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朱衣夫人》朱衣夫人乐文 第一章 由起 朱衣夫人章节目录

《朱衣夫人》朱衣夫人乐文 第一章 由起 朱衣夫人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1-01-27 15:02:3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芒果梅子酱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朱衣夫人》是芒果梅子酱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朱衣,吕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春秋时期。 越国会稽,藐姑射山。 叠

朱衣夫人

推荐指数:10分

《朱衣夫人》在线阅读

《朱衣夫人》 免费试读


春秋时期。

越国会稽,藐姑射山。

叠嶂山林间设下了一座祭坛,摆满了祭祀用的傩面、巫袍、牲口、蓍草、龟甲、巫刀和旌旗,祭坛四周还用白玉石头砌上了一圈血槽。

血槽当中,正躺着一名绯衣少女。

一柄巫刀刺破了她的胸膛。

滴滴答答的血水流在脚下的血槽里,顺着原本建筑好的形状四散开去,鲜红的血液灌溉出一道道古老而繁复的图纹,诡谲而奇异。

少女的脑袋撞在白玉石头砌成的血槽边沿,不敢置信地看着圆月下方高冠广袖貌若神祇的俊美郎君,眼睛逐渐被一片血雾染红。

血槽水位慢慢地上升,将白玉石染成了血玉石。

她是这场祭祀的人祭。

而主持祭礼的,是她满心依赖和暗慕的同门师兄。

“小师妹,这是师兄教你的最后一课,你要记住了。”

俊美郎君还在笑,笑得没心没肺,冷心寡情。

他缓缓将巫刀抽离她的体内,刀身带出一汩汩血泡,争先恐后地往外涌去。

天上挂着一轮圆月,清辉的月色凉如秋水,在作为祭品的少女看来,也蒙上了浓重的一层猩红色,仿佛是在预兆着不祥。

她大张着嘴,就像一只被剖开了肚腹扔在砧板上的鱼,只能无力地鼓动着腮帮子喘息,说不出任何话来。

“切勿将心交到任何人手上。”

她睁大了眼,整张脸都被血淹没了,模糊不清。

脸上的神情亦是恍惚怔忪的。

伴着唱和声,郎君换了巫袍和鬼面,一步步踏上祭坛。

在经过血槽里躺着的血人时,他的视线忽而飘了那么一瞬。

少女一动不动地仰躺在那儿,身上穿的大了好几圈的白袍已经被染成了一件绯衣。正应了她拜入巫族前原本的名字。

那双大睁着的眼睛里,已渐渐地看不到光了。

少女懵懂的心事,还未来得及细细探寻,便被残忍地扼杀在了满怀热血中。

“朱衣。”

待他最后低低一语出口时,她的眼里顿成一片空茫茫的死寂。

“真是个不祥的名字。”

***

南宋绍兴年间。

会稽,藐姑射山。

朱衣是被百会穴上传来的剧痛给痛醒的。

像是被人活生生地割破了头皮,灌入了丹砂,痛入骨髓。

由于昏睡太久,五感方才觉醒,猝不及防的痛楚,迫使她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短促而嘶哑的痛呼。

“啊!”

这道由她拼尽全力发出的声音,在她听来响遏行云,而落在屋子里其他人耳中,无异于落针蚊蝇。

纵使再轻再微,幸而还是被人察觉了。

“夫人?”

在耳中持续不断的嗡鸣声中,朱衣听到了一个清脆而干净的嗓音,让她想起大师兄居所的长檐下悬挂的银铃。

每有风起,那只银铃也是这般,叮铃叮铃响作一团,俏皮活泼,听之心怡。

谁?

朱衣紧闭的眼皮突然跳了一跳,努力想要睁开,眼皮却像被针线缝合了似的,稍稍一挣,便是撕扯般的痛感。

“碧桃姐姐,夫人、夫人她说话了。”

那银铃般的嗓音且惊且喜,像蘸了蜜似的,香甜可口。

朱衣脑子里晕痛得厉害,没有注意她话语中的内容,只是竭力吞了口口水。

这声音,可真像饴糖啊!

许久不曾吃过了,甚是怀念呐。

取蜀椒二合,干姜四两,人参二两,上三味,以水四声,煮取二升,去渣滓,纳胶饴气升,微火煎取一升半,分温再取,遂成小建中汤。

朱衣自小中焦虚寒,面色无华,仰赖大师兄熬制这方小建中汤饴糖来补虚。

只可惜,自打那件事以后,大师兄再也没为她熬过小建中汤……

馋劲上头,朱衣不由心情低落,一面感慨世事无常,一面对着饴糖似的嗓音流口水。

一咽之下,她方才觉得喉咙似火灼烧,干哑燥郁,如同被黑烟熏了许多日。

这一想,突然记起了昏迷前所见的滔天大火,再思及自己目前不能动弹的凄惨境况,朱衣心中一咯噔。

莫非她当真被熏成了人肉干?

随着一阵轻快而急切脚步声、裙摆破风而动的窸窣声,一把柔和温婉的嗓音响了起来。

“夫人!”

这回,朱衣听进耳朵里了,久久不曾运转的脑子终于略略动了一动。族中成婚的人不多,嫁给王侯的就更少了,不知这姑子所唤的夫人是为何人?

“青杏妹妹可看清了?夫人当真醒了?”

下一刻,她麻木的手腕上忽然传来温热的触感。一根覆着薄茧的手指,搭在她冰凉的腕上,轻轻摩挲。

人总归是趋利避害的,原本如坠冰窟的朱衣一触及这温热,下意识便有了亲近的渴望,手指头猛然一弯。

这陡然间的动弹,屋里二人尽收眼底。

喜色,不由弥漫上她们憔悴的面容。

“夫人!”柔和温婉的声音里忽然带了一丝哽咽,“您万万保重身子,来日方才,事情尚有转机……”

朱衣生平最不喜人哭哭啼啼,当下只觉得头痛更甚,再说这话中之意,什么来日方才,什么转机,说不准藏了甚阴诡秘闻,她可不愿听了去反倒被人惦记上小命,一时只恨不得晕死过去,求个消停平乐。

幸而那温婉姑子很快调整好了情绪,缩回手去擦干眼泪,有条不紊地吩咐道:“青杏妹妹,听闻今日翰林医官院的和安大夫会来拜访主子,你快去西角门守候,求他前来一诊。”

和安大夫?

朱衣愣了愣,虽然没听说过这官职,但一听就是个士大夫。

那么问题来了:她们的主子是谁?

“碧桃姐姐……”那道似银铃又似饴糖的嗓音响了起来,迟疑地问,“为何守在西角门?万一大夫走了东角门呢?”

“你且去西边角门,和安大夫既为大夫,断不会对西边各院的药草瑶花没兴致。举凡进出,便是为了多瞧上一眼药圃,也不可能不走西角门。”

碧桃沉着稳静,青杏便不再多问,一路小跑着出了屋子。

这姑子颇有城府哪!

敌我不明,朱衣心下惴惴,努力放平了呼吸,生怕不小心得知了不该知道的东西而被灭了口。

房中静了一会,那碧桃忽然缓步近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朱衣的心不受控制地扑扑跳了起来。

她是不是发现了自己在装睡?

好端端的握什么手,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还是说,这是在试探自己?

“夫人……”

温柔婉转的声音低低地在朱衣耳侧乍响。

“您一定不能有事啊……”

朱衣心下漏了一拍,突地全身血液往头部涌去。

这声“夫人”,唤的……

是她?!

朱衣再也没了事不关己的心态,陡然生出拔山扛鼎之力,奋力一挣,睁开了黏合的眼皮。

天气阴沉,窗外隐约漏出些微光芒,便是再微弱,还是刺痛了朱衣长久不曾睁开的眼珠子。她瞳孔一缩,猛然闭合了眼睑,待微微适应了光明之后,才缓缓地,一点一点,睁开了双眸。

“夫人。”

映入她眼中的,是漆皮斑驳的横梁,隐隐透出里边质地轻软、纹理平直的杉木,陈旧而落魄。

这绝不是在巫都。

巫都的房梁更高,用料为金丝楠木,木纹中绘有山水金丝花纹,坚如铁石。

朱衣心中一沉,眼珠一转,这才看清跪在床前垂泪的姑子。

她看上去约莫二十五岁,瓜子脸儿,眉目婉致清丽,面有倦色,侧拧了个随云髻,簪上一枝朴素的深红桃木簪,上身着一袭青衣短襦,下身是同色的长裙,随着她跪坐的姿态而铺散在灰色的砖石上,像是一蓬雅致的莲叶。

“您终于醒了。”

美人垂泪,泪珠在莲叶上滚动,晶莹剔透,盈润可爱。

偏偏朱衣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

她只蹙眉打量着,确认自己并不识得这位名叫碧桃的姑子。

“尔……”

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晦涩喑哑。

碧桃察言观色,立即抬袖抹泪,起身取杯盏,满上一杯水,一面小心地服侍朱衣半坐而起,一面伺候她饮水。

朱衣不急着一口灌,先就着碧桃的手沾湿了唇部,化开唇上开裂起皮的死皮,确定里头没有投毒,这才不疾不徐地饮用。

碧桃将枕头竖置,搁在她背后,又去倒了一杯水来。

身处陌生之地,面对陌生之人,朱衣谨慎细微的一面全然迸发。

第一杯水无毒,有可能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这第二杯水么……

朱衣依然用唇齿试探。

咦?

同样无毒?

朱衣诧异挑眉,喝水润了喉,警惕地看向接过茶盏搁置妥当后又近前的碧桃。

“夫人,您身子可有哪里不适?”

碧桃的声音极其温和,笑意浅淡。

朱衣一听,百会穴又突突疼了起来。

“这位姑子……”

她终于再度启齿,声音比先前好了许多,但依然喑哑难闻。

朱衣咳出几声,清了清嗓子,再开口时,说出口的声音总算能听了。

“你为何唤我‘夫人’?”

朱衣夫人

作者:芒果梅子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朱衣夫人》是芒果梅子酱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朱衣,吕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春秋时期。 越国会稽,藐姑射山。 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