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是什么意思 第二十一节 意动 沧海夷珠801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是什么意思 第二十一节 意动 沧海夷珠801

发布时间:2019-08-16 00:41:0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垂枝银杏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垂枝银杏原创小说《沧海夷珠》,主角是李沧,霏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霏珠,你的珠花掉了两颗珍珠。”李沧招手唤霏珠过来,要替她穿戴回去。 石霏珠有点诧异,自己只戴了砾金珊瑚簪子和纱花,并没有戴珍珠

沧海夷珠

推荐指数:10分

《沧海夷珠》在线阅读

《沧海夷珠》 免费试读


“霏珠,你的珠花掉了两颗珍珠。”李沧招手唤霏珠过来,要替她穿戴回去。

石霏珠有点诧异,自己只戴了砾金珊瑚簪子和纱花,并没有戴珍珠攒的珠花,她接过珍珠看了看,混圆无孔,没加工过,认出来是方才落泪所化的珠子。心上一动,没说是,而问李沧这种珍珠能卖多少钱。李沧就留了下来,说让正心打听打听。

此时屋里暗得只能辨出大概的人影了。李沧答应了替她美言几句好早些出堂,言谈间也规规矩矩,让霏珠精神上放松下来。想起肚子还饿着,在窗边往外去望烧火的嬷嬷。可惜嬷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霏珠只看到微微冒着热气的水壶还搁在小炉上。“沧公子您歇着吧,霏珠饿了,去垫补点吃的。”扔下李沧去翻食盒里的点心。好在还有两碟子糕点,洗了手就着梅煎吃下去,才好受些。

李沧也三步两步踱到客厅里来,坐在一旁看霏珠吃东西。时下妇人们流行将唇只涂两点口脂,周围扑了粉,扮作樱桃小口。霏珠什么都没涂抹,比起李沧见腻了的妆容来,她的素颜称得上与众不同了。

“霏珠,看来你不仅是我见过的最胆大妄为、最目无尊卑、最喋喋不休的丫环,也是最笨手笨脚的丫环,连口脂额黄都不会点。”李沧也不点灯,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看霏珠把点心渣沾了一嘴。“馋嘴丫环,猫吃鱼还不忘擦嘴不留腥,你看看你脸上。”

霏珠埋头吃点心,听到李沧这么说,才取手帕擦擦嘴。抬头发现天竟这般黑了,立即就要点灯:“沧公子,麻烦您点盏油灯。桌上还有没收拾的鱼刺,不小心扎到手怎么办。”

“那是你这个丫环的事啊。”李沧纹丝不动,拿起喝剩下的半盅酒慢慢饮着,看霏珠的双眼星星一样在月色中熠熠生辉。

霏珠想找颗夜明珠来充当光源。一摸荷包,没带着。她不懂怎么把灯点亮……火褶子没摸过,火柴打火机没有,火石也没有。无奈之下,摸着桌沿,推开门,冲着桃林就喊:“梅子姐姐,松子姐姐,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既然事情已经谈妥,霏珠不想在这里多待。

桃林里悠悠传来哨子声。不一会儿,满脸兴奋的梅子挽着同样满脸兴奋的松子提了盏小花灯结伴走出来。霏珠悄悄拽了她们袖子问:“凉公子赏了多少银子?看把姐姐们开心的,嘴都要咧到明年啦。”

梅子拍了她一下:“钻进钱眼儿里去了?说,服侍大公子做什么了?”

霏珠立刻讨饶,指天叩地的发誓什么都没发生。三个人提着灯进了屋子,与李沧辞别。梅子看到屋里黑着灯,又取笑霏珠一番,一起把碗筷收拾了,给李沧留下两壶酒一碟子红衣花生下酒,梅子还不忘趁机讨赏钱:“公子,好歹也叫我们瞧瞧您荷包里的银子长什么样~”。李沧果真每人发了一枚玉扣,说是比银子好。

装好食盒要走时,李沧想让霏珠留下,梅子看时辰不早,之前一直让两人独占了小筑,在柳主事面前也说得过去,便委婉地替霏珠拒绝了,还搬出许多斜雨楼的规矩来,递上花牌册子,请李沧另选一位姑娘。

李沧便点了花魁与才女各一位。

梅子暗叹,这就是男人啊……才新新鲜鲜要了霏珠来伺候,人还没走呢,眨个眼就点花魁,一点还是两位。她面不改色地说:“公子真是好雅兴,梅子这就给您瞧瞧两位姑娘花灯亮着没。”

三人结伴往忘忧楼那边走。梅子迎客见得客人多些,形形色色见怪不怪了,怕霏珠头一回遇着这样的薄情客人独自伤心,特意与她说了许多话:“霏珠妹妹呀,雅间那个二公子,真是有趣,能摘桃叶含在口里吹小曲、学鸟叫,哎呦跟真的一样。还有前天我遇着的萧公子,真正是一表人才,又会摆卦,我觉得他比孟公子厉害,说起孟公子……”

松子也是跟着主事姑娘好几年了的,哪能看不出梅子的心思。她笑着去挠梅子痒痒:“瞎Cao心,全不用在正经地儿上。你去瞧小筑屏风后头的浴盆没?”

梅子摇摇头。霏珠也好奇地问:“浴盆是金子做的?我怎么就错过了呢……明天还能去不?能去的话再进去看看。”

“一个比一个缺心眼。”松子没有点破,说说笑笑赶路。梅子领悟了过来,霏珠没见着浴盆,必然也没用那浴盆,大约真的没发生什么。待会儿柳主事问起来,也省得喝那碗汤了。心里轻松不少,步子也轻快许多。

雅间『不醉不归』客厅里,李凉惊喜地发觉哥哥不是糊涂状态。往常,他一早一晚最容易糊涂,只能练练功或者睡觉。现在哥哥还能自斟小酒,一脸世家子弟应有的风轻云淡,让李凉放心不少。

“哥哥,昨夜你与姑娘联诗,那会儿脑子想必也是清楚的。今夜是何事呢?弟弟觉得这些事或许对哥哥有所帮助。”李凉也坐下斟了杯酒。

李沧先拿出那颗珠子,让正心去打听打听多少钱。正心接了,辨别一番,递给二公子去看属于南珠还是北珠。

“今天没有联诗,说了会儿话,我说丫环可恶,霏珠说丫环不可恶,一直说到她们走。”李沧毫不忌讳自己的毛病,医治了这么多年,时好时坏。

那个丫环吗?李凉暗暗想。他饮尽一杯酒,拍拍哥哥的肩膀道:“霏珠那个小丫头长得不错,哥哥喜欢的话,就带回府里吧。让她陪着哥哥聊天说话,也许会有所裨益。”

李沧摇摇头:“她的志向跟以前的丫环不同,她今天请求我替她说说好话破格出堂。”

李凉放下酒杯,将珍珠举起来细细看:“一心要出堂的丫环?还真是可爱到不谙世事。哥哥打算让她出堂还是带她回府?我们在康州办差顶多十来天就结了,早早订下来,好备办乐籍文书。”

李沧想了想,霏珠所说的“丫环家风不正”“缺管教”也有点意思,说不定领回去能改善府里的丫环风气。遂点了头。兄弟二人闲话了一会儿,便有侍卫领着两位姑娘到小筑来,正是刚送完客赶来会公子的花魁与才女。

沧海夷珠

作者:垂枝银杏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垂枝银杏原创小说《沧海夷珠》,主角是李沧,霏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霏珠,你的珠花掉了两颗珍珠。”李沧招手唤霏珠过来,要替她穿戴回去。 石霏珠有点诧异,自己只戴了砾金珊瑚簪子和纱花,并没有戴珍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