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画说》画说佛传 第001章 这冬天还真有点儿冷 画说完结版

《画说》画说佛传 第001章 这冬天还真有点儿冷 画说完结版

发布时间:2019-10-05 00:11:1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小十方.QD 状态:已完结

《画说》是小十方.QD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画说》精彩章节节选: 岁暮风动地,夜寒雪连天。无边无际的天空,散落着纯洁的白雪。黑白的世界下,漫天的雪花儿伴随着轻轻的微风,在空中游荡。枯枝顶着新芽,

画说

推荐指数:10分

《画说》在线阅读

《画说》 免费试读


岁暮风动地,夜寒雪连天。无边无际的天空,散落着纯洁的白雪。黑白的世界下,漫天的雪花儿伴随着轻轻的微风,在空中游荡。枯枝顶着新芽,想要破开束缚,却沾染上寒冷的雪,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温度。万物、大地,故作安静,佯装慈祥,无声地忍受着这一切……

天阴沉沉的,风吹的树枝不停地摇摆。层峦叠嶂的山峰,带出呼呼的风声,好像夜空中婴儿的呜咽。绵延数里的大山下有个村子,平凡而宁静的村庄,白茫茫一片。村子的名字叫牧山村,因靠山吃山而得名。

翌日清晨,久雪初晴,山脚下的村庄依旧显得宁静,屋檐下的冰柱明亮,锋利尖锐,好像只要稍稍一震,便会落下,穿透这单薄的大地。在一座破败的院落中,一个简陋的屋子里,一位穿着朴素简单的中年女子正在抚摸着床上一个只有八岁大的男孩,怜爱地看着床上的孩子。站在一旁的男子表情严肃,背手而立,沉默不语。

中年女子忍住不住开口道:“孩子他爸,你怎么不说话啊?孩子都病成这样了,他可是我们家唯一的命根子啊!”中年女子看着孩子苍白的脸色,忍不住低声哭泣。中年男子叹气道:“唉!你以为我不想为孩子治病,我们家哪里还有钱啊!村里唯一的画师也都过世了,我们根本请不动城里的画师!”传奇中的画师有着作画成真的本事,画师可以用笔画出人们需要的东西,甚至画出昂贵的药物,所以但凡画师都会一些医术,可是就在去年,这村中仅存的画师也去世了。

中年男子,名叫苏大山,是这座村落中老实巴交的百姓,中年女子姓孙,他们两人是晚年有子。孩子名叫苏易风,是村中唯一的老先生帮忙取的。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他们是疼在心里,护在手心儿里。可天不遂人愿,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偏偏就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孙氏的哭泣声,在这座平静的院落中,显得有些突兀。男孩听到了孙氏的哭泣,咳嗽了起来。孙氏忙止住哭泣,摸了下男孩的额头,关切地道:“易风,你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这个名为苏易风的孩子,全身被被子裹住,是个身子骨单薄的人,对于贫苦家庭的孩子来说,能够吃一顿好饭,那便是天大的好事,哪里来的条件养肥身子呢。苏易风脸色惨白,眼睛眯着,有气无力的回答道:“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头昏,你别伤心了,让我睡一会儿。”

孙氏溺爱地摸了下男孩的额头,忙道:“好好!易风,你难受就和娘说,记住哦!”男孩在被子中头轻轻地点了一下,撇了过去。孙氏恋恋不舍的站起身来,她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了这个孩子身上,若是有一天,这个孩子不在了,真不知道孙氏会做出什么傻事情来。

孙氏见男孩睡着,轻轻地转过身来,对着苏大山小声道:“苏大山!还愣在这儿做什么,跟我出去,别吵着孩子睡觉!”苏大山,是那种比较闷的人,平日里话不多,只要妻子不过分,他基本上都不会和她争吵。苏大山看着埋在被窝里的苏易风,叹了一口气,跟着孙氏走了出去。

苏易风趴在被窝之中,微微地张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股陌生的感觉传遍全身。这里不是我的家?我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迷糊中,苏易风好像听到有个女子叫自己易风。

苏易风头脑有些发昏,挣扎着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并不是自己的脸!这明明还只是一个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易风还以为自己死了,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可是浑身的疼痛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不是在做梦,也没有死去。

其实,现在的苏易风,并不是这个世界的苏易风了,苏易风记得自己还在参加国际画技大赛,当时遇到了诡异天气,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附在了这个陌生的躯体里。

苏易风在被窝中摇了摇头,不敢面对这个现实。他不想承认,自己灵魂复生了!可是,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摸着不大的圆脸,他痛苦了起来!不断地搜寻这里只是很远的某处地方的证据,来证明自己还在原来的世界,可是挣扎了半天,他也没有找到,这一切,对于原本科技先进的时代,都太陌生了!

他想回去!这里不属于他!他还想做他最喜欢的事情,他还有很多想要画的画没有去画。他答应朋友帮他画一副肖像,还没来得及实现……

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丝丝冷风不断侵扰着他的身体,苏易风害怕了,他担心,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了?难道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过上一辈子吗?不,他不想!那个世界,他还有好多朋友,还有很多值得他怀念的东西!

苏易风此刻内心很难受,周围依旧很安静,苏易风想站起身来,却发现毫无一丝力气,仿佛头脑之中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一般。疼痛,昏沉……一直到睡了过去。

过了一个时辰,苏易风慢慢地醒了,轻轻咳嗽了两下,感觉喉咙有些干燥,想喝些水,便使出全身力气,爬到床的边上,努力地撑起身子,撩开厚厚却又满满补丁的被褥,伸出细小瘦弱的胳膊。一股凉意袭来,苏易风开始打起颤,这个世界的冬天好冷!前世的苏易风,活在科技的包围之中,一年四季都是最合适人生活的温度,一时间难以适应这种寒冷的空气。

床的旁边放着一张矮小破旧的桌子,四条腿也高低不一,黑灰色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泥堆起来的。苏易风竭力想端起那只放在矮矮的桌子上的碗。

终于,苏易风稳住了身形,碰到了那只碗,突然手腕疼痛不已,微小重量的碗他也端不起来!全身力气似乎全都没了。扑腾!啪啦!几声下来,碗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却没有破碎。这屋子连地都是土的,还是软软的。苏易风一时忘记自己不是以前的自己了,还在用单手端碗,这才发生悲催的一幕。苏易风痛苦地蜷缩在床上,左右打滚。

苏易风,在前世就是个很独立的人,因为他从小就是个孤儿。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变得消极。他是个积极的人,活泼、爱笑。不管面对任何困难,他都能坚持渡过。

前世因为惊人的作画天赋,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无数的荣耀和光环围绕着他,但是他并没有迷失自己。但是此刻,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无助,仿佛昔日所有美好的一切,瞬间都离的他很遥远很遥远,那种绝望、那种难过让他心灰意冷……

孙氏拉着苏大山出门之后,就叮嘱苏大山上山找些干柴回来,给儿子取暖,而自己却在儿子的门口不停地跺着脚,搓着手,时不时用嘴对着双手哈出一口热气。

这院落,本就只有一件屋子,里面是用干竹子隔了三开,对着苏易风的另外一侧正是苏大山和孙氏的睡处,在再一处便是所谓的厨房。孙氏为了自己的儿子,宁愿和丈夫在外冻着也不愿意吵到儿子睡觉!

正当孙氏搓手取暖之时,听到屋内碗掉落在地的声音,孙氏担心苏易风,忙掉头推开门,冲进屋里,箭步走向苏易风的床位。孙氏见状,嘶喊道:“易风!你怎么了?没事把?”说着,忙整理被子,扶好苏易风睡下,盖上被子,用手探着他的额头,责怪道:“你烧还没退呢?不是说有事叫娘吗?娘就在外面呢?渴了吧?你等着,我给你煮点白开水!”随手抓起地上的碗,走了过去。

一连串的问话,让前世一直没有母亲照顾的苏易风,有些很不适应。他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孤独,至少他现在得到了帮助。这就是母亲的感觉吗?一种很温馨,很温暖。

似乎这些问话,能够直达内心最深之处,让人的灵魂平静下来,找到他最终的归宿,带来一种温暖而又安详的感觉。

苏易风看着孙氏有些单薄的背影,不停地忙左忙右,就好像那个时代中的机器似的,永远都不会累。苏易风开始有些妒忌这个世界的苏易风了。若是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娘,那该多好啊!苏易风呆滞地看着她,情不自禁之下,一个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词,从嘴中蹦了出来:“娘!”

孙氏的身子微微颤抖,手头的事情顿了一下,又继续收着灶前很少很少的一点柴火。苏易风哪里知道孙氏现在的心情,她从来没有现在那么高兴过,孩子这一声娘叫的她心都碎了,不是不愿意,而是太高兴,高兴的以至于眼角都流出了泪水。

突如其来的感动让孙氏想起了这么多年所有关于苏易风的事,无论孩子要求什么,孙氏都竭力去满足他,无论孩子要做什么,她都答应他,她把所有孩子认为最好的,都给了他。

可是,因为父母的过于溺爱,让这个孩子产生了巨大的叛逆之心。可惜,孩子始终是孩子,那时怎么懂得父母的心。这些年,家境一直都不好,让孩子在玩伴之间抬不起头,被别的孩子嘲笑,嘲笑他“Nai孩!”,这个村里最丢人,最胆小怕事的孩子,最要妈妈保护的孩子。

孩子开始不理会自己的父母,甚至到后来连一声娘都很少去叫她。可是,即便孩子这样,孙氏依旧无微不至的呵护着他,疼着他。入冬以后,苏易风的身体急剧下降,发起高烧。这个世界是没有大夫的世界,只要是村子中的人,得了病,都硬挺着,挺不过就只能等死。孙氏不

画说

作者:小十方.QD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画说》是小十方.QD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画说》精彩章节节选: 岁暮风动地,夜寒雪连天。无边无际的天空,散落着纯洁的白雪。黑白的世界下,漫天的雪花儿伴随着轻轻的微风,在空中游荡。枯枝顶着新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