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如意仙缘,花开君亦来》 反攻 如意仙缘,花开君亦来强强

更新时间:2019-09-15 18:05:46

《如意仙缘,花开君亦来》  反攻 如意仙缘,花开君亦来强强 连载中

《如意仙缘,花开君亦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北海有鱼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阮肖钰,陈骆

《如意仙缘,花开君亦来》由网络作家北海有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阮肖钰,陈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不多时,门外传来脚步声,陈骆已经禀明天帝,这方来此带阮肖钰前去觐见。 阮肖钰在几个宫人的侍奉下换好了衣服。天宫的云锦比人间的绫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多时,门外传来脚步声,陈骆已经禀明天帝,这方来此带阮肖钰前去觐见。

阮肖钰在几个宫人的侍奉下换好了衣服。天宫的云锦比人间的绫罗绸缎不知舒服了多少倍,更衣出来的阮肖钰看呆了茯苓,一席青色云锦行云流水,黑发如瀑,五官精致,面色冷峻,宛如画里的绝色在这一刻飘了出来,真真切切地站在她面前。

天帝正同众臣早朝议事,听闻阮肖钰回来,喜上眉梢。可一听说阮肖钰失了法力和记忆,还带了个凡人女子回来,内心又急躁得很,忧心这洄生铃现在何方。不顾那满朝等着禀奏的臣子,命陈骆速将二人带来,急欲问询一番。

陈骆马不停蹄地赶往寒锋殿,明眼人都看得出,天帝听闻阮肖钰的情况之后心情不佳,他一点儿也不敢怠慢,火急火燎地就往这边赶,又速速将二人带离了寒锋殿。

为了节省时间,陈骆便在路上给二人讲了天宫的规矩,以及一会儿见了天帝该行些什么礼数,让二人牢记在心。为了防止这向来桀骜不训的阮将军一个心情不佳做出什么触怒天帝的事,他还特意跟二人讲了天帝是如何如何厉害,在天界有着怎样的地位。由于讲述过于精彩,如今对天界一概不知的阮肖钰竟是听入了迷,茯苓在一旁也只得做出一副极为惊讶的样子。

讲着讲着,一行人就到了宣武殿,陈骆嘱咐二人快些进去,又叮嘱他们不要忘了礼数,这才离开。

茯苓隐了自己的仙气,如此这般,在这天族人眼中她便与常人无异了。她自小体质稍有些特殊,隐去自身仙气之后便无法被察觉,不似其他的仙,碰上个法力比自己高强的便会露陷。她也正是因着这点才敢堂而皇之地随阮肖钰来这天宫。

天帝散了早朝,此刻众仙家陆续从宣武殿出来,同往这边赶的阮肖钰撞个正着。

众仙家深谙在阮肖钰面前不可失了礼数之理,从旁经过时,一一微笑点头问候一声,阮肖钰一一应过,眼底不起一丝波澜,似乎见惯了这等情形。

有些眼尖的注意到一旁的茯苓,斜眼瞧了瞧方才看出她不是这天界的女仙,而是个实实在在的凡人,心里奇得很,却又不敢有所表现,待到走远以后才聚到一处谈起此事。

茯苓也算见识到了这战神之威,她从那些仙家眼中看到的唯有尊重和敬畏,如此诚心的敬重恐天帝也难及。

原以为那天门以及整个天宫的走廊里的黄金琉璃和宝石已经够奢华夺目的了,到了这宣武殿一看始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整个宣武殿皆是纯金打造,整个大殿的墙壁,地面,梁柱,甚至座椅皆为黄金,被透进殿内的阳光照耀着,看上去当真是璀璨夺目,茯苓暗想这得多少黄金啊!然而这些还不够,两旁的八根盘龙柱上是浮雕的金龙,而其身下的流云竟是蓝宝石镶嵌而成,一团一团,好不耀眼。这宝石蓝同那金黄对比,煞是好看。脚下是最为珍奇的云理石,三界只有天界极东南出的苍夷山才有。如此珍贵的石头一般都被用来雕刻成摆件,供众仙赏玩,且个个都是珍品,岂料天帝竟用它来铺了宣武殿的地面,着实奢侈!

思及天帝正在等候,两人并无逗留,相携往殿内走去。

待走近时,方看见大殿中央是一张半人高的琉璃桌,桌面极广,闪着七彩琉璃光。而那桌子背后危坐着一位身着金色华服的男子,相貌端方,五官笔挺,看起来十分年轻,却自然流露出一种与他年龄不甚相符的威严。他的冷傲同阮肖钰不同,带了一点王者的庄严肃穆。

这天界的传奇领袖原来如此年轻,并非阮肖钰以为的仙到暮年。可他却从天帝身上感到一种冷淡和疏远,虽说从那陈骆口中听说自己是天帝最看中的爱将,但他感觉到天帝望着自己的眼神让人不舒服,许是他对自己有些忌惮。

二人来到其正前方单膝跪地,作了个揖后便齐说了声“参见天帝”。天帝立刻让二人起身,一双眼睛在二人身上不停搜索。

“阮将军,你可还记得朕?”

“回陛下,臣,记不得。”

天帝闻言一阵黯然,去一趟木族竟然有这么大的折损,连阮肖钰也能伤成这样。

“阮将军此番去木族和谈的经过朕已听说,朕知你此行辛苦,如今安然回到天宫,便好好修整一番。只是眼下爱卿的情况令朕甚是担忧,朕定当竭力医治爱卿,明日便派丹君为你诊治。”

阮肖钰谢过皇上,按照刚刚陈骆所说的美言了天帝一番。天帝眼里闪过一丝惊奇,这阮肖钰失忆之后性情也变了不少,这要是在以前,他是断然不会说这等奉承之话的。但天帝不知,阮肖钰虽然嘴上这么说,心底终究还是原来那个他,说完之后也是别扭得很。

天帝看了几眼茯苓,这女子虽说是个凡人,但竟一点凡人的样子也没有,按理说见了他这等天界帝王,寻常女子铁定是吓得浑身颤抖,眼神飘忽,脸色苍白,她却不然。此刻的茯苓面色红润,眼神清亮,一双大眼不时往四周瞧瞧,倒像是小孩子见了新鲜事物不住地好奇,惹得天君多看了她几眼。

天君好奇其身世,开口询问。

茯苓察觉自己表现得有些高调了,听到天君问话后立马收敛了一些,天君微微一笑,恰好被阮肖钰察觉,也朝茯苓看了一眼。

茯苓把自己胡诌的故事又在天帝面前讲了一番。认识阮肖钰之后她说谎说的多了,如今讲起来脸不红心不跳,流利地讲完了前前后后所有事。阮肖钰见茯苓记得这般清楚,心里一暖,面上却不动声色。

天帝听完茯苓的话之后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说起话来也让人觉得不再那么压抑。茯苓趁此机会便对天帝说起她与阮肖钰的婚事,脸上还带有一抹故作姿态的潮红。

茯苓有些支支吾吾,她觉得这等事作为女子是不可说的过于直白的。她的心思被阮肖钰看穿,于是他便把剩下那些她未曾说的说与天帝。

原本今日他二人要去镇上订做喜服,三日后成婚,可是这突然而至的天兵以及这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身世彻底搅乱了二人的生活,他竟成了威震天界的战神,被带到这天宫。他心里觉得对不住茯苓,请求天帝准许二人近日成婚,挑个吉日便办了。

天帝有些为难,这阮肖钰自当上将军之后战绩了得,名扬四方,甚至比他这个天帝还让人佩服,因此他心里早就有了芥蒂。天帝很久之前就有意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他,以跟他成为一家,以后便不必再担心他造反。

但是依阮肖钰之前的性子如果硬塞给他个不喜欢的女人他断然不会接受,天帝为此头疼了好久,如今他失忆之后似乎好说话了许多,寻思这正是个好时机。眼下他既然有了妻子,便说明他是动了凡心,虽说这阮肖钰恢复记忆是迟早的事,但如果趁这段时间让他和妹妹产生点感情那是最好不过。何况这茯苓只是凡人一个,寿命终究不能和他们相比,百年之后她早已再入轮回,把阮肖钰忘个精光,估计阮肖钰也不会同她长久。

于是天帝故意推辞,说他俩的婚事急不得。阮肖钰既是天界战神,婚礼自然得是风光无限,他答应二人待他把伤养好定会择个吉日,宴请四方,昭告天界。

二人都听出了天帝的拖延之意,但谁也没有再说什么。告别了天帝,回了寒锋殿。

今日所见所感皆让茯苓忧心忡忡。这天宫不比人间,不是她可以随便乱来的地方,在这里又得小心使用法术,一不留神就会被抓个正着,到时候根本解释不清。还有那个夏河桀,他跟阮肖钰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得而知,那家伙也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估计不会跟自己和平相处。还有那天帝,年纪轻轻却野心勃勃,他跟阮肖钰的关系微妙得很,稍不留神便有杀身之祸。如今他不同意自己和阮肖钰的婚事自然是有其他打算,但目前她亦是无从知晓,只得走一步算一步。

还有那个要为阮肖钰诊治的丹君也不知是何人,她总隐隐觉得他才是最难对付的。

说起来,如今她可以信任的只有阮肖钰了。

心上一抹讽刺之意同那日木柘宫前的痛苦回忆一起向她袭来,逼得她红了眼眶却又生生把泪逼了回去。那失去至亲至爱的痛像一把烈火,烧得她痛苦不已,她紧紧攥住了拳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