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谁许长乐》楚无忧许长乐 第五章、倾盖 谁许长乐无广告

《谁许长乐》楚无忧许长乐 第五章、倾盖 谁许长乐无广告

发布时间:2019-10-10 00:09:4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央容 状态:已完结

新书《谁许长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央容,主角素白,才一杯,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从碧影山回来后,云归和二哥几乎每日二更方才回家,有时候彻夜都在书房议事,而我每天能做的就是闷在家里发呆。 半个月之后,一日晨光初

谁许长乐

推荐指数:10分

《谁许长乐》在线阅读

《谁许长乐》 免费试读


从碧影山回来后,云归和二哥几乎每日二更方才回家,有时候彻夜都在书房议事,而我每天能做的就是闷在家里发呆。

半个月之后,一日晨光初露时,下人说门口有位年轻的公子找我。我来云城不到一个月,怎么会有人找我?

我到门口一看,只见宣逸依旧穿一身天青色,高高地坐在马上笑着向我招手:“长乐,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看到是宣逸,又听他直接叫我的名字,还是很意外的。

我骑了马,与他一同往城西行去。走着走着,突然发现道路有点熟悉,这不是去碧影山的路吗?

宣逸冲我笑笑:“我说话算话,带你去看孤竹公子啊。”

我心中大喜,但面上还是故意装得淡淡的。

他突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玩吗?”

我只能摇头,我们确实只认识一天而已。

他大笑道:“那天,你竟然不给我阿姐的面子,真是有胆识。”

我也笑了:“我若是对你姐姐有所求,也会很给她面子的。”

“好一个无所求。阿姐身边围满了人,不过都是互相之间有所求罢了。”他说。

我想起那日碧影谷中参加宴会的那些人,确实如宣逸所说,大家各有所求。正是因为这样想,所以他才不乐意参加吧。

—**—***—**—

我们骑马到达碧影谷后,又沿着山间小道走了很久,最后穿过两山所夹的一个极窄小道,向西一转,这才看到一座幽静的山谷出现在眼前。

溪流在这里汇聚成一个宽约三十丈有余的小湖泊,湖水晶莹如一块巨大的琉璃,湖底游鱼在青山和白云的倒影里穿梭,山间飘荡着薄薄的雾气,天地安宁如同浅碧色的梦境。饶是仙境,也不过如此吧。

湖对岸有一座古雅精巧的竹楼,竹楼前面建了个露天水榭,此刻正有袅袅晨烟从那里升起。我们将马系在岸边的树上,然后踏上了竹筏。宣逸熟练地划着竹筏,速度比那晚快了许多,很快便到了水榭前。

我们刚走上岸,就闻到一股焦糊味。水榭上面放了一张卧榻,榻旁放了一个小火炉,一个白衣男子正低头在火炉上拨弄着什么,焦糊味便是从那里传出来,我们走到近前,他才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来看向我们。

来之前我就对这个传奇人物做过最好的想象,以免自己太过激动。但是,当真的见到孤竹公子时,我还是觉得刹那间万物失色,这天地造化的仙境都配不上他出尘绝世的风姿。

他并未束发,只用青色的发带松松地绑了两缕在身后,在黑发的映衬下,那张脸如明玉温润通透,却淡漠得没有一丝表情,双眼更是隐在一缕微微飘起的发丝里,仿佛笼着雾罩着纱,让人看不真切。

但这一刹那的印象似乎只是我的错觉,因为在那缕发丝落下的时候,他睫毛微动,眸中流转出明亮温和的光,唇边的浅笑便如涟漪一样扩散开来。

那一瞬间,我承认自己失了神。

于是,我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下移,便看到他手上拿着一根烤鱼钎子,钎子上串着一条烤焦了正冒烟的鱼。

他将手里的烤鱼放下,看了一眼倒扣在地上的书,笑着解释眼前的情况:“这个……看书看得忘了……”他的声音清透如同泉水,带着一丝慵懒,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离世出尘”四个字的光芒碎成了千万片,眼前的这个人带着尘世的烟火气味,笑容里有融化寒冰的温暖。那晚我在琴音里听到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疏离,似乎只存在于梦境,晨曦驱散黑夜,阳光驱散大雾,一切等到天明日出就消失不见。

宣逸好像见怪不怪,淡淡地道:“孤竹,下次记得别把这竹楼烧了。”然后走过去熟练地穿起一条鱼开始烤起来。我本是等着宣逸来做介绍,却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抛下我。

孤竹的笑容里带着探寻:“宣逸可是第一次带女孩子出来玩……”

我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我和他……刚认识。今日不请自到,实在是唐突冒昧。”事实是宣逸特意带我来看你的,可我总不能说实话吧。

“啊,原来如此。”孤竹一副“明白了”的表情,道:“姑娘不用这么拘束。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说罢他对我一笑,转身进了屋里。

过了片刻,听见宣逸低咳一声,我这才回过神来,忙转身走到宣逸身边坐下。

宣逸对我挤挤眼睛:“怎么样?”

我脸上一热,嘴上义正辞严:“呃……在背后对人评头论足是不好的。”

过不多时,孤竹便重新走了过来,说是在屋旁的酴醾花架下设置了桌案,邀我们过去。

我和宣逸跟着孤竹走过去,就看到屋旁有个巨大的酴醾花架,酴醾花开正盛,如堆玉砌雪,香气菲菲,方才乘竹筏过来时,我光顾着看孤竹了,竟然没有发现。

桌上放着一套古朴雅致的竹制酒具,我一走过去就闻到扑鼻酒香。花架旁立着一把花锄,这酒应该是刚从地下挖出来的。

孤竹对我道:“这是去年埋的酴醾酒,姑娘尝尝吧。”

宣逸一脸不满:“之前我说要喝,你还不肯,如今见了女孩子就变大方了。”说罢又转向我,“长乐,你今日可有口服了。”

孤竹只是笑着为我们斟酒,道:“古时曾有飞花会,每逢春末便在酴醾架下围案欢聚,那酒令也是独特得很,‘有飞花堕酒中者,则浮一大白’。今日我们也学学古人吧。”

孤竹说话间,有微风拂过,顿时落花如雪。再看杯中,晶莹清冽的玉液上浮着片片酴醾花瓣,真如芙蕖随波,清雅而又妩媚。饮一口只觉口味醇馥,带着酴醾淡淡的幽香,回味悠长。

宣逸一边小声嘟哝:“重色轻友,附庸风雅……”一边满意地品着杯中的酒。

碧波之畔,酴醾花下,酒酽花浓,真是清雅到极致的风流。

这样悠闲地坐于山水之间与人聊天饮酒,似乎还是人生的第一次。我们在世上所拥有的身份、过往都可以暂时被遗忘,自在恣意。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宣逸会对那日碧影山的宴会意兴阑珊了,就连我也看着渐渐西沉的日光觉得遗憾起来,这样美好而新奇的一天就要过去了。

宣逸似乎有些醉了,趴在栏杆上一言不发,秀气的眉蹙着,也不知在想什么。他是最得姜帝喜爱的皇子,其亲姊长稽公主宣碧梧如今是姜国势力最大的公主,足以影响朝中局势。可是看宣逸的样子,天潢贵胄的身份似乎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影子,看起来就像是一般人家的富贵公子,每日只知出游享乐。

我想起那日云归说他善吹箫弄笛,便对他说:“听说殿下雅善箫笛,不知道今日是否有幸听一曲?”

他一笑,也不推辞,从腰间取出一管短箫,通体碧色,温润流光。一时箫声响起,若林籁泉韵,婉曼悠扬,萦绕整个山谷。

黄昏的山谷,更显幽静美丽,夕阳的余晖在湖面上洒下碎琉璃般的光芒。

孤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出神,那目光是空的,仿佛能包容世间万物,又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入不了眼。此刻的他就像换了一个人,和第一次听到的琴音一样,无悲无喜,淡然如同波澜不兴的古井。

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终是只能自嘲地笑笑。

纵使倾盖如故又如何,我终究是不能和他们同路的人。

在这箫声里,在这幽谷里,我可以暂时忘记那些被鲜血浸染的过往,也忘记去国离乡、前路茫茫的现实,但是夕阳总会落下,箫声总会停止,而我也总要回到云归和二哥身边,继续我们的命运。

—**—***—**—

从碧影山回来时,看到二哥正从我住的院里出来,皱眉不知在想什么。

我迎过去,问道:“二哥,找我有事?”

他看是我,露出一个微笑,道:“没事,就是来看看。这几天太忙了,都没有时间陪你。你今天去哪儿了?这么开心。”

我走过去挽住二哥的手臂:“宣逸带我去见了传说中的孤竹公子。二哥要是能够听他一曲,绝对会觉得不虚此生的。”

他道:“琴绝天下的传言,我以前也听说过。你呀,就知道和宣逸一起胡闹,也不怕我们担心。”

“我哪有啊。”我笑嘻嘻的反驳。

二哥突然说:“你和宣逸走得太近了。这些皇室中的人往往都太过理智,这是他们血液里所带的本能。”

他很少用这样郑重的语气对我说话。我惊讶地看着他:“二哥你想到哪儿去了?”

他忙笑着解释:“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提醒你,没有别的意思。”

我笑着道:“二哥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二哥像从前一样拍拍我的头道:“还有,你如果出去,一定要提前和我说,天黑之前必须回来。”

我不满地哼了一声,假装垮下脸道:“小时候你不也偷偷带我出去,天黑后才从后门溜回家么?”

他道:“别贫嘴。不是我限制你的自由,而是最近几年姜国有些不太平,新党中人有好几个死于非命,在睡梦中被暗杀,或是突然跌进河里溺死,全都死得莫名其妙。我和云归都身处是非的中心,万一有人打你的主意,你让我和云归……”

我晃了晃他的胳膊,打断他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以后一定早点回家,行了吧。我一个女孩子,是不可能有人来杀我的,倒是你和云归,一定要多加小心。”

他无奈地点头,然后一直把我送到房间门口。

看着二哥离开的身影,心里只觉得淡淡的惆怅。二哥和云归最近是越来越忙碌了,有时隔几天才能匆匆见一面。

我本是一直羞涩又期待地等着云归来和我说成婚的事,但

谁许长乐

作者:央容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新书《谁许长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央容,主角素白,才一杯,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从碧影山回来后,云归和二哥几乎每日二更方才回家,有时候彻夜都在书房议事,而我每天能做的就是闷在家里发呆。 半个月之后,一日晨光初

小说详情