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太子殿下,请留步》太子殿下,请留步苏慕安 第59章 下山收妖2 太子殿下,请留步冰山攻

《太子殿下,请留步》太子殿下,请留步苏慕安 第59章 下山收妖2 太子殿下,请留步冰山攻

发布时间:2019-09-07 06:03:5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苏慕安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慕安原创的婚恋小说《太子殿下,请留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念青,乌婆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若是能拜入天尊足下,即使是自己的父亲,见到自己也应该跪下行礼。 苏绝心跳得快了些,只觉有一股热血在体中流窜。 “师兄,你这又是何

《太子殿下,请留步》 免费试读


若是能拜入天尊足下,即使是自己的父亲,见到自己也应该跪下行礼。

苏绝心跳得快了些,只觉有一股热血在体中流窜。

“师兄,你这又是何意?”一向沉默不语的元空此刻也有些惊愕,他是个十分清瘦的老头,看上去年纪比天尊还要大些。满头银发,胡须花白,如同老翁,仙风道骨。

天尊却是淡淡一笑,“师弟放心,我那两道关卡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破得了的。我的条件已经开出,这些弟子们能不能做到,便是他们各人的造化了。如果能破得了这两道关卡,那也够格当我元虚的弟子。”

苏绝微微一惊,原来天尊虽说松了口,可那两道关卡必然很难,能通过的人想必是凤毛麟角。这样一来,既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又能断了其他人拜入天尊门下的念想。

真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

苏绝忍住内心的冲动,问道:“天尊,您刚才说的可是任何人都能破您的关卡?”

天尊眉梢一挑,颇有些狂傲,“自然。即使是天下之人都来破我的阵法,老夫也相信没人有这个本事。”

“那逐月可以参加吗?”

“你?”天尊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斜斜的射了过来,面纱下的人一动不动任凭他打量,隐有当仁不让的锋芒。

“若您的两道关卡真如您所说的那般难如登天,何惧逐月一个小小的女子参加?”

“激将法?”天尊识破了苏绝的小聪明,却似乎并不生气,反而脸上稍霁。浅蕴却沉不住气,急忙站起身来,朝天尊不服气道,“天尊,我也要去。”

天尊一捋胡须,略一停顿,“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天尊请讲。”

天尊转过身来看着苏绝,“你二人放走了无量山脚的千年蛇妖,那蛇妖吸了你的精血,一定妖力大增危害人间。若你二人能在一个月内将蛇妖收回,老夫便给你们这个机会。”

浅蕴却道:“天尊,徒儿堂堂昆仑山高阶弟子,怎能和一个凡人联手降妖。若是真能降服那蛇妖,那这功劳算是我的还是她的?”

她抬头,一双美目微微眯起,夹杂着隐藏的怒火。

“徒儿绝不会和这个凡人一起。除非天尊答应我,我们两人中谁能收了这妖怪率先将丹药送到您手中,谁才有资格去破那两道关卡。”

苏绝一惊,眉头紧皱,不由得望向浅蕴。

这女子真是恶毒。自己法力不如她,要想收服千年蛇妖,一定要借助她的力量。如今她提出这种要求,无非就是想断了自己进入昆仑山的一丁点的可能性。

话还没出口,却听见天尊的声音沉沉响起,“好,就依你说的办。谁能率先将丹药交到我手上,谁就有资格同其他人一起参加一个月后的大会。你们两明日一早便下山。”

苏绝见天尊心意已定,料想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丫头改变主意。她努了努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门扉缓缓推开,阳光之下,台阶两侧,立满了昆仑山的弟子。众人纷纷依次跪立,行礼之声如排山倒海一般振聋发聩,响彻云霄。

“拜见天尊……”

刚走两步,却听见背后“噗通”一声,只听见几道急切的呼喊,“逐月!”

苏绝再次醒来,已是天黑。

还是那熟悉的白色幔帐,屋子里门窗大开,窗外那株海棠依旧摇曳纯洁。有淡淡草药的香气传来,桂花树下孩童笑声阵阵。苏绝挣扎着起身,刚好就瞧见丰仪正和念青在树下玩耍。

苏绝的心头莫名一阵安稳。

“醒了?”说话的却是妙龄,她一袭青色衣衫,斜斜坐在窗边,潇洒不羁风华绝代。她眉眼弯弯,似乎有幸灾乐祸,“那浅蕴已经出发两日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到了丰都。”

苏绝一惊,赶忙坐起,“你为何不叫醒我。”

妙龄摊手,飞身到了面前,“你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大夫说你必须静养一段时间。”

“我没有时间静养了。”苏绝便要站起身来,肩上的伤口疼得让她忍不住嘶了一声,“我现在必须下山,收了那蛇妖。”

“就凭你也想收服千年蛇妖?”妙龄眉头一扬,不置可否,“只怕还没去就被蛇妖给生吞了。”

苏绝微微笑:“谢谢你对我有如此的信心。”

“不客气。我知道此次下山事关重大,你不是一直想要拜入昆仑山吗,这次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所以啊,这次我可是特意来帮你的。”

“难道你有办法收服蛇妖?”

太子殿下,请留步

作者:苏慕安类型:婚恋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慕安原创的婚恋小说《太子殿下,请留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念青,乌婆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若是能拜入天尊足下,即使是自己的父亲,见到自己也应该跪下行礼。 苏绝心跳得快了些,只觉有一股热血在体中流窜。 “师兄,你这又是何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