁。

而赵祁稍稍高冷,丝毫没理会他的挑衅,而把目光落在年馥身上,冷声:“还不过来?你是他的助理吗?”

“……”

她哪经得起这种教导主任的目光,抿抿嘴唇,便要迈步向赵祁的方向去。可不料身后的叶筱又恶作剧似地环住了她的手臂,她头皮一阵发麻,只听到他说:

“也不是不可以。”

空气瞬间凝固起来。

年馥的大脑飞速转动:外界关于他们的不和传闻是真的!她恨不得马上就搬个小凳子来发新闻。

半刻,台阶上的人没作声,只有眼神在黑暗中闪烁不定。叶筱则乘胜追击:“怎么?你现在还是凡事怪女人?”他戏谑地扬起年馥的手:“没看到她被我抓着么?怎么过去?要不你来救救她?”

他心里明镜似的:单凭赵祁这反应,就能给他手上这女生下判书——赵祁在意死她了。只是赵祁愈在意她,他愈想把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正得意着,他却不经意扫到女孩手背上的一块淤青,不自觉瞳孔微敛了敛,手上力道轻了许多。

年馥大条,没察觉这些,只是见他一套嘲讽行云流水,不由感叹:这厮真会挑衅。艺人都这副鬼样子么?她不禁对自己的助理生涯更担心了。

末了,她又瞟了眼赵祁铁青的脸,才发觉气氛已经到达了崩析的边界。

她于是又忍不住想顾念南说的“绯闻”,最后灵光一现:莫非,这俩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往事?难道是情敌?又或许……是前任关系?

年馥愈想愈开心,又扫了眼身旁两位帅哥,嘴角不自觉咧出笑来——不管怎样,能被俩帅哥争来抢去,这感觉还是挺美的。

她满面春风自得自乐,丝毫没发现赵祁一直在盯着她这张信息量巨大的脸。

半刻,赵祁无声一笑,幽幽说一句:“跟上,迟到扣工资。”说完便风轻云淡的推门走了。

“......”

年馥明显感觉到叶筱的手颤了一下。

“你先去吧,”叶筱放开她的手,露出标准的画报笑容:“刚刚不好意思啦,扣钱的话我给你补上。”

年馥一时无话可说,只好尴尬地挠挠头:“没…没事…”

自此,三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权当刚刚无事发生过。

——

由于员工电梯太挤,年馥只好爬楼梯回了31层。刚到办公室,年馥就发现赵祁已经到了,他靠在里间的办公椅上,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交织握成拳头抵在嘴唇处,似乎在思考什么。玻璃大门开着,应是在等人。

年馥怕撞枪口,便不扰他,直接坐到外间空旷的秘书位子上看文件,偶用余光略略往里间扫一眼——她觉得他那正襟危坐的模样,也就跟顾念南学了个七分像吧。

年馥看了没一会儿,就听赵祁温润疏离的嗓音透过玻璃门传来。他说:“进来。”双眼乌黑的如同夜幕,直直穿透了一切。

年馥见了,略略点头,走向前去。起身时还抚平了腰间的衣褶。

她站定在他的办公桌前,有些许紧张,攥住了自己的衣角。

他看她一眼,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年馥一怔,心脏蓦的一扯,片刻才反问道:“您是指?”

她疑惑的望向赵祁,试图从他细微的表情变化中得到答案——敏锐,谨慎,这些都是记者的拿来安家立命的品质。她虽然很久没碰过新闻了,但从前日复一日训练出的潜意识不会就此离去。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肯定,赵祁这个问题意有所指。

而赵祁却没任何表情,他摊开手,说:“简历上写的,哥大新闻高材生,怎么会想回国?国内的新闻业不是很景气。”

年馥这才笑了,答:“哪里的新闻业都不景气,回国只是因为有一件未了的心愿。”

赵祁挑眉看她:“哦?什么心愿?”

年馥眼神闪躲:“私人问题,恕不奉告。”

于是赵祁很快转移话题,又问:“美国新闻业怎么会不景气?据我所知,西方媒体在国际上话语权可是很高的,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信息传播几乎是垄断地位,从前的报业到现在的互联网,哦....互联网可能会好点儿,没那么好垄断。”说着他无声笑了一下。

信息传播、国际传播、信息垄断、报业...听到这些熟悉的名词,年馥心下一紧,又偷偷扫了一眼这个男人——此刻,他正认真的谈论着自己对新闻传播的看法,一米阳光洒在他立挺的侧脸上,年馥忽然觉得他倒是没那么讨厌了。

但她始终没有表露出来对他的改观,只是又笑笑说:“国内也好,国外也好,都一样,新闻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她抬眸看着赵祁,说:“总有人说新闻工作者是社会的正义骑士,其实不然,他们只是一只只提线木偶,沿着这线所攀登上的云端,不过是幕后BOSS所建立的虚幻。”

赵祁眸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笑问:“你对新闻很失望?”

年馥摇摇头:“我对这世界很失望。”

赵祁心脏砰然一窒,看向她的目光也复杂起来——悲悯,同情,索求,关爱...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全部交织在一起涌上他的脑海。这时,年馥也回过神来,似乎意识到方才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赵先生,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她以为他是在测试她,连忙做出一副乖巧懵懂的样子。

果不其然,装单纯这招全世界通用,且屡试不爽,赵祁神色迅速缓和,说:“没什么事了。”

年馥颔首:“那我先出去工作了。”她用目光指了指外头的一堆文件。

赵祁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她竟然擅自在秘书处坐下了,不由好笑道:“你把东西搬进来,那个位子是准备给秘书的。”他指了指角落里一张小书桌,说:“东西放那儿,你这助理招的太急,办公用品还没来得及买,你在我桌上办公也行。我不常来这里,一般都在工作室和练习室,在楼下。”

年馥讷讷点头,“好吧……”说着就要把东西搬过去。

正搬着,就听身后的人话锋一转:“你认识叶筱?”

年馥心一悬,平静简短道:“刚认识。”心里却是想:怎么这人还没忘了那一茬?!

赵祁无声一笑:“挺厉害啊,才来半天就跟所有人都认识了。”仿佛一颗柠檬精。

她自然听懂了言外之意,沉默不语,接着搬东西。

文件不算多,一下就搬完了,年馥正摸着桌子的灰呢,就听赵祁又问:“咖啡呢?”

年馥一怔:“啊,对不起!我忘订了……”她连忙掏出手机,发现屏幕已经被摔得稀碎。

应该是刚刚摔倒时压到它了,她欲哭无泪。

赵祁很快发现她的表情不对劲,瞟一眼问:“怎么?碎了?”

年馥瘪瘪嘴:“嗯。”

她面色凝重的用指腹抚平碎成万花筒的屏幕,像小河豚蠕动着鱼肚白。

见她这样,赵祁忍不住发笑——有点可爱。

不对。

是非常可爱。

“别难过了,”赵祁拍拍身旁的椅子:“过来。”他竟然擅自把年馥的椅子挪了过去。

年馥别无他法,只好过去坐下。两人距离甚近,她又闻到他身上熟悉的薄荷香味。

“以后你就坐在这里。”他说。

年馥点头,把包包放到背后。

“这里的所有东西你都能用,唯独不能打开我的抽屉。”

“好。”她嘴里应着好,却没忍住瞟了眼他的抽屉。

赵祁发觉了,嘴角轻轻一牵,继续说:

“空调是中央空调,有时候温度会过低,你可以给管控中心打电话,也可以盖毯子,”他拉开柜子,拿出一床毯子递给她,“毯子都在这里。”

“好。”她接过毯子,把它盖在腿上。

“一般情况下你是要跟着我到处跑的,所以呆在这的时间也不多。”

“我知道,顾总说过。”

“不过,我很好奇——”赵祁突然拉长了尾音,俯身看她,“你真的当过童星?”

时间实在过去太久,他不敢轻易相认当年那人,只好心一横直接问她。

辛苦寻觅十年都未果的人,怎么今天就突然出现了呢?他乐极,惶恐,然不信。

“嗯?”年馥抬起头,对上他炽热的目光,四下茫然。

他搪塞:“顾总说的。”

“对,小时候当过一阵子……也不算童星,就是小模特——”说着她又目光游离,不知道是在逃避赵祁的直视,还是在逃避这个问题。

最后,女孩声音如蚊嗡一般揭着自己的伤疤,他不忍再问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