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的私宠 弱受 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9-20 06:07:34

《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的私宠 弱受 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免费阅读 已完结

《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北岛闲人 分类:架空 主角:唐媚,都说

新书《妃常撩人:错惹暴烈王爷》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北岛闲人,主角唐媚,都说,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唐媚百思不得其解,她只好先坐下来吃饭,两荤两素,菜色鲜艳,都摆成飞鸟或牡丹花的造型,要不是肚子饿急了,她还真不忍心吃。 吃饱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媚百思不得其解,她只好先坐下来吃饭,两荤两素,菜色鲜艳,都摆成飞鸟或牡丹花的造型,要不是肚子饿急了,她还真不忍心吃。

吃饱后,再喝了一碗莲子银耳汤,唐媚便把喜帕盖在头上。

过了一会儿,四个丫鬟敲门而入,送来了热水。

唐媚不习惯这些人伺候,便道:“你们把我的丫头和嬷嬷给找来,就是碧儿、巧儿和尤嬷嬷。”

丫鬟们见唐媚并不自称本妃,便都大胆了些,其中一位丫鬟应道:“王妃,你可能还不知道,凡是来信王府的人都得先由李嬷嬷教养一番,估摸着半个月后才能来你身边伺候呢。”

唐媚听了有些冒火,“我带来的人都是跟了我多年的,怎么还得受这里的嬷嬷教养?你们去找王爷,叫他赶紧把我的人给带过来!“

丫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面露难色,看来这位王妃并不是好惹的。

刚才那位说话的丫鬟忽然变得怯懦懦的,说:“王妃,王爷在忙,奴婢们哪敢去前堂找他。待夜深了王爷肯定会过来找王妃,到时候王妃亲自跟王爷说好不好,奴婢们没规没矩地去跟王爷说这些,没准王爷一怒之下会把奴婢赶出府的。”

唐媚惊愕,不都说信王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么,怎么对待下人这般不讲情理?

唐媚试探地问:“王爷平时脾气很大么?”

“没有,王爷脾气好着呢,但他不喜欢不守规矩的人。”

唐媚没再说什么,摆手道:“你们都出去吧。”

四个丫鬟相继出去了,但她们不敢走远,就在旁边的耳房里歇着,只要唐媚叫她们,她们就能听得见的。

唐媚见她们都出去了,再次把盖头揭下来,把王妃头冠也取了下来,这种东西太沉了,戴在头上闷得慌。

用热水泡了泡脚,她就来到书架前找书看。时辰还早,若按她以前的习惯,这个时辰她还在炼丹药看医书呢,这么早她可睡不着。

何况信王没来揭她的盖头,她好像是不能睡的。

她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翻,都是些诗词歌赋,看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没意思,便把书放下了。这个南雍国的人怎么都看这种书啊,整个书架上竟然没有一本医书或炼毒的书,这样大家岂不是都死得很快?

就在她放书的时候,书角碰到书架的里壁,随着“咯吱”一声响,书架的旁边一道墙竟然开了,原来这里是一道门!

唐媚好奇,走了进去,这里间与外间完全不一样,外间馨香雅致,而这里间却是富丽堂皇的景象,一桌一椅、一物一器都显得高贵奢华。

地上铺着洁白绒毯,唐媚踩着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屋正中间摆着一张墨绿玉矮几,上面摆着围棋还没收。

再往里走是一张挂着浅紫色帷幔的大床,帷幔是薄纱质地,隐隐约约透着一股丁香味儿。

莫非这里才是信王平时睡的床榻?她撩开帷幔坐了下来,手摸着柔软得轻若无物的棉被,寻思着睡在这里应该很舒适吧。

唐媚想到丫鬟说信王不喜欢不守规矩的人,她一来还是先别惹恼了他才好,便起身去外屋,戴上头冠,盖上喜帕坐着。她现在是唐媚,不是林萝,得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可是这么一直呆坐着真是憋闷得慌。

左等等不来信王,右等也等不来信王,她实在累得有些坐不住,觉得这外间的床远没有里间的床柔软舒适,她便再次进了暗门。

她脱了鞋,踩着洁白绒毯来到床前,正要坐上去,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倒吸一口冷气,刚才床|上还是空空的,现在竟然躺了一个大活人!

明明没见着信王从大门走进,他是怎么躺到这张床|上的?唐媚蹑手蹑脚走了过去,闻见信王身上有一股酒味,看来他是喝大了。

或许这间屋子还有另外一道门,就像刚才她无意中碰到机关一样,指不定这间屋子还有多少道机关呢。

这个信王搞什么神秘,自己家里也弄得这么玄乎作甚?看来这个信王倒是个防心很重的人,防心重必定就疑心重,传言都说他处事谦虚、敦厚儒雅,怕是不太属实。还有,刚才那道暗门是她不小心推开的,信王不会也疑心她吧?

唐媚见信王一呼一吸,十分均匀,可能他是喝醉了后就跌跌撞撞不知从哪道门进来的,然后一躺下便睡着了,把她这个新娘给忘得一干二净。

唐媚心里有些气恼,她乖乖地当着娴静淑雅的唐媚那么久,刚才坐在那儿等他都快一个时辰了,他竟然把她这个新娘给忘了!

唐媚细瞧着床|上这个男人的面宠,都说信王长得温润如玉、俊逸儒雅,可唐媚却不这么认为,他明明是一位阳刚之气十足的男人,虽然是静睡着,也能让人感受他的威猛与魄力。

他面宠虽然长得较精致温润,但天庭饱满、鼻梁高挺、气宇轩昂,唐媚觉得他若是站起来,估摸着会像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或许各人眼光不同吧,唐媚也没再仔细琢磨,而是将信王枕边放的一块玉石拿过来,这个蠢王爷,也不怕自己一翻动,玉石会咯着他的脸。

唐媚正要将玉石放在桌上,无意中发现底下还刻着字,原来这是信王的大印啊,因为底下刻着“信王印”三个字。

睡觉都守着自己的大印,这个信王也真是奇怪。

他睡得这般香甜,唐媚有些束手无措了,他现在是自己的夫君,而她是他的王妃,她是不是要一般的女人那般伺候自己的男人,要为他宽衣?因为信王没**裳,也没盖被子,她现在是信王的女人,好像确实不能干看着。

好吧,唐媚只好伸手为他解衣纽,王爷的盛装就是繁复,她自己身上的王妃装都是由碧儿和尤嬷嬷穿上的,现在要她为信王**裳,还真是有些手忙脚乱。

解衣纽、取玉佩、扯腰带。

信王被唐媚折腾得这么久,终于有点反应了,他手指动了动,然后翻了个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