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折锦春》折锦春txt微盘 第019章 别连云 折锦春小说大结局

《折锦春》折锦春txt微盘 第019章 别连云 折锦春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9-09 06:08:5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姚霁珊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折锦春》由姚霁珊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素,福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阿妥怔怔地听着,神情中有些惧怕,亦有些茫然。 秦素所言她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看秦素此刻的神情,她也知道,此事是极为重要的。 而

折锦春

推荐指数:10分

《折锦春》在线阅读

《折锦春》 免费试读


阿妥怔怔地听着,神情中有些惧怕,亦有些茫然。

秦素所言她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看秦素此刻的神情,她也知道,此事是极为重要的。

而福叔却显然听明白了秦素的意思,一刹时,不止他的眼睛,他的整张脸都放出光来。

脱去奴籍、回归庶民,在这乱世里未必便是好事。然而,若是能够成为某位士子、大家乃至于宗师级人物的从人,则大不相同。

秦素为他们指的这条路,委实比在秦府中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仆人更光明。且她对他们这一份信任,也很令人动容。

福叔垂首沉吟了一会,站起身来,躬立肃声:“女郎托付,万死不辞。”

秦素浅笑凝眸,半晌后,方道了一个“好”字。

阿妥仍是极不放心,却也知再劝无益,遂亦起了身,与福叔一同伏地拜谢。

秦素并未去扶他们,只含笑不语。

待他们拜谢起身,秦素方道:“明日一早,你们会因‘病’不能与我同行,我会令秦庄头另寻稳妥之人赶车,你们自可在房中歇息,暗中收拾行装包裹。”

阿豆从蒙面男人那里得来的那两包药,皆是无色无味的上好药物,青布包里的那一味可令人昏睡,黄布包中的那一味则可致人腹泻。秦素打算今日午时便用上一点泻药,令阿妥与福叔有个病模样,以便明日骗过医者。

“明日入夜你们便启程,先去连云山暂住数月。”秦素续道,语声安稳,神态宁静:“我日前已购置了许多米面、衣物及火石等物,院子里推车是现成的,足够你们将这些全数带走。那连云山是有猎屋的,福叔本就是猎户出身,此地冬日也不算寒冷,你们大可于那里存身。至明年二月,你们便往东去,至丘阳城外下山。记住,莫要入城,那城外有一条山路直通汉中郡,你们到了汉中郡境内再入官道,自枳县进城,经涪陵、安阳诸县,便可抵达上京。我已经画了很详细的图,你们按国索骥,不难走到。”

前世于隐堂学艺,三国的山川地形亦是一门课目,其教授内容囊括各州、郡、县的大致方位、主要河流与山脉的走向、官道与城之间的距离,以及当地主要士族分布、府兵归属等等情况。虽然教得不算很详细,但用于此际却也足够了。

说到此处,秦素便自袖中取出了几张银票、些许碎银,全都交给了福叔,叮嘱道:“这是陈、赵、唐三国通兑的宝吉祥银票,计二百六十两,用来于上京城赁门面并于壶关城赁屋;另二十两碎银做盘川及日常用度。你们只需记住一件事,那门面必须位于东来福大街,必须为前店后住的那种,可记下了?”

阿妥与福叔俱应是,阿妥的眼眶便有些发红。

她一直以为秦素那天购置的一大堆东西,乃是一时兴起闹着玩的,却未料那些东西里有一多半都是为他们准备的。

阿妥心里不知怎么便生出了一股热,暖暖地像三月的风,拂得她心底又暖又疼,眼角终是滑下泪来。

她拿袖子擦了擦眼,与福叔两两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感动。

当此乱世,人命如草芥,秦素却对区区奴仆如此信重,不仅付以钱财、委以重任,更替他们考虑得如此周到,这让他们隐隐生出一种“愿为主人效死”的感觉。

此时,秦素微低的话语声再度传了过来,寂寂有若夜风:“明年开Chun后,我自会去上京与你们汇合,那茶铺的规制、要求以及壶关赁屋诸事,我另写了一张纸,便与那地图折在了一处,届时你们照着做便是。此外,那两张路引乃是我师尊亲手所赠,你们需得好生收藏,到达枳县时方可给那门兵看,若那门兵有疑,福叔可以小钱贿之。”

枳县由江家府兵把守,此处远离江家宗族,油水不多,故这些府兵皆贪财,些许**便能买通。秦素伪制的那四方官印分属两郡四县,皆位于江都至枳县的必经之路上,福叔他们身为“避离江都之庶民”,自这条线一路进入中原也是说得通的。

福叔与阿妥齐齐点头,神情越发郑重。

秦素见了,暗地里叹了一口气。

事情是办成了,可她却无论如何也欢喜不起来。

若非她提前在醉仙楼布了先手,此际又扯出师尊这面虎皮做大旗,福叔与阿妥未必便会这般轻易地听她的话。

可以说,秦素的成功不在于己,而在于那位并不存在的师尊。

一念及此,秦素便有种莫名的悲哀。

只因她是女子,身份低微,于是许多简单的事情便也变得艰难起来。而只要一想起回府后她要扭转的那无数困局,她的心情便再也无法轻松。

她微蹙着眉心,凭窗独坐,望着空空的院子发呆。

初冬的阳光落上她的双颊,她的肤色比前几日越发黑黄,额际垂了厚厚的刘海,眉目间的艳色几乎全数掩去,瞧来唯觉寡淡。

院门早就上了锁,这僻静的宅院无人搅扰,福叔与阿妥已然忙碌起来,开了菜窖从里头搬出米面,又在角院晾晒厚厚的冬衣,这些力气活皆是福叔在做。阿妥则找来针线,又翻出秦素的旧衣裙若干,依着秦素的吩咐,将裙子的夹层裁开,将一些往后需用的事物,细细地缝制于其间。

从阿豆那里得来的**,秦素给了福叔大半,还有自连云镇那间书铺里得来的一应用物,秦素或用或毁,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手头唯留了一枚极精致小巧的玉镇纸,令阿妥塞进了旧鞋子里,与那些夹物旧衣一同收进一只破了皮的木箱中,锁上了锁头,钥匙由秦素自己收着。

一应事情皆已办妥,此刻的秦素却有些茫然。

自福叔开启菜窖时起,她便一直依窗而坐,漫不经心地看着院中情形。

那窖中有她的精心布置,她自是需得盯着些。所幸一切顺利,阿妥他们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她将窗户推得更大了一些。

金风漫涌、阳光如洗,这枯败的庭院,再过得一夜,便将永远成为她的记忆了。

秦素怔怔地望着院墙外那一线高阔的天空,手指无意识地拂弄那枚檀香木印,神思渺渺,不知飘向了何处……

折锦春

作者:姚霁珊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折锦春》由姚霁珊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素,福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阿妥怔怔地听着,神情中有些惧怕,亦有些茫然。 秦素所言她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看秦素此刻的神情,她也知道,此事是极为重要的。 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